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信息发布网 > 医疗

岁月你说----我听 碎碎念

免费信息发布网   发布时间:2012-04-30   发布者:

 


碎碎念" TITLE="岁月你说----我听 碎碎念" />



在这嘈嘈切切的世界,驻着极少数孤独而澎湃的灵魂。愿文字,是一场生命的相遇。仅借着阅读的微光,就可以抵达在那懂得的内心。幽谧的光阴里,就这么,一直静静地流淌。写的人,走字如简,读的人,见字如面。

若是一个名字,在另一个人的心里,有了生命的体温,含泪带笑,知寒懂暖,那就不再只是一个符号,而是一种真实而灵动的存在。相见或是不见,时光或是距离,活着或是死亡,又有什么关系?因为懂得,所以相信。

做有温度的人,读有温度的文,遇有温度的事,结有温度的缘。人间,有多少的挂念与相知,与风月无关,与相见无关啊。有些相遇,有些美好,只为记得,只合收藏。

气息,万物皆备,人与人的辩识也常存这里。它存在何处?寻难见,倒是不经意落下的痕迹,往往只一个眼神,一句微语,一段文字,一首歌曲,隔着千山万水,那气息如磁,就自然地将同类相吸。纵然不言不语,山风吹过时会悄然落下一枝盈袖,有默然的相知,未见的欢喜。


远方的知已。夜半,想起这几个字。如见寒冬拂晓之前,傍晚之后,路上的孤灯,予人清寒的柔光。一个人的肉眼,一生,会见多少人啊。可是,有谁?隔山隔水,未曾相见,就已深深驻在了心里。莫笑我痴,莫笑我傻。若你见过,一朵花流泪微笑,兀自开放。深信吧,爱过的依然千斛爱,情深的依然万般情。



碎碎念" TITLE="岁月你说----我听 碎碎念" />



思念那些静物。一本书,铅笔划过的痕迹,一朵花,萎谢犹存的淡香,一件衣,曾携过年少的相遇……隐去了表情,闭合了声音,甚至,不去立文字,忘了留相片。静默的暗河,隐藏着深情。
见过与认识,往往隔着天与地。世上行走一回,我见过许多人,许多人见过“我”。那么,“我”认识谁?谁认识“我”?怎样才算真正认识了一个人?在言语与行动中么,言不由衷的话那么泛滥,紧紧相执的手那么短暂。缄默,问心,心却在无限幽谧的深海里。

缘,如春日遇花。怎样算是爱花呢?是采摘下来,戴在头上,这一刻,为自己的生命添一件美丽的衣裳?还是默然凝视,留得花香共月影,任它枝上尽芳华?问花,花不语。问人,人不同。问心,心不忍。
  


交友有道。世界有世界的法则,我有自己刻在心板上的尺度。与人相交,我不问你身处繁华还是乡间。我不参照世界的权力座标,追问你是谁。我不关心你在社会的价格,我关心你生命的价值。我不在乎你外衣是绸是棉,我在意你质地是否纯粹清明。若与你立约,即使整个世界将你遗落,你依然是我一世的友人。


相识友人中,有人不凡,有人平常;有人幸福,有人不幸;有人极富,有人极贫……人与人之所以可以走近,一则是宿命的际遇,二则是内在的品质。如果一个人不慕权贵,不轻贫民,敬虔日常,为人纯粹,同一片星空之下,气息相同的人,总会有神秘的磁铁遥遥牵引,一路同行。



碎碎念" TITLE="岁月你说----我听 碎碎念" />



如同,于万千人中,我懂得与我气息相同的,是谁。于万千水中,我懂得属我的那一杯清欢,是茶。茶如人生的味道,有苦,有甘,有浓,有淡。茶如古老的光阴,缓慢,沉静,优柔,隽永。茶如箱柜的旧裳,舒适,慰贴,温情,绵长。茶如难得的情意,一壶,两盏,凉了,续上。

谁没有过仓惶无措的时刻?站台上,见一个素衣女人挥手与人作别,忽而夜雨滂沱,众人纷乱如鸟兽散。唯她转身走进雨里,无伞可依,不疾不徐,一步一步走得挺直从容。仿佛,狼狈的是雨而不是她。真的优雅,往往绽放在人间泥泞之时,既便身外乱云飞渡尘染已身,内心依然明澈如初宠辱不惊。

习惯安静与充盈。几页纸,一本书,一段曲,一碗米,渡白日的光阴。日落之前,爱人与孩子平安归家。与人并无多余的交集,三五友人是心中的月光,清辉中一直流动着温情。叩门声响起,孩子欢呼起身,小伙伴来啦,嬉戏的名字叫童年。放眼世界,观照自己,本是残缺与遗憾。且让生命彼此取暖,为什么不呢?

有些词语细细推敲,红肿之处,艳若桃花。比如看上去很美的:颠倒众生。一个人所摄的容量,身体不过一碗三餐半张床,内心不过三杯两盏一世情。其余的皆在身外,谁颠倒了谁去?不过是粒粒风月浮尘,经不得吹散个清净。与其倾了国倒了城,不如两看不厌对一人。

谁说世间的景象,只是眼界中的存在?生命,有的生在地头,有的飞在天上,还有的沉在水中。那在水里的,似乎遗落在另一个世界,无声无息里,有冷洌的热度,有荒凉的怒放。也许,有些人间情怀,出走于日光的视线,寂寂地生长,暗自地圆满,如一株沉水花开。



碎碎念" TITLE="岁月你说----我听 碎碎念" />




记忆与遗忘,隔河相望,哪一头更短哪一头更长?哪有只开不谢的花呢?哪有只清不浊的水呢?哪有只欢不苦的情呢?世上,总有那么些痴人站在原处,苦苦地等一场永久的花事。也许,相见不如不见,不见不如怀念,怀念不如遗忘,遗忘不如风烟。



光阴里,谁不是生命的过客?人海中,谁又路过了谁?莫奈画睡莲,直画到告别世界的最后一天,总在想,他是如何在千朵万丛中识出了属他的那一种?情不知所起,问已无意。无论如何,在澄澈的方寸天地,能够有一场静到天荒的相遇,已是难得,不必问来世。


玫瑰有刺,这多象我们生活的世界,且美且殇。寻访的路上,谁不是为了那活色生香溢于怀呢?纵情成欢,不想一低眉还会收下悲伤。是花儿错开还是双手错摘?生命里的花事,大约如四时轮回是冥冥运数,春山绕一程秋水淌一程,惘中怀恋,恋中存惘


当人陷入无可抑制的悲伤,不是不爱,不是不在,而是衰败在衰败着,痛苦在痛苦着,消逝在消逝着,一一看见了,人却无能为力。各自的生命之杯,哪怕是苦毒,再没有第二个人可以抢过来一饮而下。所以,真爱时会开出地母的慈悲,在哀兵归家伤痕累累时,抚慰那命里的苦难,直到用力至尽。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岁月你说----我听 碎碎念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岁月你说----我听 碎碎念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