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信息发布网 > 医疗

小三的青葱岁月

免费信息发布网   发布时间:2012-04-24   发布者:

   1992年秋天,天高云淡,风清气正,鸟儿欢鸣, 母亲拉着几乎大过她的小手进了镇一中的校门。小三说:“那是我这辈子最窝心的事,最抹不去的温暖,最深刻的挂念,最长久的感动,最安宁的幸福。真的,如果还要用这样的句式表述下去,我可以找来汉字中所有的最生动的组合,你信不?”

   “当然信!”我肯定地说,“老夫子需要捻断数根须才吟得出一个字,你那是绣口锦心,一张嘴没有半个盛唐,也该有千分之一个晚唐吧?”

   “李商隐真不值!”他边摇头边可惜地说。

   我剜了他两眼,说:“你这是闲吃萝卜淡操心,看三国掉泪替古人担忧。”

   “本来吧,好好的满腔诗情被个老牛给搅黄了。他呀,他就是没有眼光,他结的亲戚不好,一个令,一个王,这不明显地‘令李王(亡)’?”他说。

   “你这都什么呀?”

  “你别不信,这叫诗人遇上政治——整死。我妈就是案例。你想想,要是不是那个家喻户晓的理由,我妈就不会失去深造的机会,不失去深造的机会就不会嫁给我爸,不嫁给我爸就不会生出我哥,不生出我哥他就不会那样,我哥不那样我妈就不会生气,我妈不生气她就不会疯掉,结果是我妈疯掉了,所以都是理由惹得祸。理由是什么,理由就是政治。”

    这事放我身上,我一定也会像他那样,毕竟他的母亲疯了,他要找到元凶,他先是找到他哥哥,可是他哥哥是哪里来的?他母亲,他母亲怎么会有他哥哥?他父亲。如此顺着他的思路推上去,他还真有道理,可关键是那时船上有很多人,他母亲只是其中一个。

    “得了,说说后来怎么回事。”

     “后来?后来——”他又摸出一根烟,点了,皱着眉头抽了一口,缓缓地吐着烟圈,说,“后来,有一个星期天,我和母亲正在屋里坐着,听到屋外有人



小三的青葱岁月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小三的青葱岁月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