免费信息发布,尽在发布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医疗

江一燕雕琢简约风情:其实我并不柔弱(组图)

发布港   2012-05-11   作者:匿名

执行、撰文/ 孙玲 采访/吕佳 摄影/储可为

简约不单单只是一种生活方式,它已经逐渐演变成一种人们崇尚的穿衣风格。就像在《南京!南京!》中有着出色演出的江一燕一样,人们在她的举手投足和简单安静气质中深刻体会到了简约风情的力量感。这一季女人的美摒弃了繁华妖艳,回归到如空气般的纯净简约。没有过多的宝石亮片装饰,也没有繁杂的层叠夸张堆积。服装在如水般的线条设计中将单纯色调完美调和演绎,简单的轮廓造型,在细节点缀上展现安静的纯美气质。自然垂顺的光感织锦缎、如纱般飘逸的轻柔褶皱、立体线条单纯廓型,一个女人外表的温柔风情和坚强内心,都在悄然中迸发出一股激流般的柔美力量。

江一燕,总是以你跟不上的速度转变:当你为《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中不食人间烟火的周蒙倾倒时,她已经在《双食记》里扮起空姐玩起制服诱惑了;当你以为新一代玉女掌门人诞生时,她已经在《南京!南京!》里成功挑战舞女角色了。来自绍兴的她,不想等待传说中的“女儿红”陪自己出嫁,而是在14岁开始北漂的日子里,在浮华变幻的娱乐圈,安静但绝不平庸地走着自己的演艺道路。

“以往战争电影里的英雄太多了,其实底层小人物的生死更打动人心。我想让舞女小江在战争面前仍保有天真的幻想,作为一个完美的铺垫,更加反衬战争的残酷。”

《南京!南京!》无疑是中国电影史上一部振聋发聩、直指人心的作品,而在残酷战争面前显露人性本色的诸多群像里,江一燕的表演似乎最得人心。她扮演的舞女小江,在危难时刻挺身而出,第一个勇敢地举起了手,而决绝地走向日本军营时的一个回望,一个凄惨的笑,被观众评为影片中最“美”的一幕,江一燕在博客中写道:谢谢大家对电影中小江的信任,这将是我努力的新起点。


2012年新款夏装 南韩丝 GBLKE1222两件套
http://item.taobao.com

其实她也有遗憾:戏份太少。当时陆川导演让演员们自己充实自己的故事(因为他本人要顾及的东西太多了),而面对这样难得的“加戏”机会,江一燕反而犹豫了——安静的气质使然,不争的天性使然。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会这样设计情节:在难民营里,在苦难的众生挣扎、匍匐的时候,舞女小江依旧穿着旗袍,燃着烟,穿梭往返,无视死亡……愈加反衬战争的冰冷。

“小时候在江南水乡的家里,我的日子是慢悠悠的,是在树丛中的吊床上吹着春天的小风读亦舒……不想一直被爸妈保护,我才会14岁就离开家来到北京,让集体生活改变我处女座较真、极端、自我的毛病。”

在电影中,她小小的身躯里仿佛蕴含着无尽的能量;在电影之外,她却过着一种令自己和别人都着急的“慢生活”。为什么她还没洗脸刷牙,剧组都已经上车了?为什么她提着箱子飞奔出电梯,突然所有的服装从箱子里逃出来散落一地?为什么从影没几年,她已经丢了笔记本电脑两台,手机六七部,数码相机3个……她自嘲:世界上的快人那么多,为什么偏偏妈妈把我生得的这么慢!

所以绰号“爬爬”的她,甚至想给自己改名叫“小飞侠”,但昵称“爬爬”寄托了妈妈的浓浓爱意,她又怎能割舍?干脆连博客也取名叫“爬行者”!在人人争先恐后的娱乐圈,她就甘于慢甘于爬行吗?“我很矛盾。我觉得应该让自己‘快’一点,但我发现‘快’起来以后我一点都不快乐,那还是顺其自然吧。就算我比别人慢一点,但我有自己的笨办法可以追上别人。”比如?比如拿到新作《秋喜》的剧本才两周,她已经看了不下20遍了,为角色设计了至少10种表演方式,“虽然未必用得上,但我希望自己是一个慢而有准备的人”。

她坦承“80后的我们对工作很有热情,就是生活自理能力还差点激情”,身体里有两个自己,一个往前冲,另一个往回拉,“一味往前冲只会迷失自己,我要找到一个中间的平衡的度。”所以她每年只肯拍两三部作品,每个戏杀青后又一定会去旅行、休息,甚至只是发呆。

“希望未来的他能够乐观、外向,因为我自己不爱说话,比较闷,总不能两个人在家里也要用写博客来交流吧?哈哈。”

许是大家对《南京!南京!》实在太关注了,连江一燕的初恋都“挖”了出来,小妮子倒也爽快,告诉世人,少女时代的自己就是爱上了老师,甚至曾经为爱去跳海。极致的她,绝不会像《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中自己扮演的周蒙那样,眼睁睁地看着爱人远走,“我会留住他,我也肯为他改变自己”,这是她的爱情理念,多年未变,“但我不会再用跳海那样的傻办法了。”

她不后悔说出这一段青葱岁月的故事,更不后悔这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她说,没有20岁时感情上的大起大落,就不会有后来的平和淡然,也不可能对她现在塑造那么多角色有所帮助。

在一个女演员事业的上升期,追问人家的“择偶标准”,似乎不合时宜,但江一燕这么真性情的女子,想来也不会介意,更不会为了所谓的名利就放弃寻找心灵的伴侣。她坦白地说:“我没和同龄人谈过恋爱,初恋的老师是非常懂我的人,好多事情我不说出来他就明白,所以我希望将来的他能包容我,懂我。”

而少小离家的她,十几年来都很独立,但精神上其实需要别人的呵护。“女孩子是永远需要被宠爱的吧?无论在外面多坚强,但回到家里面对爱人,都想卸下坚强。”

“莫非以后我要穿礼服逛街?”

黑色小背心,黑色七分裤和黑色贝雷帽,这与她以往“白衣飘飘年代”的感觉截然不同,她笑说:自从为了《南京!南京!》的宣传而穿起黑色后,现在常常“敢于”尝试黑色,觉得黑色有一种硬朗、潇洒的味道,似乎预示着自己想改变以往给人的柔弱感觉,“不想总给别人一种我需要保护的感觉”。

“生活中我喜欢穿白色、粉色,就连参加时尚活动也很少穿黑色,而为了宣传《南京!南京!》,张叔平老师为我选择了大量的黑色,尤其在首映礼上,我们想表达一种缅怀、纪念,和对先烈以及电影本身的敬意。”不错,当时她的中性黑色西装、黑色蕾丝面纱,和那一抹鲜红的双唇,给人以强烈的震撼——无论是造型本身的时尚度还是造型与她个人气质的魅惑反差。

栏目更新
栏目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