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信息发布,尽在发布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医疗

书卷里的秘密

发布港   2012-05-01   作者:匿名

青石板铺满小镇的老街上,开遍油纸伞。水墨画里江南,幽深的小巷子,浣纱的姑娘。还有在岁月里透着光彩的吆喝,龙井茶配上午后的小点心,日子甜得发腻。

捧一掊南朝土,和着苏州城里婉媚的小词,投进西湖里。绿树莺啼,遮不尽的是你带来的热闹。布幔微挽,一襟寒色落在黄昏里,日斜人散,难过的不止是心情。

淋浪的泼墨画挂在细筝歌扇里的江南。砑罗,花钿,淡淡的妆。那是沈园里抬眼间瞥见的唐婉,可惜了这身着哀愁的女子。“谁掖昭华吹古调,散花便满衣裾”。这样的凄婉谁要得起?至少不是你我。

那年,在江南,梦见谁讲了动听的故事。自此,荷塘边便多了一个浅紫色衣装的女子。她微蹙眉头,把岁月压。几声叹息敲碎九月里的半胧淡月,一曲罢了,揉皱桂树下的广寒宫。可惜,江南竹萧里吹出的尽是落寞。

凄凄艾艾的是柳永的词,执手却相忘天涯。而你,在那个茶花四溢的午后,笑得是洒落一地的青梅,还是狼狈慌乱的我。我知道,你一直都瞧不起我的乖顺,其实,你不懂。

点点青苔,渗在隆起的水墨画里,它不住地颤抖,像是初见你时抑制不住的悸动。

什么时候,有一场透彻的雨,洗净这满城的霉,连带着你嗅过的那只青梅。我望着海棠花,介入目光深处的却是你。雍容的倒影散在眼底抹不去。

娘亲说,你是整个府上最不懂得察言观色的人。其实你只是不想做怯懦的奴隶,我也只是想透过你的眼睛看到我的不隐忍。秋千慵懒,这深宅大院里,困住的只是你的影子。不像我。

后来,你遇见你的宿命。可我,夜夜听得清那首彻寒的歌。荷塘边的青衫,我再也没有机会窥得。

那个时候,父亲带你回来,我躲在娘亲的背后看到小小的你倔强地昂着头,眼神扫过大厅时满是厌恶,那是不屑吧?我伸出手小心地攥着你的衣角,怯怯地叫你哥哥。转自

再后来,你娶了妻,是你一直都在意的女子。嘴角时常挂着暖暖的笑。最终,你还是挣断了他的束缚。尽管丢了这一身的荣华。而我,接受的却是他的安排。门当户对,锦衣玉食,日子却咽不下。我总是守着红烛捱到天亮。那个一身青衫的男子,还有那条沾着满城热闹的老街。

你低低地叹气,问我这又是何必呢?我笑了,是呀,我这又是何必呢?

你不知道呵,也不会知道。

娘亲说,我们两个必须有一个用毕生的光阴换取他仕途的安逸。你是我唯一的哥哥啊,而他,是我仅有的父亲。 我记得我咬牙点头的那一天,正是你大婚的日子。大红的喜字,大红的衣裳。我却还是那一身浅紫色的衣装。还有什么颜色可以配得起它?

而父亲两个字,这么多年,我每次张嘴,它们卡在喉咙,喊不出。

我望着海棠花,说不出话。

那年,在江南,你打开折扇,水墨画里的风景是门前浣纱的她。我站在你眼前,浅浅地笑,眼睛里什么也画不出,压抑住骨子里的不安分,闭上眼。那么好吧,由我来成全,成全你们所有的在意。可是,我的期望它跑去了哪里?

那是谁藏在书卷里的秘密,不曾说出。你也未曾问出口



栏目更新
栏目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