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信息发布网 > 医疗
肛肠医院 香港验血 征稿启事 邢台市妇科 

纪念在Tencent QQ的岁月

免费信息发布网   发布时间:2012-04-16   发布者:北方鸟

写在前面的话:从2009年夏天的那个毕业季,QQ便一直伴随哥们至今的2012年4月13日,其中不乏快乐和亢奋,但自去年即2011年的3Q之战,笔者愈发对Tencent QQ的弹窗 钻钻收费甚至于换个空间封面都没法免费的等拙劣行为恨之入骨,尽管如此,笔者欲撰文为在QQ的生涯作结,也对曾经的QQ略表感念。

不行此文,我还真就遗忘了本人QQ账号的来源,记得,那是在2009年8月的一个大热天,很铁的同学共赴某同学的毕业请酒盛宴;在漫长的等待中,我们走进了网吧(于我而言,平身第一次光明正大 心底无愧的出入网吧,这会儿便提前嗅到了大学的自由气味。汤航鑫同学,对,就是这位高中的女同年,帮助哥们申请的QQ号码,在这近三年以来,哥们从未换过号码,可能潜意识里是表达对她的感谢吧!

光有QQ号码,这还远远不够啊!因为QQ于我们大多数而言,是其聊天功能,对此,Tencent QQ公司也是定位自己于即时通讯工具的,所以想玩转QQ,搞熟QQ圈的人,必须得会打字,这一点还真的得好好夸夸Tencent QQ,十二年的小中学语文教育没教会哥们的汉子拼音的正确写法和拼读,可QQ仅仅是花半年不到的时间,便是在大概大一上学期刚过去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便能与维持暧昧关系的女同学打情骂俏,聊的不亦乐乎......

在已过往的大学岁月里,无数个精力充沛而又荷尔蒙乘机搞怪的不眠长夜,是QQ陪伴我们一起走过;哥们现在设想,QQ之前的大学生们,是如何每个夜晚的打飞机来打发这青春里多得不胜数来的寂寞时光?

可能,是笔者太过自命清高而显得与周遭不太合群,故常以悲戚寂寞的心境处之,但也更能察觉生活中的点滴;记得,2009年的那个圣诞节,在中国,特别是在高校已被解读为情人节的节日,哥们被周遭孤立,只能与遥在异地城市的高中同学用着QQ来安慰彼此,填塞空虚和寂寞。

曾经一度想与QQ决绝,那个时间痛恨自己不能自制,太在QQ上耗费宝贵的青春年华,甚至还病态的成瘾:没事儿就习惯性的逛空间,丝毫不逊于女生对逛街的狂热依赖,但是总在情难自控间对QQ是卸了又装 装了又卸,弗如对待一段感情的纷纷扰扰 离离散散,而且曾一度某一个事儿让我觉得QQ真只是工具,而玩者方是掌舵的主人,那是贵子利用QQ文件离线发送功能与笔者分享梦想和激情,可是事后发现正如电视传媒这种方式,已经以快速轰炸的信息传输让我们的脑袋变得不会思考一般,QQ聊天的完全娱乐化功能已经一发而不可收拾,如常在QQ上的,就那么几个人,太多的人虽然还在用着QQ,但用行动早已表明了对QQ聊天完全娱乐化的强力抵制,而笔者只是在一个特定的时刻,终于下定决心跟QQ的聊天功能彻底掰了,让笔者与QQ相守的日子变为永远的曾经。

当然,笔者不会傻到对QQ的全盘否定,QQ的邮箱功能和QQ视频上各类视频的齐全对于笔者尚有非常大的利用价值,笔者将会以旁观者角度冷眼QQ的大好或被新生代的即时通讯工具彻底颠覆,因为互联网企业的生命周期只有十八个月。

多了笔者这样的人,QQ何以生存?所以用户一旦对QQ深恶痛绝,QQ的命途则可想而知:要么为我们好好生,要么死,这是一个单选题。

最后涉及到笔者QQ账号的归属问题,物应归其主,我这个主人既然对之弃而不用,那它应该属于开创者:汤航鑫同学;如果拒绝接收,那只有踢给Tencent QQ了,让其两三个月在QQ的汪洋用户中悄然死去,并以传染病之传播态势开学生中风气之先,痛击财大气粗 绑架爹妈的不小孩子—Tencent QQ

 



纪念在Tencent QQ的岁月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纪念在Tencent QQ的岁月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