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信息发布网 > 医疗

我的“知青”岁月(之一)

免费信息发布网   发布时间:2012-04-30   发布者:
 
作者:郑光路
文章来源:世纪中国
浏览:54 次 
 
 
 
  一、从“天兵天将”贬为次等公民 

  “文革”运动从1966年初闹起,天下大乱,终于弄得无法收拾。1968年后,各省建起“革委会”,号称“祖国大地一遍红”……无奈“放鬼容易收鬼难”,耍刀弄枪的红卫兵“小将”们,武斗仍打得不亦乐乎! 

  学生娃娃为主的红卫兵组织既已无政治用处,反还成了影响安定的烫手山芋。怎么安排他们的出路? 

  据统计资料,由于大、中、小学校“停课闹革命”,到1967年下半年,中国大、中专毕业生和城市高、初中毕业生、小学毕业生,总计已达600至700万人左右。问题既简单又复杂:要结束红卫兵运动, 就得解决几百万人的就业问题。 

  而文革运动乱闹了3年,国民经济大倒退。要解决已毕业学生的就业,成为巨大难题。 

  黑龙江省革委于1968年3月19日向毛泽东呈上了<<关于大专院校毕业分配工作的报告>>,提出“面向农村、工厂、基层”的原则,分配重点放在县以下的农村。4月4日,毛泽东在这个报告上批示说:“毕业生分配是个普遍问题,不仅有大学, 且有中小学。”这个批示是中央向红卫兵发出“上山下乡”的前奏曲。 

  1968年夏季以来,全国又有几百万大中专、城镇普通中学毕业生和部分小学毕业生需要就业。加上前两年积累的人数,大约有1000 万红卫兵将成为失业者。这种情况岌岌可危,因为在学校,还有“工宣队”、“军宣队”对红卫兵管理和限制;一旦这些打野了的青年涌入社会,谁也无法驾驭这么多“野马”。 

  上山下乡——成为当局处理千百万红卫兵的唯一之路。正如一位外国学者所说的:“把这些年轻人全部送到农村去,在地理上把们分散开,除了可以缓和城市的失业问题,也是一种拆散红卫兵组织网的方法。”(见美国阿尼达.陈《毛主席的孩子》。) 

  毛泽东在1968年12月21日发出“最新指示”: 

  “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要说服城里的干部和其他人,把自己初中,高中,大学毕业的子女,送到乡下去,来一个动员. 各地农村的同志应当欢迎他们去。” 

  这是毛泽东对城镇红卫兵公开发出的最直接的动员令。悲壮的一页掀起了,这就是声势浩大的上山下乡运动。中学生(还有部分超龄小学生)们从“毛主席的天兵天将”一一红卫兵,一下子跌到“必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农民,变成毫无生活保障的知识青年(知青)。 

  在悲悲戚戚的哭别声中,在无可奈何的无效抵制后,在震天的锣鼓和鞭炮声中,在虚假的庆祝声和豪言壮语声中,一场现代中国规模最大的城市青年人口向农村迁移的大潮终于掀动了。这场运动涉及的人数之多,规模之大,影响之巨,举世罕见。 

  至今有许多影视、文艺作品,喜欢说当时中国广大青少年学生是“满怀红色理想和热情”而自愿到农村。这是以偏概全极肤浅之说,或是并没亲身经历,不了解那段真实历史。 

  我一家兄弟四人,全都当过知青。我大哥1963年16岁初中毕业时,一方面是为了迅速就业解决家中困难,另一方面也确实有几分理想和热情,和一些中学生在有关部门动员下“自愿”到四川屏山县茶场插队。但农村严酷现实很快让他们的“理想和热情”化为乌有,文革一开始,这些“老知青”为了返城而“造反”、“武斗”,不惜拼命。但这些“老知青”都是徒劳,我大哥足足当了近三十多年知青才返城…… 

  我们这些“老三届”中学生(指1966年至1968年毕业的初、高中学生),及此后连年不断的知青们,既耳闻目睹“老知青”的艰难生活,又毫无“老知青”的那点“自愿”,被强行“一锅端”撵下乡。这千百万人当中,或许仍有人“满怀红色理想和热情”,但那决不会是普遍现象。 

  “文革”中,毛泽东每次“最高指示”发布,百姓们都要大集会、大游行庆祝“特大喜讯”。唯独这次对“知识青年到农村去”的指示,却反应冷淡。成都各中学和其它单位的“工宣队”、“军宣队”煞费苦心,高音喇叭从早到晚扯开喉咙在广播那条“最高指示”,还动员一些“爱冒皮皮”的同学、家长,大写“决心书”、“宣誓书”……但失落、凄凉、愤懑的情绪却在广泛传染: 

李家哥俩修房时,就招待他们抽“红梅”牌香烟,众皆欢喜。我家境十分贫寒,到镇上花三元多钱买了一斤水烟丝,又削了几枝细竹筒作烟枪。抽烟时竹筒要烧冒烟,把过瘾的乡亲们嘴巴都烫热了,他们哭笑不得骂骂咧咧:“吔,光头儿,修房子不拿烟酒招待,拿‘火把烟’来烧我们喉咙嗦?” 

  “光头儿”是我绰号,只因我叫郑光路,其实我发如青丝既多又黑,何尝光头! 

  我有两间半“扎根屋”:一间厨房、一间寝室、半间茅坑。李家兄弟共五间,公平对待,都是土墙茅草屋,十分简陋。我寝室内有一张三面有矮栏杆的简易床,人称“猪圈床”;还有一张小木桌,一个装谷子的大竹篓——这是全部家具。没有板凳,我搬了几块泥巴砖头,比老祖宗猿猴坐地上也进步多了……中间是厨房,有一个土灶、一个水缸、一挑水桶——这是全部家当。半间茅坑屋内,除一把锄头、一堆烂谷草,空空如也。 

  农民们认真地说:“光头儿,你娃娃好享福哦,还有生产队免费给你们修房子!今后你找个婆娘,再生几个‘小光头儿’,你娃就一辈子在乡坝头就‘扎根’啰。 ‘小光头儿’们二十年后再生一群‘小小光头儿’,你娃就当太爷了……好安逸啊!” 

  我听了有些生气:“把我当成你们猪圈里‘昂昂’叫的猪嗦?巴不得生一窝!” 

  房子修在坟坝边,距一堆堆坟丘不过数米。我乔迁“扎根屋”安床时,队长夫人刘大娘惊风火扯地叫:“哟喂,要不得!床东西方向安放,和坟包包一模一样,鬼要来找你!”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我的“知青”岁月(之一)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我的“知青”岁月(之一)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