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信息发布,尽在发布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医疗

都市悲喜录之画者从商

发布港   2012-03-31   作者:匿名
  

  

  

    从某种角度来说,其实我们无法选择如何去生活,生活自会带领我们走上各种各样艰辛,或顺利的路……

    ——写在前面

  文/闲散的人

    莫达。男、34岁、职业画家、某文化创意有限公司董事长。

    莫达有自己的理想,为了理想,他信念坚定。但这个理想和小时候的相比,却有了些变化。这变化来自于两支颜料,用完了那两支鲜红的颜料后,莫达的人生进入了另一种轨道。追根溯源,都是“现实”和“生活”改变了他。

    ……

    莫达自小热爱绘画,盼望长大后能成为一个用绘画作品感人泪下的艺术家。有着这样的“伟大目标”的他,成了一个偏执狂热的孩子,于是面对很多需要做出“取舍”的问题时,莫达往往以“舍”为主——他舍弃了读美院的机会(只因为他认为美院的教育体制有违艺术精神),他舍弃了一份人民教师的工作(只因为他认为中国的美术教育是在误人子弟)。总而言之,莫达和所有的愤怒青年一样,高喊着自己的革命口号,然后慢慢把自己逼入了生活的绝境……

    公元2000年,莫达用最后200元钱租了一个小阁楼(那时候房租不高,100元就可以租赁20平米的阁楼一间)。小阁楼里虽然光线昏暗,但莫达却感觉好像自己身处在艺术殿堂的光芒下,这“光芒”赐予了他无穷的精力,让他不能停息。那一刻,莫达是快乐的。

    但快乐往往犹如夜空的烟花那般。美丽、短暂……

    莫达自顾自地“燃烧”着自己的所谓“艺术”。但很显然,这样极其自我的“艺术”并不广受群众喜爱,于是莫达的画一张也卖不掉。结果,能够购买粮食的钱钞自然是越来越少。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为了理想而奋斗、坚持不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吗?那时,莫达像个无忧无虑的孩子般,幻想着数十年以后,自己回忆起这段艰苦历程时洒下的不悔热泪。

    但问题是,莫需要面对的是“现实”,而不是“未来”。“现实”让他泪流满面……

    现实告诉莫达,他不仅没有铜臭之物可以去购买粮食了,甚至连购买颜料的钱也没有(饭可以不吃,画不能不画)。望着眼前那副还没有涂抹上背景的绘画,从小热情乐观的莫达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做失落……

    莫达发现,现实的窘境单靠“理想”是无法解决的。“理想”有可能让他在20年以后卖掉人生中的第一张画,但它却不能为莫达在最需要的时间里变出一支支急需的颜料来。光靠“理想”,他甚至有可能在一周后就饿死在画室,并在几个月后登上钱江晚报的一个角落,被世人所知……

    莫达忽然觉得,自己的生活就好像是一个笑话。

    ……

    生活笑着告诉莫达——因为我不可能赐予每个人完美的生活,所以你们凡人总是在成长的道路上逐渐“堕落”。在它的嘲笑下,莫达终于“觉悟”到,自己确实是应该放下崇高的艺术,去“堕落”赚点钱花了,有了钱,才能完成自己的理想,才能无拘无束地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画画。这想法很现实?那么,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当时的莫达没有办法,因为生活只给他留下了这唯一的一条道路。他无路可选……

    莫达压抑自己的愤怒,去向社会妥协了。妥协前,他来了次最后的“发泄”,把那两支鲜红的“中国银朱”,一毫升不剩地涂抹在了画布上。莫达要用这如血的色彩,来记述当时的悲愤心情。最后,筋疲力尽的他对着画室、画架和满地的干瘪颜料说:总有一天,我莫汉三会杀回来的!

    从那天起,莫达踏上了和社会对话的道路。这条路走了10年……

    ……

    其实,自从婊子脱下了裤子的那天开始,就对什么也无所谓了。卖什么不是卖!为了给将来的绘画生活积累点金钱,莫达对一切伦理道德都麻木。不管是谁的生意他都抢。不是有很多电影小说都指出,这个社会是个弱肉强食的现实世界,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吗?再说了,老师也说过,书上讲的都是对的。选择堕落的人,总是选择相信自己以前曾反对过的东西……

    (都豁出来“干”了,还谁怕谁啊!豁得出来的人,是有力的。是可怕的……)。

    莫达“抢生意”~~不,是“谈生意”的方式很简单。每每面对客户时,他都会直截了当地对客户说——我会画画,我需要从你这里得到多少多少¥钱,我画得最好,最便宜!——在中国人的眼里,“便宜”二字是很有杀伤力的。土老板们在“便宜”的女人面前不敢纠结便宜,但对装修成本、人工工资,那自然是越便宜越好。谁不喜欢占便宜?于是“豁出去”的莫达“谈”生意总是比较成功。

    对于莫达来说,只需要订单在抛开成本后,剩下的钱能买得起粮食、买得起香烟、买得起颜料就足够了。那么画一张画的成本又有多少呢?以一个平米的画来计算(长一米,宽一米),抛开人工(人工是自己,可以不算钱),画布、颜料、内框…所有的材料加起来也不会超过30元(2000年的物价标准)!换句话说,莫达只需要开价到80元一平米,那么就能赚到一倍以上了。而且,得益于从小“训练有速”,莫达画壁画的速度基本上是一小时画一平米,一天画个十几个平方是没啥问题的。总结一天所得,对于莫达这个刚刚“出来卖”的人来说,绝对可以算得上是一笔“横财”了。

    但你知道当时的壁画市场价格是多少吗?300元/平米!

    ……

    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几年后,当一群过去的竞争者成为朋友,坐在一起喝酒时,他们都调侃莫达,说就是他这个不守游戏规则的人出现,才导致了那时候杭州艺术工程市场的价格混乱,竞争惨烈,以至于后来让更多的从业者后来无钱可赚,整个市场成了一个烂摊子。莫达笑笑,心想,即便真的是我的“功绩”,也没啥见不得人的——为了能给自己的绘画生活筹点钱,连理想都丢了,还管别人的死活?摊子再烂,反正自己也成功转型,走向更高层面了……

    也许你会问,莫达不是已经在靠画画赚钱了吗,怎么能说丢了理想呢?在这里我要说,为商业而画画和为自己而画画是有区别的,这就好比你喜欢女人,但喜欢自己的女人和喜欢“公共”的女人是有区别的。这是一样样的道理……
栏目更新
栏目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