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信息发布网 > 医疗

【郭威威】我一直记得,我爱过你

免费信息发布网   发布时间:2012-03-17   发布者:
   文/郭威威

  我拉开窗帘,阳光暖暖的照下来。我趴在桌子上,我开始写暖暖的文字了。没有凛冽没有忧伤。我想亲爱的,我就真的这样把你忘记了。我在舞台下,安静地凝望你的眼睛。我选择以这样的姿态凝望摇滚。人群舞动,我看见你的目光。选择远离。感谢你带给我的音乐陪我走过的青春。终于终于,我爱过,然后我轻轻地说,再见。

  (1)

  16岁的时候,我还很乖。软软的头发。喜欢穿棉布的裙子,很可爱的纯棉T恤。只穿帆布鞋,还有长长的白色棉袜。直到今天我还记得那个双肩的mickey书包。我就每天这样的坐6站的公交车,到小城的那个重点高中上学。

  老师和同学都喜欢这样一个笑容甜美,成绩优异的乖巧的女孩子。不会顶嘴,不会跟人吵架。甚至很少说不。路过篮球场有男孩子吹口哨的时候,总是低头慌忙地跑过。习惯性的害羞。钢琴十级,古筝八级。校园一切文艺活动都能有我的身影。在大家羡慕的眼光下,我始终都没有说,弹琴,不是我的梦想。

  17岁的那年,我遇见苏屹。校园艺术节,主持人报幕,我抱着古筝匆匆往台上冲。刚好和下台的人相撞。盘好的发髻突然散落,乌黑的发一下子就洒下来。我慌张蹲下来抱起琴。这时一双手把我拉起来,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异性的手。粗燥的温暖。抬头便迎上他那双似笑非笑的深邃的眼。他说,美女,你头发散下来好看多了。我窘地脱开他的手。脸涨得通红。他顺手摸摸我的头说,小丫头,好好表演哦。我叫苏屹,你要记得。我看见他嘴角一抹邪气的笑,然后我转身跑开。那一次的演出我就散着发。台下掌声雷动。演出过那么多次,惟有这次,像心里装了小鹿。不停的蹦跳。不知道是因为演出的成功,还是因为苏屹的出现呢?

  演出结束,我习惯地抱着琴,等公车的到来。发丝在微风的吹拂下打在脸上,痒痒的。百褶裙也跟着风闹,一下一下被吹起。等待车的心有点不耐烦。突然后面一个声音说,美女,要不要一起走。我被吓了一大跳。远远地跳开。回头一看是那个刚才碰掉我琴的男生。骑着一辆很大的摩托,他对我微笑,说,美女为了弥补我的过失,载你回家好了。我清楚的感到自己的脸发烫。夏末的傍晚有那么点凉。他看着我无奈的耸肩,说,美女,不用紧张。我没你想的那么坏。走吧,琴很重,天要黑了。说了当我的道歉了。你不上来我可走了。我咬了一下嘴唇。望了望路口,公车仍然没有踪影。我狠了狠心,低声说谢谢。然后上了车。他把琴放好,然后说,走咯美女,抱紧。那是我第一次坐摩托车。把着这个还算陌生男人的衣服。有淡淡的烟味和淡淡的体香。从后面看,他的肩很宽。算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和男生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想着想着,不自觉地又红了脸。他说,美女,你经常都是这么害羞的吗?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我说,我叫林爱。树林的林。爱情的爱。他笑,说林爱,你爸爸妈妈是不是想让你的爱情像树林一样茂盛啊?

  后来我听说苏屹是我们学校高中部的老大。有自己的摇滚乐队。每次校演都是他们开场,他们收场。那时候我才知道,每天出现在我耳边的风云人物就是他。苏屹跟我接触过的男生不一样。不会在篮球场对我吹口哨。他总是在我走过的候静静地对我微笑。有男生对我起哄的时候会制止他们。他的摩托在学校里穿梭的时候会放那些撕心裂肺的摇滚。不知为什么,听惯了古典音乐的我,竟然觉得听完了摇滚之后有种心灵洗涤的感觉。就象在草地里狂奔的痛快。

  (2)

  苏屹是那种我不敢接近,只能远远望着的男生。我原想,我们就这样,到了毕业也不再会有任何的交集。在那次偶然之后,我们都回到了自己的轨迹。安静的行走。互不干扰。

  “林爱,你为什么不接受我?你给我一个理由!”我被面前这个男生抓着手腕。很疼。我使劲摆脱他的手。我说“你放手,我妈妈不叫我谈恋爱。”然后那个男生狂笑,他说“林爱,你别拿这个借口敷衍我,你今天不答应也得答应,要不……”他话没说完,一只手搭上了我的肩膀。我抬头看见苏屹明亮的眼睛。他温柔的摸摸我的头,说“宝贝,怕了吧?这个家伙怎么欺负你了?”我低头捏着手腕。然后苏屹收敛了笑容,跟那个男生说,“林爱是我的,别人连想都不可以想。知道吗?”男生连连点头,慌张地跑了。苏屹看着他的背影说了声“真没用”然后回头问我:“手还疼吗丫头?”我看着手腕上紫红色的一圈,眼泪就掉了下来。苏屹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漂亮的女孩子就是麻烦多啊,以后跟我混好拉?不要哭了,带你去兜风好吗?”

  苏屹让我看到了一个不同的世界。跟我以往的两点一线的生活不同。他跟人飙车的时候会买棒棒糖塞我嘴里。摇滚演出排练的时候会让我在一边当观众,怕我觉得无聊还买流行的小说给我看。我终于知道,原来世界是彩色的。它跟我的钢琴键盘不一样。春天的时候苏屹会带我到郊外野餐,满地满地的嫩绿,欣欣向荣。这时候我们总会像孩子一样的奔跑打闹。夏天苏屹就带我去河边摸鱼。他总是能象变魔术一样找到各种好玩的地方。我们一起拉起那活蹦乱跳的鱼。崩得满身都是水。然后闹着闹着就一起泼水,弄到鞋子袜子都湿透。秋天苏屹带我上山,踩厚厚的落叶,吱吱作响。他总是好脾气地蹲下来,帮我找适合做标本的叶子。抓各种各样希奇古怪的小虫子吓唬我玩。冬天一切雪白的时候,我不用在窝在家里,对着我的琴发呆。我知道苏屹会带我去滑雪,去玩雪球,堆雪人。有时候他比我还要像小孩子。就这样,我跟着苏屹走过了春夏秋冬。我前所未有的快乐。我开始变得开朗。苏屹他,照亮了我的整个世界。不不,是他给了我另一个世界。

  时常会有小女生讲闲话。老师也找我谈话,说好学生是不应该和那样的男生走得太近的。我第一次和老师顶嘴,我说他不是那种人。然后留下目瞪口呆的老师。我还翘了第一堂课去看苏屹的演出。人很拥挤。每个人都在为他尖叫,欢呼。台上的苏屹棱角分明。灯光打得很耀眼。我知道,摇滚是他的梦想。那是,他的舞台。

  我越来越多的时间和苏屹在一起。有时候他的朋友会打趣的对我吹口哨,问苏屹,你妞啊?苏屹总会装做很生气的样子吼他们。然后他们就习惯了苏屹有我这样一个小尾巴。他们对我也很好。跟老师所说的那种不三不四的孩子根本就不一样。我会跟他们一起在演出之后烤肉,一起玩闹。我觉得那种开心很真实。至少笑容不会就那么坚硬在脸上。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郭威威】我一直记得,我爱过你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郭威威】我一直记得,我爱过你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