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信息发布网 > 医疗

琴音,在岁月中流逝

免费信息发布网   发布时间:2012-05-08   发布者:

若心里领有幸福和温暖,琴音就会如花绽开,跳舞也会让你轻轻飞行。生活亦会如宋词雅致清爽,如唐诗般壮丽芳香。

——题记

周末回珲春看望妈妈,跟她聊地利,妈妈溘然提起:“还记得以前那些个夜晚,你弹琴我唱歌的事吗?”当然记得,我怎么会不记得呢?那是我从学校放假回来,闲着无事,天天吃过晚饭,就去弹一首首曲子。有一次不经意弹了一首老歌,妈妈就随着旋律轻轻的唱起来,我突然察觉妈妈唱得很好听,于是就特地去买了一本老歌的曲谱。后来那些个日子,我就每晚为妈妈伴奏,听妈妈唱起那些古老而精美的歌曲。真是其乐无限呢。

妈妈为什么忽然想起这件事儿?我蓦然惊觉,是不是我良久都没有那样悄悄的陪妈妈了?弹琴唱歌,多久的时光了呀,原来妈妈是那样的留恋那一刻,依恋那份暖暖的感觉。我知道,妈妈所缅怀的,不仅仅是母女相偎时的那种幸福,她必定也在悼念逝去的青春和美丽。据说妈妈以前在学校时不仅酷爱文艺,而且品学兼优呢,深得老师喜爱。这是我中学时的班主任说的,他是我妈妈的同窗。

妈妈很喜欢看戏,虽是北方人,特别喜欢看南方柔情似水的剧种。小时候常常带我去剧院看那些黄梅戏呀,越剧呀。那时候太小,听不懂,只是觉得那些时装衣服和发饰特别的漂亮,常常听着听着就在剧院睡着了。后来长大一点,我才慢慢发明,那些剧中的唱词居然如斯的美丽。特别是越剧中的词儿,婉约动人,格外的有古典韵味,美得惊人。慢慢的我也爱上了这些越剧,什么《孔雀东南飞》、《十八相送》、《天上掉下个林妹妹》、《沙漠王子》等都耳熟目染,随口就能哼唱一些。记得曾在上海工作时,在一次聚首上意识了上海越剧界的袁派花旦华怡青和尹派小生肖雅两位大姐,我们业余时光常常走动,我向她们学习越剧唱段,越剧唱腔真的是柔美动人,缠绵悱恻,它有很多的派别,各有各的滋味。

在我的琴音中,在妈妈的歌声里,那所有美妙的记忆是不是会逐一显现在妈妈的眼帘?让她想起曾经如花的青春,想起那些浪漫的点点滴滴,想起年青时月光下明媚的笑容?生命是如许的美丽呀,在岁月的河流中缓缓流过的是怎么的鲜妍,那一绺一绺叠起的,又是何等可贵的记忆呵。

妈妈,你听,女儿的琴音又在风中袅袅的响起,微微荡漾,如水般明澈连绵。翻开琴音,为您寻找最初的记忆。在女儿的心中,你永远都是那么的青春和俏丽。

爸爸热爱文学,所以从小就让我背那些唐诗宋词。那时候还不大清楚这些词儿是什么意思,只是感到甚美,所以十分的爱好读。像一些长诗《琵琶行》、《长恨歌》等都背得滚瓜烂熟。本来就在这不经意间,爸爸就牵着我的手走入了唐风宋雨,在诗经中去寻找那些古老的传奇。原来爸爸早已在我幼小的心中植入了文学的种子,让我在唐诗宋词中缓缓长大,从此就有了一种很深的古典情结。

爸爸是很溺爱我的。喜欢给我买美丽的衣服,喜欢给我买镯子。因为我不大喜欢其余的手饰,就爱极了这镯子,认为它分外的有古典韵味。那时候,我喜欢把两只镯子或多少只套在一个手段上,而后走起路来就轻轻碰撞,好像款款的走在江南雨巷,路越拉越长,匆匆的,我仿佛走入了一个长远的传说,成了诗经中那个环佩叮当的女子。长大后,越来越喜欢佩戴玉镯。原来妈妈是不喜欢我戴玉镯的,她说玉有灵性,怕我万一不警惕摔了玉镯不吉祥呢。我就说,正由于玉有灵性,所以才可以成为我的护生符嘛。妈妈笑了,但依然不忘却时刻提示我别摔了玉镯之类的话呢。直到当初,我还珍藏着各种各样的镯子,像收藏着我的前世今生。

品茶、下棋是爸爸的最爱。那时候很喜欢给爸爸沏茶,还成心学茶艺表演中的“凤凰三拍板”呢,成果有时候壶进步了,水不当心就倒到桌上去了。爸爸总说我沏的茶是最香最香的,我笑着说,因为我在茶里面加了快活、温温暖女儿如水般的情怀呀,天然品之清冽醇香了。

在唐诗宋词中长大,品李白的豪迈不羁,读易安的婉约清丽,赏苏轼的洒脱开朗,慕王维的多才多艺。那时候,我喜欢画画,记得我画中的人儿多是那些佳人才子呢。

我晓得,无论我多大,在父母的眼中,我永远是那个长不大的孩子,是他们心中那个漂亮的天使。生命中或者有良多的货色会跟着岁月的流逝而转变,而独一不变的,是父母对子女的爱,它能经得起桑田桑田的变幻跟时光的辗转。

是你给了我一双翅膀,从此我就能够在蓝天微微翱翔……

我信任,每个孩子都是父母眼中的安琪儿,像水晶一样美丽,如月光个别的动听。据说,每个女孩都是一个不泪的天使,直到遇见自己喜欢的男孩才渐渐开端流泪变成一个常人。

记得在读书时,每逢节日庆典或有什么运动,班主任就笑呵呵的走到我的眼前:“筹备个节目呀,要表演哦!”然后又乐呵呵的走了,似乎他没事似的呢。于是我们这些能歌善舞的朝鲜族女孩子就本人编舞、选曲、排练,班主任只是经常来看看咱们的进展情形。那时候特殊喜欢让女孩子舞蹈的时候旋转,因为觉得女孩子衣着英俊的长裙旋起来真的很难看,像一只美丽的蝴蝶,又像一个可恶的仙子呢。每每我就说多旋几圈,旋快点,结果往往有人旋晕了,跌在地下,于是我们这些女孩子就笑倒在一起,银铃般的笑声在风中飘扬。

无牵无挂的时光,连花开的声音都能闻声。

也许恰是因为那份很深的古典情结吧,我在学好钢琴专业的同时又开始专心肠学习朝鲜族民族民间舞蹈。对舞蹈的爱好是与生俱来的,因为觉得舞蹈是最美的精灵,它是塑造气质,修塑体态,提高艺术涵养的最好的手腕。学习舞蹈,还要常常对着镜子训练表情呢。因为只有表情和动作配合得浑然一体时,那样的舞蹈才有韵味,才有灵魂。后来,我还陆续地加入了许多的上演。当我站在绚丽的舞台之上,当掌声和鲜花一腾飞来,当我看着台下那些真挚观赏的眼光时,我常常感到自己是最幸福的人。一次,一个好姐妹笑着对我说:“有时候,我真的是既爱慕你,既会弹钢琴又能跳朝鲜舞,还会写作,真好忌妒你呢!”我看着她轻轻一笑:“每个女孩都是天使!”她也“咯咯咯”地笑起来,像阳光一样残暴,如花儿普通娇艳。”

是的,我们都是天使,是一些会飞翔的天使。轻轻的飞到这个美丽的人间间,来寻找幸福的方向,绽放明媚笑颜。

很少写这些生涯中琐碎的文字,但妈妈那天无意中提起的话却让我的心坎有一种深深的触动,让我想提笔写下那些时间流水中仍然不变的记忆,那些性命中的暖和与激动。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琴音,在岁月中流逝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琴音,在岁月中流逝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