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信息发布,尽在发布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医疗

岁月人生(散文)

发布港   2012-04-24   作者:匿名

大雪前后,黄河流域一带渐有积雪.而东北已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严冬。

大雪季节的那几天,还真没负了大雪两个字。上午还是零零星星地飘着雪花,到半下午时,那雪再也奈不住寂寞,洋洋洒洒,畅快淋漓地飘了起来。翌日清晨,推门而出,其雪的厚度,大地一定银装素裹,皑皑望不到边是肯定的事。这场雪是入冬以来最大的一次。上班走的时候,我就带了照相机,一到单位便迫不及待地约了同事,向深远的雪原走去。世界好纯净,千里雪封,好不壮观,美不胜收的景致,无不令人兴奋。如雪一样空明的心境似乎忘了寒冷,只是兴致盎然举着照相机尽情的拍照,陶醉在浓浓的雪景之中。

已进中年的我激情虽有,却没有了年青时的那份浪漫。虽兴致盎然,但一个个镜头,不管如何的摆弄都那么成熟死板,脸上偶有笑意,也被寒冷凝固而没了自然。有时情不自禁,在雪中奔跑几步,狂喊上几嗓子,也是那么笨笨捏捏,音也没了脆意。倒是浑沉粗厚,颤微微的似乎比当年的脆波及的要远。

同事让我活泛一点,别老是一付沧桑岁月,找一找年青时的感觉。抬眼四顾,岑寂的自然,索性没有外人,躁动的情愫,想着年青时曾在雪中抱着树,手搭凉棚便来了个猴子望月。昔景重温竟那么费劲,勉强之中,照相机茔光灯一闪,如释重负地问着怎么样?差点把同事乐爬下。

我知同事在笑什么,一定是丑态百出,心里不免少有惧伤。岁月不饶人,年龄不饶人,已不在是浪漫的季节了。想到岁月,没有了出门时的满腔热忱,灰灰的心里,凝神静气地望着远处,不由身上打颤,此时真正感觉到了雪中的寒冷。

岁月无情,一切都是自然由不得何人。想想年青时多好,那是人生最幸福的时光。无忧无虑,整日海阔天空,绘制着人生最灿烂的梦。在四季之中,不知留下多少欢声笑语,不知留下多少俊俏的身影,随意摆弄个姿势,都那么可意自然。

麻雀缩着头在干枯的树枝上与同伴吱唔,涩意之中有着愤懑。也许在怪怨寒冷,也许更在怪怨大雪封了它们的生记,无处觅食了。远处的马路上没有了平日的热闹,断断续续的有辆汽车,似如蜗牛爬行,显然没有了平日风驰电掣般的萧洒。

雪中一行行清晰的兔子脚印看着很新鲜,抬眼寻踪望去。远处隐隐约约果真有一只小精灵,在艰难地蹦跳着。记得儿时,一到下雪天,猎人满地跑,下雪天是最容易猎到野兔子的,只要顺着兔子的踪迹,就能寻到兔子的所在。有一年冬的雪天,我跟同学,正值十三四岁淘玩之时,也学着猎人在雪地里狩猎,竟然发现了兔子的行踪。一路狂追,还真捕捉到了一只大兔子。因为雪厚,兔子没了灵巧,很容易抓到。

如今看着兔子嘣跳,心有余却没有了那份精神,很知没有相当的脚力是追不到兔子的。只有望洋兴叹而怜悯的眼神,目送着那只看是悠闲而实是忧愁满腹的兔子。即便有脚力,也不想杀生害命,儿时只是一种无知的好奇。无需为那只兔子的命运担忧,因为民间的刀枪都被警察收缴入库。下雪天,再听不到原野中咚咚的火枪声了。

同事好象看出了我的心境,不免嗨嗨一笑,你还认真了,在为逝去的青春年华伤感。一语道破强做笑颜,试想,人若能永远留住青春该多好,同事说完自顾走去。四十多岁的他,也一样显出了步子的拖沓。

远处传来了欢快清脆的笑声。几对男女少年,在旷野之中嬉戏追逐,手中的照相机荧光闪个不停,打破了自然的宁静,使呆板的自然有了生机。我的同事忽又转身,嗨,别那么伤感,你看这个景致多好,站好了,别动,放松点。我象个任人摆布的木偶,没有了自己的主张。笑一笑,潇洒一点。如今社会在进步,人的基因随着生活的美好,也在发生着变化。中年正值年青时期,没听说吗,男人四十一朵花,别那么老气横秋。看看远处,来点满江红的精神头,有点自信。年龄算什么?只要心里年青,一样难锁激情,青春将永在。

栏目更新
栏目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