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信息发布网 > 医疗

你们所赐予我的

免费信息发布网   发布时间:2012-03-21   发布者:
   亲爱的红颜们,请原谅我渐渐少去的问候。有一种感情不再浓烈,却一直都在。我们不能时时在身边,好像电话短信也少了,我们不能第一时间分享彼此的快乐和不快乐,好像变得冷漠沉默了。可是如果有一天,我们再遇见,我亲爱的红颜们,那当初的一切都不会变。

  有人曾经和我说过这样的一句话:“男女之间不可能有正常的友谊”。我都最终以我这么多年的经历把这句话反驳回去了。有一些人活在记忆里,永远走不开;有一些人活在身边,却很遥远。我一直努力在追求所谓的爱情,其实没有爱情的,他们都只不过自己取暖罢了。马创下午发信息和我说过,我们并不是离不开爱情,而是我们不能承受那刺痛的寂寞。再伟大的爱情到头来也仅仅是爱,仅此而已。我在追爱的漫长路途中差点把自己都丢了,庆幸还好没有迷路。却失去了很多东西。回首发现,值得我真正拥有珍惜的并不是那梦幻里德童话般的爱。而是那些红颜,和那些陪伴多年的兄弟。我这篇文章的目的是感谢那些曾经在一起的红颜,陪伴我走过人生中的某段历程,教会我很多道理,陪我哭过笑过的红颜女孩。谢谢她们。有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在辗转难眠的时候。我会情不自禁的拿起这几年的日记,翻阅,怀念,回忆,追溯,品味她们曾经陪我走过的路。等合上厚厚的日记本时,我有时会笑,有时会哭,有时会沉默,有时会疯狂。不为别的,只因有你们。

  第一个高三,2007年9月,我在高三五班。老汤带我们班主任,教我们政治。他那政治教的我们很蛋疼,说白了就是读书本读教材,有时候读完了老汤看离下课还有一段时间,于是忍不住再读一遍,有时候读累了找同学来读,我们想死的心都有。我曾经也干过那么傻逼的事,哎,,,,,老汤是个很能装逼的男人,我很讨厌他。他也讨厌我,因为我那很长很长的长发,并且还是标准的杀马特。(那个时候长发时叛逆的标志性代表和帅气的象征,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当时我成绩很差,尤其是数学。因为我只对语文和历史感兴趣。开学没多久。我们班级转来了几位复读生。其中有位叫夏翠翠的女生被安排到了坐在我旁边。我就这样近水楼台先得月,认识了夏翠翠同学。那时她很用功很努力的读书,几乎看不到她下座位(除了上厕所,老汤那时还很变态的要求我们少喝水,这样不用老往厕所跑,争取时间看书。不过我们都没有鸟他)。她的数学成绩很好,我经常问她题目,她也主动帮我。但我很不争气,成绩还那么烂。就这样,我们的关系从很普通的朋友发展到很要好的无话不谈的知己。我记得很清楚的事是那年的中秋节,我买了牛奶水果和其它一些东西去她宿舍看她,那时她也很感动吧,我想。还有一次是我在班和我们班级那傻子干架,她也出来拉我了,因为我干不过他,因为傻子打架都是不要命的。谢谢她的关心和照顾。

  后来她高考去了安庆读大学,我考下去了,留了一级开始了我那漫长艰辛的复读路程。不过那时我们还经常保持联系,那时她的手机号码熟记于心。我会和她聊我复读的不易,她也鼓励我加油,和我说大学的美好和灿烂。等我到了大学发现她'骗'了我,其实大学没有那么象牙塔。也许因为各自的原因,工作,生活,我们都变的不易。我们慢慢的不再联系,可是可是曾经的一切都历历在目。我会珍藏这份独家记忆,她现在在侨鸿国际那上班,做教育工作,貌似还可以。去年大学毕业时,我所有的行李都是寄到她那的,再转手到我家。谢谢,如果没有她,我也不知道那些东西怎么处理。嘿,老朋友,你在看这篇日记吗?你还会想起以前的高中生活时热泪盈眶吗?你还会找到我们之间的那种感觉吗?不过我会告诉你:我会的!呵呵,不会变的,那种感觉,真的。

  2009年9月,我从杭州西子湖畔那赶回来,回二中,读高四。我被发配到那时的高三九班。值得开心的时我以前的张先进语文老师还一如既往的教我课,为此我高兴了几个不眠之夜。我坐在最后一排,(那时我们学校复读生都是这样的待遇)。由于恋爱的原因我还是不好好学习,不过语文课我却格外认真,(不是说给老张面子,而是我爱语文)。时间宛若一望无际的青草,渐渐枯萎。我变得破罐子破摔。世界真小,后来父亲来校看我,找到了班主任,发现老班和我们家是亲戚。我于是很自然的被调到前面和老表去学习了(和老表在一起这是后事,有机会为他独家奉献一篇文章),远离了老班眼中的差生。但我后来到了前面,不知道为什么很怀念后面的学生,也许是志同道合吧,我经常在老班骑着她那破的很拉风的宝马回家后,悄悄的跑到后排去玩。其实对那时的老师没有多少感情,除了老张和谢琼老师,谢老师经常去后面找我借书看,后来我们聊的很熟,直到现在。好像有些跑题了,介绍下我的红颜,邓若萍妹妹。她坐在我的隔壁,算是邻居吧。刚开始的时候,她对我很沉默,也许是我复读生的身份,在我不懈的主动交流下。我们渐渐很熟很熟,比西瓜还熟。这主要功劳是她的那个白色的手机,因为那时我还没有手机,我经常借她手机给那时我女朋友发短信打电话。不过我一次也没有给她交过花费。我不知道那时她有没有抱怨,但我还是死皮赖脸的借。她是我复读时最能聊的来的好朋友,红颜啊。不过,那时我私奔我都没有告诉她。哎。

  高考结束后,我才知道她去了合肥读书,我去了滁州。唯一遗憾的时我20岁生日时,她没有去。本来说好去的,后来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参加,那时我为了此事对她耿耿于怀。但这并没有影响我们那伟大的友谊。我们真正聊得投机是我们都上了大学以后,经常电话扣扣联系。寒暑假放假回家,我们也经常在一起玩。很有感觉,我们去了二中,不过都拆了,被那可恶的萃英园给吞并了。我们看着那段墙残壁,迟迟不肯离去。二中现在变成了博物馆,一般人是进不去的。写到这都是泪水和遗憾,此处省去一千字。小萍现在在南陵上班,会计工作,拿着那微薄的薪水过生活。我们都为了那微薄的薪水在向社会苟延残喘,卑微低头,但是我想说的是我们不能绝对不能向自己的梦想低头下跪。因为那是我们唯一拥有的尊严和骄傲,加油!所有人!

  大学里我第一个红颜是陶露露,比我大一届的学姐。她也是我大学三年给我最多最大帮助的女孩。其实在我没有认识她之前,她已经认识我了,见过我很多次,但我不知道。她说我那时的发型和侧面很像金在中。(貌似有些夸张哦)。和露露的接触和认识是要感谢老大徐长宽的(我们班班长,我哥),因为他们都是院学生会的,所以经常就在一起了,我们。不过那时我还不懂事,经常给他他们惹麻烦。在此一定要提及的有两件生命攸关的事件。一件事是我大一上学期快要结束时,我们班级一拨人去外面吃饭,我情绪很激动。当时热血沸腾,一下子就莫名其妙的喝了18瓶啤酒(大玻璃瓶装的),后果是人昏过去了,酒精中毒。后来长宽和露露把我弄到校医务室,当时把他们吓傻了,我挂了很多盐水才再一次来到这个可爱温暖的世界。当时很感动,泪水都快下来了,在那样一个举目无亲的地方。我以为我大学不会再出现这种人命关天的事在我身上了,结果我低估我自己的疯狂了。大二上学期,车祸再一次降临到我的身上,摩托车事故。车子后面摔的粉碎,我人被抛出五米多远,浑身都是血,衣服在路上全部被划破。我都被吓哭了,以为自己要死了。那一次也是他们两个照顾我的,长宽陪我在医院整整一夜都没有闭眼。从医院回来后,露露照顾我的饮食生活,给我做好各种吃的喝的让长宽送到我的宿舍(我们学校很严格禁止男女互闯宿舍的,)我在宿舍躺了半个月,他们照顾了我半个月。在此,我想深深地给你们鞠个躬,说声谢谢。如果有机会,我会报答的。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你们所赐予我的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你们所赐予我的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