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信息发布,尽在发布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医疗

难忘的青春岁月——红卫兵、知青油画欣赏

发布港   2012-05-01   作者:匿名

难忘的青春岁月——红卫兵、知青油画欣赏



原文地址:难忘的青春岁月——红卫兵、知青油画欣赏作者:白头翁

    十年“文革”期间,在毛泽东的指示下,大约1700万城市知识青年被送往农村和边疆地区,接受农民再教育。

我相信,这些作品不仅只有那一代人才能读懂,才能读出生命之重,才能读出悲凉之美...

王国斌知青油画

葛维墨《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1955年

汪诚一《家信》1957年

  这是一幅典型的主题性绘画,作品描绘了1950年代中期,新中国第一批“青年志愿垦荒队”赴北大荒开荒拓野的艰苦场面。画面集中呈现了暴风雨即将来临的时刻,一群垦荒队员正于杂草丛中安营扎帐的瞬间图景:阴云密布的天空,狂风裹挟的原野,加上紧张忙碌的身影,无不烘托出风雨欲来的激烈气氛。作品通过荒野起家的艰辛,揭示出人定胜天的雄心。作者詹建俊时为中央美院马克西莫夫油训班学员,此乃他的毕业创作。美术理论家陈履生在《新中国美术图史》中精辟地写道:“那飘动的帐篷如同拉开开发北大荒的序幕”。此评语使《起家》具备了一种史诗般震撼观众的力量。

宋贤珍《她们在成长》1964年

周树桥《春风杨柳》1974年

广廷渤《我为祖国放骏马》1974年

古月《田间抽水站》1974年

杨谦《山乡》1979年

 从服装看去,便知这是一位身为人母的知青,她在农村真正做到了政府号召的生根和结果。家庭生活的重担与抚养孩子的重任一并落在了她的身上,本该男人干的活儿此刻却未见男人踪影。从远处水面上两只亲密无间的白鹅身上,我们似乎看到了知青母亲与孩子相依为命的现实境遇。女知青的生命就象右下角这朵小花一样,既不愿被河流所吞噬,又必须承受风浪反复的摧残。这恰是一部分女知青婚后的人生宿命。杨谦当时是四川美院在读学生,我猜他入学前也许有过上山下乡的经历,这种经历一旦回忆起来,总能激起我们这一代人复杂的人生涟漪。

  这是鄙人知青生活的真实记录。一次我被借调进城搞宣传后回到农村,重又置身知青群落的一瞬,一种强烈的百无聊赖之感涌上心头,城市轰轰烈烈的政治运动与山里寂寞无聊的生产劳动,形成太过强烈的两极对比。青年人多不愿脱离时代,我感到我等确确实实是一块被国家荒芜了的土地,虽然大家都正值青春成长的关键时刻,都急需雨露的滋润和浇灌,却终日浑浑噩噩、度日如年,生命的价值体现为对青春的耗损,这无疑是一曲人生的悲歌!我在贵州农村做了三年多知青,其间画了大量速写,这幅油画即以几幅小速写拼合而成,制作粗陋,手法明显受到苏俄美术的影响。

陈宜明《我们这一代》1984年

这是一个较为典型的东北知青农场,这种集体生活与南方的插队落户差别甚大,农场是集体劳作,食堂做饭,有所依赖但伴随压力;插队为个体谋生,独立开伙,全靠自理但寂寞孤独。不同的人可能会适合不同的环境与人群,但从城市到乡村,远离家人与父母,总会有这样那样的不适。在寒冷的冬季,大家聚在一起象是在相互取暖,这种彼此给予的温暖是身理需要也是心理需要。作品以朴厚的造型定格了青春的群像,用暗褐色调呈现出旧照片般的魅力,其含蓄内敛的笔法正切合那段苦涩的历史。《我们这一代》是陈宜明参加中央美院第一届油画研修班时的毕业创作,据说画中模特有的就是他那届研修班里的同学。

栏目更新
栏目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