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信息发布,尽在发布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医疗

岁月留痕:小学同学花名册及其相关记忆

发布港   2012-04-24   作者:匿名

    今天忽发奇想,回忆一下小学同学的名字,看看能想起多少。如果还有兴致,就接着写每个同学留给我的深刻或模糊的记忆。

我所在的小学:徐州大坝头小学。文革期间叫红卫三小。

教过我们的老师:夏老师,周老师,徐老师,赵老师……

小学同学花名册:樊红生,赵宝柱,王志洪,王翠竹,薛新萍,俞丽华,苏彤,罗苏淮,刘建龄,王伸福,曾淑琴,王冬龄,梁九斤,王青,陆江,张允珍,张允春,齐高友,李青、成霞,还有一个能清晰得记得其模样,却记不起名字。好像姓李。且叫他李某吧。目前共计21人。希望日后还能以某种方式增加。

 

▲梁九斤(摸样模糊)——之所以从梁九斤开始说,是因为梁九斤勾起这篇文字的创意。他家开馄饨馆,地点在热闹的大坝头通往黄河的过道里。他家好像就住那跟埝。梁的学习好像不太好,人高而瘦。

▲赵宝柱(摸样清晰)——学习特突出,不好的突出。所以记住了他。

▲王志洪(摸样清晰)——经常欺负我。我经常找周老师告状。每次周老师都会把王喊来嚷一顿。周老师还是他的亲戚。特别喜欢我,一点不徇私情。王志洪长着刀样的长脸。有年我们的作业本全由王代写名字。字写得又细又长,我发现字如其脸,让我嘴嚼很久。

▲王翠竹(摸样清晰)——是我们的班长,漂亮、稳重。升中学的第一天,我们在操场集合,等待分班。王边喊着队边说:这是我最后一次喊队了。像是对站在前排的我们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没想到这句话叫我记一辈子。

▲王冬龄(摸样清晰)——高个,她家是富农成分。可能因为这个阴影,王冬龄有和年龄不相称的成熟。不爱说话。徐州话比较阴。我和王冬龄吵过一架。我们班主任徐老师在学校住。有天我们都在徐老师宿舍玩,我看到王冬龄偷看腊筒里的试卷。嫉恶如仇的我,不能容忍这种行为。当着王冬龄的面我告诉徐老师她偷看试卷。没想到王冬龄死不承认。吵到最后我都迷惑了。难道我真看花眼了?老师笑着打园场。不知心里如何评判。小学要毕业的时候,王冬龄还不是红小兵。不知是她自己还是别人把这事提出来。红小兵要小组通过。我当时是义愤填膺:富农出身,怎么能当红小兵?于是,她入红小兵的事就被我们小组给毙了。

▲王绅福(摸样清晰)、刘建龄(摸样模糊——王绅福老实,刘建龄每天以欺负王绅福为乐。我在一旁常常看不下去。就会站出来斥责刘建龄。刘建龄从不跟我计较,但欺负照样进行。打抱不平,我是自然而然的。根本没往心里去。但有一天放学的路上,王绅福的妈妈拦住我,对我帮衬王绅福表示感谢,说了一箩筐的好话。让我意想不到。让我认识到,你对别人的好,别人会默记于心的……那天在操场上分班的时候,我只注意听刘建龄的名字,因为我特别不想和他分一班。结果如我所愿。而且我的祈祷还有长效作用,刘建龄压根没来三中上学,转学了。让我好不欢喜。

▲俞丽华(摸样清晰)——我们常常在俞丽华家做家庭作业。她妈妈会为我们做一脸盆的酸梅汤。那酸梅汤可真好喝,让我们过足了酸梅汤瘾。直到现在我都难忘俞丽华妈妈的酸梅汤!俞丽华妈妈当时三十多岁,留着齐耳短发,皮肤白皙。现在想起来很有女人味。她喊俞丽华乖乖。一回到家就乖乖,乖乖地喊个不停。让我很是羡慕。我回家把这事告诉妈妈,很希望妈妈也能喊我乖乖。没想到母亲对此一套很不屑,而且还记住了这事。常提和别人笑提起“乖乖”的喊法,当然是不屑的口吻。末了会说:咱就不会那一套!当时我心里默默想:我喜欢,我需要……俞丽华白白净净的,我总觉得和“乖乖”之昵称常年的滋润有关……

▲曾淑琴(摸样清晰)——我和曾淑琴住一院。我们每天结伴上学。记得都是我找她。很多次看到她在烤馍馍片。在煤球炉上支一个铁架子。把发面馒头切成片,在上面烤。我每天的早点则是酱油香油拌米饭。那时候我不爱吃面食。那时候的我跟面食好像有仇。现在却爱吃面食了。

▲罗苏淮(摸样清晰)——罗苏淮长得高大帅气。小学最后一年,女同学们开始对罗苏淮的同桌有看法。认为她示好罗苏淮。朦朦胧胧女同学认为,罗苏淮不应该属于某个人,这个女同学似乎犯了众怒,遭到女同学群起而攻之。那时候,我们性意识晚熟。却没人把这种感觉和恋爱联系在一起。

▲成霞(摸样清晰)——姓什么忘记了。她家住桥头马路边上,上学要从她家门口过。总看见她家门口一盆盆的猪大肠。一年四季也洗不完。同学们都总觉得她身上有猪大肠味。她学习不好,再加上猪大肠味,有点被同学们看不起。

▲李青(摸样清晰)——父母是干部,住机关宿舍。不爱说话,给人感觉有种别样的气质。关于高贵的。

▲陆江(摸样清晰)——对陆江没啥好说的,但陆江的妈妈给我留下 深刻印象。干练而富有朝气。用现在的眼光,很有魅力。

▲李某——曾经是我的同桌。那时候,每天早上第一节课上课前都要喊口号、唱革命歌曲。我总是使劲喊口号,唱歌。恨不能把革命热情全发挥出。我发现李某唱歌只张嘴,不出声。喊口号时,按要求是把红宝书高高举起,振臂一呼。李某的红宝书总是举一半就放下来,有气无力的。我一直对他的表现耿耿于怀,认为他的“革命热情”有问题。

▲薛新萍——薛新萍是我们的班长。记得晨练时,薛新萍带我们跑步,喊口号。有次喊一二一,声音一下子化学了,全班哄笑,我很替薛新萍难为情。薛新萍这一“化学”,也为我留下了一个珍贵的记忆。

▲樊红生——一直稳稳当当当他的班长。很稳重、很完美。长相和雷锋差不多,甜美型。我上中学时班长叫张春生。记得上初一的时候,我总在哥哥面前提起张春生。哥哥说:小学你老提樊红生,现在又老提张春生。哥哥一句话叫我脸红了。本来我是无意识的。哥哥一句话叫我意识到内心深处的一种“不健康“的情感。(那个时候的是非观),也唤醒了我的青春意识。从哥哥话里可以推断,樊红生是我小学时的偶像。

              

   

栏目更新
栏目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