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信息发布,尽在发布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医疗

给自己看的!

发布港   2012-04-01   作者:匿名
  矛盾存在于一切事物的发展过程中,每一事物的发展过程中存在着自始至终的矛盾运动,这是一个哲学上的道理,我们作画也不例外。如物体的主次强弱、大小方圆,色彩的冷暖明暗等等,矛盾的双方互相渗透、互相贯通、互相依存、互相联结、互相转化,这就是矛盾的同一性,同时又互相排斥、互相对立,这就是矛盾的斗争性。有条件的相对的同一性和无条件的绝对斗争性相结合,构成了一切事物的矛盾运动。而我们作画就是利用这种矛盾规律,有意地在画面上制造矛盾,然后想办法解决矛盾。如:在我们开始布置画面色彩关系时,为了塑造画面物体的体积、空间、质感等,着色时便有意加强画面的明与暗、冷与暖、虚与实等矛盾冲突,故意使它们之间对立而排斥。然后,利用物体的明暗交界线,画面虚实衔接处,去找解决矛盾强烈冲突的“媒介”。如:明与暗的冲突,往往明暗交界线是矛盾冲突高峰,也是分水岭,以交界线为界向暗部逐渐变暗变灰至反光。交界线又逐渐向亮灰、亮过渡,这就使明与暗之间得到互相渗透和贯通。又如:冷与暖之间的色彩是对立的,就像水火互不相融一样,解决它们之间的色彩冲突,也是通过交界线向冷色与暖色渗透和贯通。假设一幅画亮面是冷色,而暗面是暖色。交界线的色彩应是一种亮暗两色综合的最重深色,并以交界线的综合性深色向暗面逐渐推暖,向亮面逐渐推冷。因而,交界线也是联结冷暖矛盾对立的折中线。另外,画面环境中色彩冷暖的冲突矛盾解决,一是靠交界线,二是靠色彩虚实的渐渐过渡和自然衔接而缓解。

    由此可见,作画中只有敢于利用明暗、冷暖、虚实的互相矛盾,并从中寻找矛盾双方转化的同一性,才能创造出最美的色彩和谐,这也是作画中解决矛盾并运用唯物辩证法的对立统一规律的根本法则. 绘画的纯性与境界,是一个涵盖面比较广的问题,概括起来,应当从两个方面来考虑。那就是:艺术家在作品中表现出来的生活感悟与绘画语言的纯性和艺术家在其作品里显现出来的精神境界。

    纯性,不仅是指绘画作品本身的质量而言,而是绘画作品所表现出来的精神内涵与理念。它是一个艺术家在作品中精神与艺术追求的结果,也是艺术家涵养与心态的流露。当一个画家没有用心灵去体验生活,而只是表面的接触了生活,那他的作品本身可能是苍白无力的、庸俗的,甚至是病态畸形的。生活的体验与绘画语言的纯性,对画家而言、应当是他们经过长年累月、呕心沥血与心灵感悟的结晶,是艺术家身心感受到的生活本质与天地淋灌的艺术灵性。这是返璞归真以后的艺术真实,同时也是经过艺术提炼后达到的天衣无缝的艺术境界,是画家的个性与灵魂,而传达出的生活神韵,是对生活的体验与创造。对于生活和艺术,南宋学者陈善就曾提出“出入法”。他说:“始当求所以入,终当求所以出。”

    今天看来,入与出仍是艺术家体验生活的一条重要原则,他要求画家对他们所描绘的生活既能走进去,又能走出来,站在一定的距离来观察与思考。瑞士学者布洛也曾提出“距离说”,他认为:“艺术创作时,艺术家在组织其强烈的切身感受以产生作品时,他必须超脱自己纯粹的切身经验,要保持距离,这样才能使人了解他的心情。”所以,在布洛看来,无论是欣赏还是创造,都要站在一定的距离来审视客观对象。“入与出”和“距离说”的本质是站在生活与人物之外,冷静地思考和观察生活,从而达到生活与人生的感悟与纯化。人类情感的表现在原始时代就已经出现,西班牙阿尔塔米拉洞顶野牛群的壁画,奔驰的野兽,有力粗犷的线雕。法国的拉斯科洞窟壁画及在中国的甘肃、内蒙及世界其它各地的岩画都说明这个阶段的原始艺术所表现的情绪狭隘和粗野的,这些艺术不单纯是从审美的角度出发,而主要是从实用的目的出发,但这个阶段的艺术是纯真的质朴的,是心灵的真实与原始情感的表露。胜利、发怒、奔逃、欢乐的形象体现了人类原本的激情。原始艺术这种不拘形式与技巧的粗犷的表现,是内心情感的真实。可以这样说,生活的体验与原始的情感,只证明了艺术不是所谓的游戏,它有审美价值,又有社会价值,它净化了人们的精神境界,增进了人类的进步。大凡构成艺术价值的东西,既来源于生活,同时也来源于人类以往全部历史文化内容。敏锐、深刻的感觉应是艺术家的天性,而艺术家为了追求艺术精神的自由,就必须努力扩大他的感觉范围,使更深刻的人生感悟与更广大的对象世界发生联系,直到他的作品表达出自己的全部理念。从原始的绘画、凡高、蒙克、八大的绘画,让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纯粹精神的世界。纯粹的精神那是直接进自然与体验人生的精神,是感觉自然与人生凭借物质以表现万象的过程,然后以自己的精神、理想、情绪、感觉意志,贯注到物质里面去制作万形、使物质精神化。“我们若要挽救艺术的价值与地位,也只有证明艺术不是专造幻象以娱人耳目,它反而是宇宙万物真相的阐明,人生意义的启示。证明它所表现的正是世界真实的形象,然后艺术才有他的庄严,有它的伟大使命。” 生活与大自然的造化相默契,又要超越自然的现象,由此可见,生活心态与创作心态的纯化,是绘画语言纯性的必要条件。歌德说:“艺术要通过一个完整体向世界说话,但这种整体不是在自然中能找到的,而是他自己心智的果实,或者说是一种丰产的神圣的精神灌注生气的结果。”

    绘画语言的纯性,他应当是画家智慧,燃烧的热情、观念与情感在画面中的体现,是情感的表现与情感的交流,甚至画家创作时的心态都是绘画纯性的重要因素,画家的情感只有熔铸在对客观事物与人生的深刻理解之中,才能给观者提供富于感性的具有美的特征的艺术形象而引发观者的情感活动。因此,画家的情感必须始终和抽象指导配合下的心态运动紧密结合起来,才能把自己的艺术成果呈现给观者,实现自己的表现与交流,而在画面的具体处理过程中,为了实现其绘画语言的纯性与价值,就画家的创作心态来讲也体现出画面所显现出来的各种绘画因素。画面的效果、色彩、构图大小、方圆、虚实、气韵、笔触等,来表现画家的情绪与意境,这种情绪表达的是否充分,完全取决于画家的心态和对生活与艺术理解把握的程度。因此,就绘画任凭的效果与纯性而言,没有对生活的深刻理解与对人生的切身体验,仅靠一洼浅水、一泓清泉或远离生活的真实、听风、看雨、喝茶而臆造出来的作品,就像没有源头的水,是不可能创造出和谐与美的艺术,艺术家只有对生活对人生对艺术有着虔诚的献身精神,从人生与生活的体验中发现艺术真理的价值,才能创造出纯粹的艺术。绘画的纯性,不但是艺术品位的高低,还在于画家超凡脱俗的心境,那种媚俗、躁动、功利与无病呻吟之作,画面总缺少一种内在的力量,这种力量不但是画面的平实与激动,还在于画家情动于衷的投入,一种心态与对作品对观者的诚实,一种自由、宁静、超俗与独立的精神。它不为什么目的,也不为什么手段,只有灵魂的净化,一种与大自然与人生与天地心灵贯通的造化与默契。它应当是艺术家理想与情感发展进化的一件艺术珍品。拜读了但丁的神曲与荷马的长歌,研究了米开朗基罗的“创世记”才应当知道什么是神笔与灵魂的纯化。“如果说希腊艺术体现了一个优美民族的精神,那么未来艺术体现的是一个超出了一切民族界限以外的自由人类精写生色彩训练,是培养学生具有一定实践能力和创造精神的专业课程。当学生面对其中诸多色彩对比变化时,让学生如何思考和理解,又如何来学好这一课呢?文金杨在《绘画色彩学的教学问题》中强调:“色彩的对比变化,除明度与纯度的变化外,主要是补色的影响。”我认为以补色对比为知识导向,来感受和理性分析客观自然色彩,要比以往约定俗成的冷暖对比启蒙有其可操作的独特优势。它不只在写生训练上避免了学生色彩的单一或概念用色,而且体现了一种新的色彩课程理念。
栏目更新
栏目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