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信息发布网 > 医疗

致 三 清 湖 岁月(一)

免费信息发布网   发布时间:2012-04-30   

致 三 清湖 岁月(一)

 

   第一次看见三清湖我还是很小的一个孩子。那年夏天我小爷爷和村里几个年轻人偷运木材淹死在湖里。爸爸的拖拉机上坐了许多神色惶急的人,女人们已经哭得死去活来,路面颠簸,大家在敞篷车厢上摇摇晃晃掺扶着,安慰着。

   来到大坝底,我被大人从车上抱下来,牵着穿过一个长长的葡萄架长廊,然后沿着台阶往大坝顶跑。老远就听见有许多人在哭,小爷爷和另两个落难者的尸体都被抬到坝上,笔直平躺,边上围着许多人。我看见一个明亮的深绿色的大湖,沿湖都是浓密的山峰树林,水面上似乎浮着一些败草枯枝,还有横七竖八的杉木。岸边有一只被打捞上来的木船,一只水鸭子竟然悠闲地落在这只灾难的小船上整理它的羽毛,全然不理会人世间的悲痛。

   远方有几座山峰像水兽从水中升起,又像青锋宝剑一样把湖面突然劈成几条水路,这些水路又通向更遥远神秘的大山深处,似乎能听到从那儿传来水妖一样歌唱。我心中涌动着恐惧和不安。然而,我命运的小木船许多年后也在三清湖飘荡,起伏。

   师范毕业那年,我分配到三清湖遥远的大山深处。我曾无数次地走向它,和许多的山民一样乘坐机动船任湖水把我带向远方,没有诗情画意,只是出于最起码的生存需要。我有时高兴,有时忧伤,但那并不能改变三清湖横亘在面前无可奈何的事实,那个事实也进入了我。那种日复一日的进入,让我不再有童年时的恐惧,只有熟悉,无比熟悉,和忧伤。当每一次乘船外出,我站在船梢,听凭湖面的风把我的头发撩起,从心底深处,从生命的湖里就会涌上珍珠般的气泡,我似乎感到了微弱的震荡——我只有十六岁,我还有简单的梦想。

   一年后,我实现了一个简单的梦想。我调到了湖这边的山外中心小学,同我一样欣欣然背着行李来中心小学报到的,还有从三清湖另两个山谷小学校调来的师范生许鹏和刘细英。三清湖距离中心学校只有三百多米,虽然还是同一个湖,然而,已经是山外的世界了。

   许多个清晨黄昏,我和细英都会愉快地到湖边洗衣;每天两趟机动客船进出大山的仆仆仆声,听着也觉得是悦耳的;夏日里我们还和一些光屁股的孩子,许多的湖畔居民在湖里游泳,冬天看渔场工人撒网捕鱼……新的生活开始了,我感到无比满足而愉快。

   当地的一些年轻人也时常来邀我们到湖边钓鱼,划船。我现在还记得其中一个男孩,个子高高的,是个钓鱼能手——有次在学校门口,他大概刚从三清湖过来,骑着自行车从下坡路直冲下来,像投篮一样,凌空抛过来一条草鱼,然后吹着口哨愉快地按着自行车铃声快速疾驰而去。我自然没有接住,但觉得很有趣。我们这些年轻人每半个月还会举办一次舞会,由我负责教大家跳舞。许鹏擅长画画,每次都由他出海报,细心纯真的细英收藏着每一张过期的舞会海报,并且悄悄的恋爱了。我们年轻欢快的自行车铃声随同我们的舞会海报传到临近几个乡的各机关单位、学校和村落。

   我希望能记录下三清湖畔这些可爱年轻的朋友们,还有难忘的湖畔舞会。

   我们中有来自少华、双明、四股桥三个乡镇学校的老师,卫生所的护士,机关单位的年轻人,有三清湖林果场种植瓜果的姑娘,渔场、大坝电站的小伙子,还有附近村庄里的年轻人。我们是那么快乐,热情,又都好像有些寂寞似的。我们都期盼着舞会。葡萄还没完全成熟,我们就拎着录音机爬进三清湖畔葡萄长廊去举办舞会。一嘟噜一嘟噜的小葡萄,从藤架上探出头来,就在我们的头顶,猛然看去,就像几只躲在树丛中偷看的眼睛。我们打扮得很干净、漂亮,个个欢欣喜悦,天真烂漫。我们在月光下跳着舞——啊,每个舞步,每个旋转,仿佛都是出于对生命的喜悦。有一个渔场的男孩跳得最好,总是扮演女孩子们的追求者,自由来去,穿梭在女孩子之中。跳舞对于他真是无师自通,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毫不费力,随心所欲,有时他会突然抛开手臂中的一个姑娘,急速旋转,恍若一团喜气从天而降到另一个幸运的姑娘面前,然后用姿体的全部招数去表达那种追求情人时将得又止的曲折情态,恍若那姑娘有被携去苹果仙园的感觉——这个乡村跳舞的天才,这个迷人俊美的舞会猎手,总是把舞会变成一场追逐游戏,可我们还是那么喜爱他,包括白天走过湖畔,看他穿着灰黑色的连身工装渔裤在浅水区撒网,也觉得是美妙的舞蹈。

   后来我拎起录音机一路跳跃着舞向湖水边,大家伙就举着火把在后面追,一律用舞步代替步行。有两个从湖边晚归的渔民看着我们一路舞来,都觉得十分吃惊。

   一簇簇燃烧着律动的青春火焰,点燃了沉寂的山野湖泊的夜空。三清湖的晚风撕扯着姑娘们的头发,风里传来她们嘹亮的笑声。小伙子们有的还在跳,有的抱膝抽烟,还有的翘着脚哼歌。直到跳累了,我们干脆躺在水边,仰头看星空,三清湖的水柔波荡漾,夜色空前宁静、美丽。

   我们谁都没说一句话,软软地躺着,似乎晚风一吹,我们会像满地离枝的叶子一般四散飞走。三清湖,还有我们的青春,在那一刻忽然忧伤、荒凉又浪漫。

   对于三清湖,包括后来它怎么开发成一处旅游景区,许许多多的人们怀揣着怎样的心思和梦想,从四面八方来到三清湖,我或许永远也读不懂。但年轻的我们,是从三清湖畔开始并演绎我们自己的青春故事。一次舞会中,我们的舞会猎手——那个渔场男孩不知道什么原因被他爸爸强行拽走,这之后不知去向。后来,一位很喜爱我的师哥竟然辞职去了深圳。他曾给我写过信,讲述了他在深圳的一些事,并抄写了海涅的动人诗句送给我:

   一座红花盛开的花园,   笼罩着寂静的月光,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致 三 清 湖 岁月(一)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致 三 清 湖 岁月(一)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