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信息发布,尽在发布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医疗

这,就是生活

发布港   2012-03-29   作者:匿名
   冬至的前一天,天还不亮,电话铃声就把我们喊醒了。老爷子电话里说,已经坐上了来郑州的车。真难得,上次来已经是六年前的历史了。那年来时,是老两口儿一起来的,那时儿了半岁。他们来时,四手空空,连一双换洗的袜子都没带,住了一个星期走了。那一个星期,我天天早晨六点起床,起来收拾收拾,做好早餐,然后收拾儿子。等着老两口回来。他们天天一早五点多就起来散步去,那时老太太身体不好,必须要去活动。一般都是等到快八点的样子,老两口才转回来,我们就开始一日三餐,我就是不停的做不停的刷不停的洗,最轻松的的时候就是老爷子能带孩子出去转一会儿,我能耳边清静一会儿,专心收拾。抽个大空,我再带老太太去公园转转,晚上我再接着洗儿子一天的尿布和穿一天甚至一会儿就弄得脏脏的小衣服,一直洗到晚上十一二点才睡觉,每天在阳台晾衣服时,窗外都是一片漆黑。现在老太太已经不在了,只有老爷子一人来,儿子也大了,他还能帮我接送一下孩子,我就只做家务就行了,应该轻松多了。缺少亲情的城市生活让人特别的盼望能有亲情的出现。

   挂断电话就开始做迎接工作,想吃什么,买什么菜,铺床晒被……十点半,没忙完就去接儿子。心想:老爷子估计能在十二点左右到,我先让儿子吃完饭睡午觉,把饭做多些,等老爷子来了有吃的就行。接完儿子,顺便到菜店买肉,走到大门口,猛然抬头发现已经有一个熟悉的面孔站在那里,我和儿子正在边走边说他刚考的一百分的事儿,儿子激动的跑过去,我以为他要去抱爷爷,只见跑到跟前,把书包往地下一放 ,拿出卷子让爷爷看。老爷子两个肩膀夹着一个脑袋来的,看见孙子就高兴,指着旁边的小卖部就问:你想吃点什么?他的初衷跟儿子的初衷是不同的,儿子是想要奖励,而他是觉得好久不见孙子表示一下。儿子有些犹豫,因为他知道我不让他随便买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但又想要奖励。我说:不用买了,家里什么都有,先回家歇歇吧。儿子很乖的就离开了小卖部。

   老爷子身穿一件平绒的大褂子,开着怀,露着咖啡色的盘扣子那种中式棉袄,好像前襟下摆处还是毛边,有些破旧了,穿一条不挨身的军用裤子,脚上是一双几乎看不出颜色的军用大头鞋。这身行头大部分都是老公给他的,上身上旧棉袄也该是几年前孩子的奶奶给做的。从结婚前起,我没少给老爷子老太太买衣服,但他们不讲究穿,每次回家,多数见到他穿的很随意,不是不太讲究,是太不讲究。我和老公问他,他便说:“穿旧衣服随意,想跟哪儿坐就跟哪儿坐,想跟哪儿躺就跟哪儿躺。”我就在心里想,那件棉袄得让他脱下来给他缝一缝。我问:“你咋穿得像要饭的似的就来了?”老爷子说:“早晨睡不着了,就特别想来,起来就来了。”看来是冬闲了,老爷子终于有空想大儿子和孙子了,一想,便迫不急待的要来。我便问儿子:“儿子,你说你爷爷穿的像不像个要饭的?”儿子说:“今天穿的还行,比上次回老家(看到的)穿得强多了。”哈哈。上次回去是国庆,儿子还说爷爷穿得像个要饭的。

   到了家,让儿子给爷爷拿水果,儿子忙活半天,不只给爷爷拿了水果,还给爷爷抱来了一堆玩具。我笑,他爷爷也笑。他爷爷说:“你给我拿玩具,我也不能陪你玩,如果是佳乐(老二家的孩子)来了,让他陪你玩。”……笑与笑的意思不同……我笑儿子把爷爷当成了伙伴,热情的招待;爷爷却笑孙子只是让他陪玩……

   看他们进入了状态,我急忙准备饭,吃过饭,让儿子睡觉,我把老公的衣服给老爷子拿出来两套。夏天,稻草人内衣店物价处理保暖内衣,给老公买了两套,老公还没有穿,都给奉献出来,还拿出老公的棉袄、毛衣、裤子和袜子,除了老公的鞋小不能穿,能穿的都让他换上了。等儿子醒来,我和他一起去送孩子,送完孩子我带老爷子去菜市场准备冬至要吃的饺子。老爷子在家里很难吃到鲜虾,国庆时回家,为了能让家里的人吃到虾,我让老二家的带我去集上买虾,结果找了两条街,找到一个卖虾的,店老板还说不好找,不知道放哪里了,应该在冷库的最深处,在集上很难卖。在我们再三的央求下店老板才到冷库里翻出来一筐不知道冻了几年的虾,全是大冰疙瘩。买了一斤多,回去只剥出来半碗儿,包出的饺子,一点虾味儿也没有。这次我决定再包三鲜馅儿的。买了一斤多虾、一块儿肉、韭菜和一些配料。菜市场隔壁本来是有一个市场的,原来给他捎衣服和鞋子都是在那里买,这时市场已经拆迁,但菜市场门口开了一家店名和原来市场里店同名的鞋店,虽然不知道是否是同一家,但一定是个有心的生意人。我给老爷子买双皮鞋,不贵,几十块钱。原来是个很差的鞋店,一定不是同一家店。老爷子已经换了一个人一样。

   买完菜回家,我开始忙包饺子的事儿,让老爷子帮着剁肉馅,如果是他不在,我肯定会买现成的肉馅儿,趁着有人力资源可以用,吃上剁的肉馅还是香。吃过晚饭,老公带着老爷子,去泡泡澡,理理发。我在家包饺子。等回来,老公说:“你看咱爹得年轻好几岁!”我一看,是年轻了不少,本来也不大嘛,才五十半,我便说:“是呀,年轻了不少,估计能有十八!”

  

  他们该干什么干什么,我包出了三四顿的量,一直包到凌晨。


   从那天起,我便每天想办法让老爷子能吃上新鲜的美味,做他在家吃不到的,买不到的。老公下班回家还会从连锁的熟食店买熟食,每天让老爷子过年一样的享受,弄得我看到肉就吃不下饭。老爷子还每天不能少了酒,原本清静也清新的家,从那天起便多了酒味儿和难以忍受的烟味儿。回老家,抽烟的人更多,但空间大,空气流通也好,这冬天,楼房本来就空间小,空气对流也不好。这会儿,可让我也尝鲜儿了。感受不同罢了。一种是享受,一种是难受。

   上个周日,我带儿子去老公的表哥家,早就说好要去的,一直没有去。老公说带老爷子出去转,老爷子一听我们要去亲戚家,便说他想去,我没有想太多,觉得他来这里觉得闷就一起去了。表哥喊老爷子姑夫,他是做面包生意的,做了一下午的面包,等他们忙完,我们说要走的时候,说什么也不让走了。非要请他姑夫吃饭,不吃饭他们一家是心里过意不去。表哥还给他姑夫点了酒。表哥不喝酒,老爷子一人喝,几口小酒儿下肚,舌头就觉得有些短,乌里乌拉的话多的不行,其中不停的反复的一句就是:“以后到你们(老)家,不吃饭就行,得让喝点儿……”老爷子一人喝了一小瓶,大概是半斤,看他的状态,真害怕他坐车会遭人拒绝或是同行人害怕。于是给老公打电话,让老公去接我们。等待老公的时间里,老爷子说:“你们真不容易,带三个孩子,做生意,看着你们在外边儿还不如我们在家过得好呢!我以后在家得省着点儿了。”老爷子终于看懂得了在外打工有多不容易了。我心想,也许以后老爷子会知道我们在外面的艰辛与窘迫。路上经过一个远房的亲人家附近,老公说某某在这个小区,老爷子卷着舌头
栏目更新
栏目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