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信息发布网 > 医疗

照顾脑瘫儿的艰难岁月(六)

免费信息发布网   发布时间:2012-05-01   

1999年,经市里组织的病残儿专家鉴定,充许我生第二胎。我记得那天,县计生委通知我去办手续,老公带着儿子在计生委门口等我,老公牵着儿子的手,一边走,一边教儿子念“咏鹅”这首诗,儿子跟着老公一字一字念得很清楚。从计生委出来回家的路上,心里很矛盾,担心自己的年龄快30了,属于高龄产妇,生小孩会不会有危险,小孩是不是健康……

2000年,我怀上第二胎,因为要照顾儿子,我很少下楼,我住在五楼,经常呆在楼上,不出门,别人都说,怀孕的人要经常到户外走走,心情好,对孩子有好处,天气晴朗的时候我就牵着大儿子,到楼下附近走走,也不走远。由于自已身体的原因,我带儿子出去玩的时候,要特别小心,我记得有一次,我带着儿子在楼下玩,我紧紧拉着儿子的手,就怕儿子乱跑,突然儿子的手从我的手上脱开,他跑在我的前面,我大声地叫儿子,“别跑,等等妈妈,”可是儿子跟本不听,他越跑越快,离我越来越远,我急了,本来我挺着个大肚子,不敢跑,跑了就怕对肚子里的孩子有影响,可是没办法,周围的人没有人伸出手帮我一把,我只能快跑追上儿子,把儿子拉住。拉住儿子后,我心里在默默的为我肚子里的孩子祈祷,千万别因为这次快跑,有个三长两短,大儿子就是因为突然大出血,我越想越怕,非常担心。从此,我门都没出,呆在楼上,保护着肚子里的孩子,一边照顾看护好脑瘫儿子,一边忙着家里的家务活,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怕他踢到我的肚子,就开始让他一个人睡,在我房间加了一张床,他睡的床靠在我床的旁边,晚上睡觉的时候可以照顾他。

儿子的抽搐反反复复,经常在玩或者走的时候,手脚开始痉挛,然后摔到,嘴唇紧闭,眼睛向上翻,嘴里发出“嗯、嗯”的声音,全身肌肉都在用力,持继几秒种后,整个人大汗淋漓,脸色煞白,然后睡得沉沉的。有时,一天抽搐二三次,而且越来越严重。去县医院检查,医生说是脑瘫引起的癫痫,这种病目前无法治愈,只能靠长期药物控制。医生给开了几副西药,吃了不但没见效果,反而牙龈和嘴唇都肿起来。看着儿子被抽搐折磨,我们却无能为力,心如刀割,不知道怎么来减轻儿子的痛苦。老公经过朋友介绍,说山东有一家医院,可以在手臂上植入药物,不需要吃药,能控制病情。我老公跟他弟弟一起带着儿子坐火车去了山东。植入药物后,抽搐症状得到了缓解。那时我正怀着我第二个小孩有七八个月了。

2000年11月,我的第二个孩子出生,月子里,我的姐姐在照顾我和我刚出生的小孩,我带着小儿在另一个房间里睡,他没看到我,只听到我的声音,他就开始各个房间里找,走到我睡的那个房间,他使劲地敲我房间的门,我不让他进来,怕他吵着小儿子。他经常把门关得特别重,“砰”的一声,然后在客厅里走来走去,他最喜欢摸仿电视里说的一句广告词,“板到井”。一个人在阳台上玩的时候,重复地讲这几个字,讲得很清楚,邻居们都能听到。月子里,我没办法看护他,只能让他一个人在客厅里,阳台上玩。有一次,发生抽搐,摔在家里的门坎上,把头摔了个大口子,自已还用手在头上抓,弄得全身都是血,血洒在地上到处都是,我姐姐发现了,吓慌了,刚好我老公下班在家,赶紧手忙脚乱带着儿子去了医院,到医院缝了好几针,为了防止他用手抓伤口,再次摔到,时时刻刻都要人在身边看住他。儿子身边没人看,那怕是一个东西掉在地上,发出的声音,我都吓得心惊肉跳。姐姐在我家照顾我一个多月,因为快过年了,姐姐要回家。我即要看护好生活不能自理的脑瘫儿,又要照顾小儿,还要做家务,根本没能好好地休息,常常累得我心力憔悴,晚上睡不好。老公要工作,也很辛苦,下班后要去买菜,回到家要做饭,每次吃饭的时候,我左手抱着小儿子,右手边上坐着大儿子,准备两个小碗,两个汤匙,给大儿喂一口,然后喂小儿一口,就这样喂好两个儿子,等到我吃饭时,饭,菜全凉了。

有了第二个孩子后,照顾脑瘫儿的精力难免会减少,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在客厅里,阳台上玩,为了给他多一点娱乐,我老公从学校带回一个球,一开始他不感兴趣,我和老公慢慢地教他,用脚踢,和他一起玩,把球扔给他,然后叫他扔过来,扔来扔去,他觉得很好玩,他把球往上一抛,然后球“咚”的一声掉在地上,他非常高兴,玩得很兴奋,在客厅里手舞足蹈,连蹦带跳。后来他能把球放在手心上一只手把球转动,球在他手心上转动,不会掉下来,我跟我老公曾试着在手心上转动球,可是怎么样都会掉下。儿子很爱球,常常把球抱在怀里,连睡觉也要抱在床上,不让别人夺走球,儿子把球扔的很重,球掉在地上“咚咚”的响,一只球玩不到多长时间,就被他玩烂了,我怕他影响楼下的邻居,我给他换个气压不足的球玩,他拿在手上觉得没分量,他就不喜欢,有的时候,抛得很高,我怕他砸在吊灯上,或者伤到小儿子,我就把球藏起来,藏到床底下,柜子里,他到处找,他爬进床底下,然后用手把球抱住,慢慢地从床下退出来,看着儿子可爱的一面,我心里感到一丝欣慰。

儿子的抽搐一段时间虽然得到了缓解,但是断断续续,治表不治本,2001年、2002年抽搐又经常发生,症状时轻时重,每一次发病,而我却无能为力,作为一位母亲,我不知多少次泪湿枕巾,也不知度过了多少个未眠之夜。如果儿子的抽搐得不到控制,怎么办?脑细胞死亡会越来越严重,智力和语言都会受到极大影响。

2003年老公在网上看到了一家专治癫痫的诊所,它在广东。经过电话联系,他们说可以用药物控制,有效率90%以上,中药丸和西药丸相结合,价格也不贵。我们先买了一个月疗程,2003年9月23日开始服用,儿子服用后,没想到效果立竿见影,一直到2010年,七年的时间没有发生,抽搐控制住了。可是由于药物带来的副作用,儿子的身体开始出现早熟,而智力却逐渐退化。最明显的是语言功能,变得一言不发,就连经常说的广告词,“板到井”也突然不说了,经常坐在地上,把裤子脱掉,不穿鞋子,不穿袜子,乱抓东西吃,傻傻的笑,经常把牙齿咬得“咯咯”响,随处大小便,有时还把大便弄到衣服上,客厅墙壁上,把花盆扳到,弄得到处是泥巴,果皮纸片扔得到处都是,整个房间搞得乱七八糟。每次收拾好东西,他就又开始扔。我真得很无奈,他脾气变得有时烦躁,有时高兴。激动、烦躁的时候经常用右手自已打自已的耳朵和脸,经常把自已的耳朵打得红红的。还用力捶电视,把电视捶得变了颜色,甚至把电视扳倒砸在地上。有时又在客厅里和房间里,奔来奔去,经常跳得地板咚咚响。越跳越激动。有时晚上整夜不睡觉,尤其到夏天,怕热,在地板上睡,老是要半夜起来拉他进房间,可刚躺下,他又起来。折腾我没办法入睡,后来我就在房间门上按了一个插锁,不让他出去。我常常被他吵得只能瞪着眼睛看天花板,无法入睡,精神非常糟糕,要不是小儿子给我带来了生活的希望,我真得无法活下去。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照顾脑瘫儿的艰难岁月(六)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照顾脑瘫儿的艰难岁月(六)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