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信息发布网 > 医疗

西藏游记—我的灵魂之旅

免费信息发布网   发布时间:2012-03-17   
  于2010年5月, 我们一行十一人,一部越野,一部奔驰100,自驾历时五十六天,川藏318线进,青藏109线出,总计一万八千多公里。西藏之行,我的梦想之旅,我实现了!

  虽然回来了一年多,可我的灵魂似乎留在了那里,留在了那天高云低的蓝天里,留在了那一望无际布满彩霞的云朵里,留在了那里清澈见底幽蓝的然乌湖里,仿佛不能,再也不想,再也不愿回过味儿来......迟迟不能下笔,因为,西藏的美,所有一切的语言来描述它都太苍白无力。

  从大雨滂沱,到冰雹飞雪的狂舞,从山道泥泞,到落石频频......往前走,往前走,走向那陌生的神秘之地。从五千多米海拔高原山口的喘息,到绿树掩映下那如诗如画般的山川湖色,从山道蜿蜒,到蛮荒大地,跑不尽的天涯路,也感受着那份苍茫大地的凄美!

  我记住了西藏,记住了美丽的然乌,记住了神湖那木措,记住了地狱与天堂并存的墨脱,记住了寒风呼啸的定日,记住了日喀则,记住了......当然,更会记住那雄伟神圣的布达拉,记住了我甚至不曾在地图上看过一眼的一个个地方,我已经把它们深深的印映在了脑海里......

  到过西藏的人总结着“眼睛的天堂,身体的地狱”。委实贴切,倘若仅仅是缺氧的喘息,想来也不会有这般“地狱”之说。一连串的高原反应,头痛,浑身酸痛,疲惫,呕吐,以及嘴皮儿发紫、干裂,眩晕等等,那种欲哭欲死的感受......当然,不得不提的还有紫外线的强烈,所以进过西藏的人,无一不给留下印迹——高原红的脸。每时每刻无不都在挑战着自己,而更多的,我以为还是对心理素质的考验,因为你不由得会紧张,会有恐惧感,这时的我,就是喝水,欣赏景色,转移注意力,告诉自己,困难会过去的。而实际上,困难却是时时地地地伴随着我们,不得不默默地忍受着这一切,这——就是西藏!

  用心感受了那里,你才会领悟出很多,比如为什么叫天路,比如西藏的歌为什么总是那么豪放和嘹亮,比如西藏的民族为什么会敬仰和崇拜高山,每每看到路边堆起的一堆堆含义深刻的石头,那一路处处可见的的经幡飘舞,那种朝拜者徒步圣地的寂寞和艰辛......许多许多,或许你说不出,却能感悟出一二来,感悟出藏民族内心的那种对信仰的虔诚和坚定。

  从郑州出发,可以说是一路高歌,高速路的发达,很容易就会走过陕西 ,而进入四川的西部时,就已是高山峻岭了,尽管离西藏界尚远,却已经是进入了藏民族区了。

  首先是康定、泸定,站在康定城里的水井子那里,不由得你会想起《康定情歌》来:“跑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云哟,张家溜溜的大姐,人才溜溜地好哟......”就仿佛会见到能干美丽的张家大姐了。一首歌就仿如一张名片,定格了人们对那个地方的感受,给人以想象和憧憬。说到底,美,就是这样,是一种感受,是一种心情。心里缺了美,缺了欣赏的心情,哪里还有自然的美呢?

  泸定,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安逸宁静的山城,大渡河水顺城而过,由于红军的勇夺泸定桥的故事,使这里成了历史名城,至今铁链泸定桥还在发挥着它的作用。百姓们依然象几十年前一样,背着高高的背篓川息在这架晃悠悠的铁链桥上,在谋着自己的那份生活。

  印象最深的,是泸定桥头的那片广场的活动了。它足有两个篮球场大,太阳西下,祥云依然在半山腰漂浮缭绕着,这里的人们围着个大圈圈儿,足有上百人,就这么转着,跳着,这种自发的,很有地方特色的场地舞,是这般祥和、安逸,也使你会深切地感受到这个宁静山城的清平。

  不得不提的一个地方应该是新都桥,这里是川藏线进藏的必经之地,海拔在3800米左右,因为进藏的路会越走海拔越高,所以这里就成了适应高原反应的休整地,大多进藏的车辆,都会在这里歇脚,所以这里的旅馆也比较多,当然,也有更多的藏民家庭旅馆。铅灌一般的腿和头痛感,也是从这里开始加剧的。

  然而这里的景色是摄影者的天堂。通透的天空飘着羊脂白的云,一排排的大杨树遮天蔽日,河水清澈而舒缓的从村庄旁流过,太阳穿过云彩折射在山坡之上,不断地变换着大山的颜色。这么多天的旅途辛苦,面对如此美景,竟会想起“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的诗句来。

  在这里,我们的领队带着我们到了他从前骑行西藏认识并资助的一户藏民家里用餐。这家四口人,男主人外出去挖虫草补贴家用,女主人是个利落勤快的女人,四十开岁,常把微笑挂在嘴角,不怎么会说汉话,好在儿子和女儿与我们交流并做翻译。家里有七八头牦牛,一个院落拾掇得井井有条。

  屋内的光线虽然较暗,但沿墙到顶一应木板镶起,而且雕梁画柱,少不得的哈达经幡挂在柱上,花花绿绿的,我们就在围墙一周的通铺上躺下,那种异域他乡的感受,一下子灌满了眼睛和脑海......只是我真的无法享用女主人给我准备的酥油茶和青稞饼。

  进藏的路是艰苦的,更有着几分危险,虽然开车山路走过不少,但在这般高海拔缺氧、闹得神智半迷糊中行进,确实对每个人都是一种考验。过雅江、走理塘,数不尽的高山云朵迎送着我们。有时,由于我们对前面路况估计的不足,加上天气变化无常,常常是中午艳阳高照,下午冒雨冒雪,夜行山路。泥泞加上视线不好,使我们的行进速度常常很慢,但也因此感受到了夜景的山顶雪山,是那么的迷人和不可思议。不到这绝顶的雪山之巅,怎么会看到这般景色呢?云如雾一般飘来,光线穿过远处的云层映红着一片云霞,雪景,霞景,在这近五千米的高山上恍若天堂一般,飘浮的云凝结在那里,和自己一般高下。激动、喘息,只有愣愣地望着,愣愣地望着......

  然乌,一个如诗画般的小镇。

  初入然乌,是篱笆扎成的如院落般的片片农田,篱笆和雪地,再映着影影绰绰的背景雪山,就如勾勒出的一幅黑白水墨画,淡雅中衬着几分恬静。几幢小木屋坐落在然乌湖旁,静静的湖面,雪山倒映,在空气的通透中,悠悠的几片飘雪,把浅蓝色屋顶的小木屋装衬得诗情画意,格外醒目。

  到然乌的路上,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故事。

  进西藏的路上,有很多三两成群的骑车族和朝圣者。从八宿到然乌,尽管要过海拔四千多米的安久拉山,但路已经好走了许多,可对骑车族来说,却远非这样,当时的天气极端的恶劣,大雪狂舞,温度很低。就在这里,我们遇到了一个单骑的中年人,他扬着手臂向我们求助,雨雪已使他浑身湿透,打着哆嗦,他要求在我们能够避雪的车上换件干衣服。雪覆盖着他的前身,鼻涕在冻得僵持的脸上流着,摘下防紫外线的眼镜,只白着那两只眼圈,裸露的脸已呈紫红色,看得出,一路的风霜雨雪、阳光强照,已使他吃尽了苦头,可距拉萨的路途仍就遥远。这里,几十公里都难见一人,而他,只是想换件干一点的衣服继续自己的旅程,他告诉我们,从成都一路骑来,他没有搭乘过一段的汽车,没有喝过一罐红牛,他颤抖着说:“我不是孩子了,我只想给我的一生留下些回忆......”就这么个理由,却给他一个坚持的信念,看着这一切,我忍不住地想落泪,一个人心中的精神支柱是多么的伟大!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西藏游记—我的灵魂之旅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西藏游记—我的灵魂之旅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