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信息发布网 > 医疗

《我喜欢和混蛋交朋友》11—14

免费信息发布网   发布时间:2012-03-29   
  11

  原谅我又自顾自地废话这么久,我抵制过多地描写,描写常使我的叙述陷入中止,可是话已出口,只能表明这又是个不好的开头,那就随便它吧,反正运气这鬼东西跟我玩捉迷藏已经好几个年头,接下来,还是说说我的这些朋友们吧。

  前面我已经介绍过他们的名字,他们是高战、老夜、庄晓成与李兵,他们是一群智慧与能力远超于我的个体。

  请留意我刚说过的话,我的意思是说,智慧与能力通常是两码事,在我们生活中,较高的智慧并不代表拥有在这个世界建立美好生活的能力,他们通常具备的是另外一种能力,即顽强生存,对待充满困难和挫折的人生抗争不死不休,从来如此。而那些向来过得很好的人,则完全不具备我所认为的智慧,有句谚语叫作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这八个字形容后者当之无愧。

  我的朋友高战,是一个对生活充满了希望的人,他力图在生活中找寻出美的证明,正因如此,他对生活的失望之深,常常让我因找不到合适的词语,只能用“无法形容”来表达,他痛恨中国式厚黑,更讨厌那种所谓的传统智慧与美德,他曾心存巨大希望,当幻想与现实发生碰撞,种种美好在他面前轰然倒塌,同时也瓦解了他生命中的所有活力。通常来讲,一个人的彻底失望意味着死亡的诞生,高战的肉体虽然活着,可是他的心却早已死了。

  老夜是一名文艺青年,其次还是名职业扒手。但他这人有三个特点,其一,他是一名偷书贼,众所周知偷是种坏习惯,可偷书则使事情的本身产生了艺术化效果,我认为偷书是一种雅兴,只有格调风雅的人才懂得这么做;其二就是他对偷书这项工程十分考究,他从来只偷外国作家,而绝不光顾中国作家之流;其三在于他对“偷”这门艺术的长久忠诚,他坚持只偷书,绝不对书以外的任何物质动心,假如一本他感兴趣的书和一打百元大钞同时摆在一个伸手可及的地方,我敢保证他宁可选择那本书而对不向金钱去看一眼。我管那种坚定的意念叫从不动心。当然老夜偶尔也会展现一些不好的习惯,比如部分书只要老夜浏览完毕,往往就能够将之归还原处,从偷书到还书,这个过程姑且可以称作借。而他一旦遇到自己倾心的作品,便注定要专横地将之霸占。

  庄晓成则拥有强大的内心,尽管我一直认为,所谓的内心强大,通常是那些在现实中欲求不满的人自我安慰,可他的厉害之处,在于他总是能够及时让别人相信自己,或者说让自己相信自己,我一直都知道,让别人相信自己很容易,让自己相信自己则充满了挑战性的难度,而及时的意思是说,只要在他缺乏某种物质的时候,就一定会有人潜移默化地实现他的意图,用他的话说,如果我能骗到天下人,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我根本没有骗人,我的一切都顺应了事实,不得不承认,庄晓成的处世哲学,颇有些苏格拉底的味道。

  李兵拥有的却是忍耐,无论任何时候,任何场所,他总是保持着彬彬有礼的君子风度,即使几个可以完全信得过的朋友一起喝酒,大伙逐个都醉了,最后清醒的人一定是李兵,这是种造物主似的清醒,似乎彰显出不愿与世俗同流合污的味道,尽管这种姿态是我所不欣赏的,可却找不到除此之外对他讨厌的理由,一旦你遇到麻烦,只要你找到他,他便能尽力为你帮忙而不图回报,他有多大劲便为你尽多少力,毫无保留。我猜他是个对人生对世界看得很清楚的人,他保留着自己的想法,同时他又是一名完美主义者,很多时候,他宁可委屈自己也不愿让身边的人感到失望。

  12

  人生于世,总会迫于无奈而去进行许多自己并不喜欢的事,这样的结果,便导致了人总会成为自己并不十分喜欢的人,这句话是说,梦想是种害人的毒药,不仅让人身不由己,更让人痛恨自己。

  我的朋友高战、老夜、庄晓成、李兵则是一群坚持梦想的人,因为对人生理想的长期拥护,使他们总显得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所幸的是,大世界不能容忍他们,他们竟可以活在自我组成的小世界里,在我们五人围成的圈子里,不仅足够凑满一桌麻将,甚至还能意外收获一个看客、一个兼职酒水服务生、一个荒谬生活的评论与赞美者,由此可以感慨生活有时竟能如此大度。

  13

  高战的口头禅是“我日”,这句口头禅时常让人觉得他是一个愤世嫉俗的人,而事实上他对生活的热爱程度同样可以用“无法形容”这个词语来形容。

  我们几个人中,高战相对私交较好的人是老夜,因为老夜曾私下给高战推荐过尼采的一些著作,包括《悲剧的诞生》、《偶像的黄昏》、《查拉斯图拉如是说》等昭示独立精神的哲学。高战经老夜点播而入门,有段时间,不时会从嘴里突然蹦出一句“上帝已死了”、“我就是太阳”等惊人之言,一开始大家的反应通常是随口称赞几句,或是以笑相迎,高战在获得我们的随口称赞之后仿佛找到了新生,无论茶前饭后,他总是口吐莲花,一会一句“我的时代还没有到来,我的人死后方生”,一会又是“谁终将声震人间,谁终将点燃闪电”……直到大家忍无可忍而采用回避的方法对待,甚至终因麻木疲倦而对其不理不睬,后来他仿佛也觉得无趣,干脆“我日”来代替。

  “尼采,你太阳,高战,我日!”

  每当他对生活发生情感碰撞的时候就会爆出这句口头禅,就像被某种不可抗拒的情绪填满了大脑,他粗鲁地、澎湃地、孜孜不倦地摇曳着生活所赐予的卑劣,他狭隘地、偏执地、义不容辞地发出“我日”的吼叫。

  14

  何为梦想?对老夜来讲,那是你无法一耸肩就摆脱的负担。

  老夜的阅读视界极广,从澳亚历史到欧美文学,从罗马戏剧到文艺复兴,再到二十世纪文化中叶,从五千年前的炎黄汉书到时至今日的当代文学,从古龙、村上春树到马尔克斯、博尔赫斯,甚至包括用法语写作的爱尔兰作家贝克特,世界各国文化流派八卦消息在老夜这里了如指掌。

  可老夜的处世哲学却是异常苦楚的,在这里我用异常苦楚而不用十分痛苦,只是因为痛苦通常是暂时的,而苦楚则如影随形挥之不去;同时,异常这两个字饱含的力量至少要比“十分”还要多出几倍。

  博览群书的老夜拥有马克吐温的幽默加契科夫式的嘲讽,甚至还有狄更斯的悲天悯人,以及莱奥波尔蒂的浪漫英雄主义……但老夜对生活的明察秋毫却为他带来了无尽的负面影响,因为对生活了解之深,以及对现世所知过多,那些不着边际的人生幻想还未成形已然迅速瓦解,导致他竟无法从生活中汲取哪怕一种自然向上的荣誉感和力量。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我喜欢和混蛋交朋友》11—14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我喜欢和混蛋交朋友》11—14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