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信息发布,尽在发布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医疗

“我就是想停下来,看看这个世界” 书摘:西伯利亚:去往欧洲的慢车

发布港   2012-03-22   作者:匿名
  不作计划和期待,让一切自然发生。然而生活会还给你的惊喜,超出想象。

  1.惊险刺激一小时

  “我真佩服你,就这么走了!”

  晚上9点58分,前来送站的朋友闫岩在北京火车站为我拍了出发前最后一张照片,把相机还给我,无比感慨地说。我得意地挥挥手中的车票,冲他咧了个镇定的微笑。

  10点过5分,快要从春运大军里杀出重围腾挪到检票口时,我叫住在前面拖着我的行李疾走中的闫岩,说:“我的票没了。”

  没了,就这么几分钟的事。原本把票攥在手心里备查,手里提着身上挂着的行李太多,左右周转倒腾一圈,票就不知怎的从手里滑落丢失,浑然不觉,就好像它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接下来,你也能猜到:找!疯狂地找!地上、垃圾堆、失物招领处……只要能找的地方我们全都搜寻了一遍,却丝毫追不到票的踪迹。春运时的北京火车站就像一个巨大的旋涡,卷满了人和行李,要在这大潮里找一张小小的纸头无异于大海捞针。火车开出的时间是晚上11点,在原地抗争了20分钟以后,车站广播开始通知去莫斯科的乘客检票上车。直觉告诉我,继续留在原地找票已经是在做无用功,不如到检票口试试运气。

  冬天走西伯利亚铁路线的人很少,检票口只有十多个人,而且看起来大多是短途旅行者,和其他检票口被人海团团围住的盛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们毫不费力地挤到前面问检票员是不是可以网开一面放我们进站,并把车票发票、护照等所有能证明身份的证件摊给检票员看。检票员的态度强硬得像一块石头:不让进,没有票就是不让进,除非你现在马上去补一张票。即刻补票是不可能的,因为西伯利亚铁路的火车票并不在火车站的售票窗口销售,而是由中国国际旅行社代销,周六晚上11点并不是国旅正常的上班时间,即使国旅有值夜班的工作人员,在半个小时内光速冲去距离火车站两站地的国旅营业点补完票再回来上车也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直到这时,我的肾上腺素才开始侵入大脑,意识由连贯的逻辑碎成片:如果真走不了,我该怎么办?看着地上已经为这次火车旅行准备好的两个巨大食品袋,想起这段日子的准备和期盼,不由得让人失魂落魄。所幸,我和闫岩在一起。

  “没事,如果真走不了,就先住我家,下周再买票走。”他说,“还有半个小时,咱们再想想办法。”随后,他让失了魂的我留在原地等待,他再去四处看看有没有找回车票的可能。

  他的话是我的镇静剂,是啊,即使今天上不了车,也并不意味着这就是我的世界末日。再返回去找票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我必须在他找票的同时想出第二套应对方案。独自面对着检票口,我先重新清查了一遍随身行李,确定票的确是丢了。随后,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不去对后果施展丰富的想象力,而是把注意力集中在当前这件事情上,用常识和逻辑推断出解决问题的方案。

  任何时候,如果想要顺利登上火车,必须要搞定两道关卡,一是车站检票员,二是火车上的列车员。检票员属于火车站编制,只负责维持车站内秩序,把持有合规车票的乘客放下站台,而乘客是否能够顺利登上火车与检票员没有直接的利益关系,多放几个送站人员或者混车小鬼本来就是检票员控制下可松可紧的小事。列车员是随着火车的,负责车厢里的秩序,在车厢内座位富余的情况下,多一两位乘客对他们来说只是类似于多了一两件行李而已,不会对他们带来什么损失。这两类需要搞定的爷分属两个不同的管理系统,但利益诉求非常相似——放你一码是再简单不过,可他们都不愿意随便给自己找麻烦,你必须想办法哄他们开心或者以小利诱惑之。作完这番简单的分析以后,我又把具体的行动方案在心里罗列了一遍:

  (1)找关系。梳理了一遍我现在的关系网,暂时找不到对北京火车站有影响力的人物,且西伯利亚铁路段由俄罗斯列车执行,通过熟人帮忙疏通是难上加难。放弃。

  (2)一哭二闹三上吊,用情感来打动人,配上泪汪汪的大眼睛,或许可以试试。

  (3)补票。虽然不可能马上冲到国旅营业点重新办手续,但是凭经验,大多数火车都能在车上补票,这趟列车说不定也可以。

  (4)花点儿现金打点。不解释。

  (5)买站台票混上车再赖着不走。这是典型的春运混车法,同样不解释。

  待闫岩带着失望的表情回来时,我已经默默描画好了剧本,就像是即将上台表演的演员,心里期待又紧张,早已把沮丧和慌乱抛到了脑后。晚上10点50分,距离开车还有15分钟,所有的乘客都已经检票上车,检票员开始百无聊赖地抠手指头等着关闭检票口——最完美的时刻到了!

  我眼含泪水、语带哭腔地找到一名检票员,噼里啪啦胡言乱语一番,用最快的速度讲完丢票的事实。检票员晕了,主动告诉我说上车与否的生杀大权实际上是掌握在列车员手中的,他能做的只是发发善心放我进站,至于能不能上车,就要看我自己的运气了。和我想的一样。于是放大声音号叫,请各位叔叔阿姨让我至少去碰个运气,如果列车员不让上车我自认倒霉。允!

  下到站台,找到车厢,用同一招与俄罗斯列车员叽里咕噜,可惜用英语表演血海深仇就是不能像中文一样简洁有力,几个金发碧眼听得眼睛发直,摇着头示意他们不想理会我这只小苍蝇。列车正在作最后的准备,时间紧迫,留给我的只有最后几分钟了!

  忽然,闫岩发现了一个关键点:他们听不懂英语!Oh,no!!!我的血海深仇啊,就这样变成了不知所云的小打小闹!如果再继续打感情牌,就算是感动了玉皇大帝都没有用。恰巧,旁边有位大叔正在用俄语和一位列车员交谈,我们激动万分地抓到这根救命稻草,请求他为我翻译;对方也找到一个英语惨不忍睹的高个子女人来交涉,好歹是能够让他们明白我到底为什么血海深仇了。可惜几番鸡同鸭讲后,俄叔俄婶们还是摇头,并示意我退到黄线后面。此时,离开车还有5分钟,不少先前聚过来看热闹的列车员已经回各自负责的车厢准备起程了。

  继续,我们开始执行Plan 3(计划3),询问是否有可能在车内补票。他们对视一眼,不置可否,不知道是没听懂还是不可以补票。翻译大叔把车票上的票面金额特意秀出来给他们看,几位俄叔俄婶的眼睛瞬间一亮,互相对视一眼,面部表情十分微妙。还没有等大叔给我解释他这么做的原因,我已经从列车员的表情里看出了玄机。Plan 4(计划4)!
栏目更新
栏目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