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信息发布网 > 医疗

朝鲜美术,依旧激情的岁月

免费信息发布网   发布时间:2012-04-16   
 

 

   历史上的朝鲜曾是中国的附属,在19世纪末与我们上演了许多大戏,长期饱受着日的奴役和摧残,而抗战胜利和接踵而来的抗美援朝战争后的世界格局形成了两大阵营,同时让同为社会主义制度的朝鲜与中国变成了战友加兄弟的“莫名”友谊关系。半个世纪以来,随着国际风云的变化,世界上仅存的最大社会主义国家——中国早已改变了以往阶级斗争为纲的国家政策,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作为邻居的朝鲜因为种种原因还停留在那个今天看来已经远去的年代,很多去过朝鲜旅游的中国人都会明显的在那里发现自己曾在50年代的儿时记忆和无奈的喟叹。在艺术创作上由于各种原因朝鲜的艺术在世界的舞台上似乎销声匿迹了……

   前不久,在宋庄美术馆举办的“阿里郎?庆祝中朝建交60周年朝鲜美术展”,让我们近距离的接触到朝鲜具有浓重的革命特色的艺术作品,也让我们再次反思曾经在中国美协体系依然奉行的创作模式与50年前的朝鲜艺术有异曲同工之处。艺术在社会生活和国家生活中究竟应该占有什么位置再一次引发了我们的深思和焦虑。

美术创作是国家意志的载体

   朝鲜绘画深受中国传统水墨和日本浮世绘等多重影响,民间少有是以风俗画为主,与中国早期的艺术创作紧密相连。朝鲜战争形势非常明显地也体现在艺术创作领域,革命现实主义的创作风格依然在朝鲜牢固占据着主流地位,虽然这是政治上的需要。是朝鲜当前为了争取生存空间所做的政治努力,处于大国地缘政治风口浪尖的朝鲜,弱小的朝鲜除了保持庞大的军备之外,还需要在思想领域构建自己的一套统一的国家意志,控制国内民众的文化手段,这就出现了一大批以政治题材,领袖公务员题材为内容的所谓“主题”性油画,伴生的是深受俄罗斯风景油画影响的山水。显然,她深受前苏联和中国的革命现实主义的作品的很大影响。像阿里郎这样的彰显民族文化的作品,还有体现阅兵、人民丰收的景象,为民众掩饰了朝鲜与世隔绝的经济与政治联系,不能不说这是一个地源政治小国不得以的悲哀。而在中国体制内的绘画创作中,时下写实主义的主要内容是表现具有强烈的意识形态的主题:领袖像、革命历史故事、社会主义新面貌、现实生活等歌颂主流意识形态的内容。当然,这些内容既代表了国家的意志,又表达了集体主义的审美观念,然而却不是艺术家个性的充分发挥,在中国多年的民族解放和政治斗争中,中国油画更多地被作为宣传工具;而中国和朝鲜的主流绘画从题材到内容非常相近,但中国主流绘画随着80年代社会改革之后,现实题材更多样化一些,包括出现了以《父亲》为代表的“乡土写实”。但是,政治宣传性的绘画仍然作为某种合理的形式在中国存在着,由于政治关系,也相对的落后于实验性艺术创作。在前不久结束的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的绘画中尽管得到了体制内和社会广大公众的一致追捧,但悲哀也就在此,由于不了解艺术的真正概念和我们多年的艺术教育,误导了中国的广大老百姓。所谓社会精英的社会知识分子根本不知道当代艺术姓甚名谁,这是国家的悲哀,时代的悲哀,教育的悲哀。如果我们仔细了解一下自1940年以来的西方艺术史,这些问题马上就搞清楚了。可是,很遗憾,缺失的教育和学习乃至抵制和唾骂代替了我们学习的空间和时间,我很忧虑这一课我们什么时候才可以补上。

美术机构的绝对化、任务化、功利化

   朝鲜的艺术机构与我们的基本相似,只是它比较单一,没有所谓的在野和体制内之分,清一色的衙门艺术,一直处于政治因素决定着艺术发展的状态,如朝鲜白虎会社、万寿台美术社、朝鲜中央美术社等机构都有着特殊的政治背景,譬如万寿台创作社就直属朝鲜劳动党中央宣传部领导,其下设11个创作团,以及为创作团服务的若干个制作团和一个美术展示场。在朝鲜,绘画工作是国家授予的职称,有人民艺术家和功勋艺术家等分级,各个创作团都由本行业的艺术专业人员组成。朝鲜政治利用主流绘画完全为政治服务,政治为主流绘画提供保护伞与荣誉,给予权力和利益,因此主流绘画可以说没有任何自主性。意识形态涉及价值和信仰体系。在中国,确立和传播意识形态的国家机构是宣传、文化、教育等党政部门。形象化表述意识形态,就要在艺术表现内容乃至形式方面服从国家政治的需要,事实上,在建国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的画家们除了听任强大的政治权力摆布外,难有其他选择,“文革美术”是其中比较极端的例子。改革开放30年来,虽然主流体制内的艺术进行蓬勃热烈的发展壮大着,但曾经作为一股暗流的当代或现代艺术一直似暗流样发展和壮大着,以至形成今天蔚为壮观的当代艺术创作群体和市场,引起国外艺术界和收藏界的高度注目,更使体制内的许多艺术家慌了手脚……

   从创作手法上看朝鲜油画仍然处在作为一种通俗的视觉动员手段上,国家也需要运用这种方式来描绘“历史”,从而完成对“历史”的重新解释,因此朝鲜油画仍然局限在对理想主义的粉饰和描绘上,基本处于中国文革时期的“红光亮”风格时期,与中国部分继承写意的风格不同,朝鲜画几乎全部以写实为主,写实风格的水平和技巧甚至高于中国。朝鲜画在使用材料方面也有一定的特点,彩色材料用的是矿质和植物性水性颜料,底子材料用的是适宜表现柔和、细腻、鲜明的造型特征的纸,绸,布。中国的主流油画以现实主义为主,远承从新古典主义到库尔贝的现实主义,再到苏联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追求外在世界的视觉真实,包括历史的真实感和现实生活的真实再现。由于各个历史时期对“真实”的理解不同,导致了写实主义风格的多样化:有文革时期的革命的理想主义的真实、有乡土艺术的人道主义的真实、有古典主义唯美的真实、有“近距离”的世俗化的真实,也有调侃现实的真实,但主流是以歌颂和赞美为主的绝对统一。

民族化探索与意识形态的特别集合

   民族化在中国文化的语境里主要是指油画等外来艺术的民族化问题。民族化问题受到了主流意识形态的高度重视。中国的主流绘画长期以来由于限定在写实主义框架内,并且长期受到政治的左右,所以民族化的道路举步维艰。长期以来的闭关锁国使得中国的油画在独立后的30年里基本与世隔绝,基本的技术性虽然解决了,但谈不上对于西方写实主义的超越;所以对于写实主义油画来讲民族化的追求就只能是空谈。即使取得了一些成就也是浅层次的,经不起推敲的。文革时期的油画应该说很有特色,很具有中国民族特点的,但是很难说它的成就有多高。同样的情况在朝鲜绘画中更为恶劣的重演着,浮华空洞的画面里散发着朝鲜政治的刻意的粉饰,被称为“世界上最封闭且最陌生的国家”,朝鲜绘画的自我放逐使得朝鲜油画很难被人认可为“艺术品”,它们俨然是一批批用画笔写出来的政治标语和国家颂文,或者从这个角度而言,朝鲜绘画与最极端时刻的中国主流绘画一样,正真实的表达着这个民族的虚无和空洞的政治热忱。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朝鲜美术,依旧激情的岁月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朝鲜美术,依旧激情的岁月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