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信息发布网 > 医疗

我为伦敦奥运设计花园

免费信息发布网   发布时间:2012-03-16   
  英国《金融时报》采访者: 萨拉??杜吉德 讲述者:萨拉??普赖斯

  字号

  背景

  英文对照评论打印电邮收藏腾讯微博新浪微博

  

  

  

  虽然我一直认为自己会当艺术家,但刚从诺丁汉特伦特大学(Nottingham Trent University)美术专业毕业时,我对憋在画廊里的室内工作完全丧失了憧憬。我意识到,自己更喜欢到处走动、喜欢户外的景色。我觉得自己可以找到一份同时满足这两点的工作。我当时也缺钱,因此申请了汉普顿宫(Hampton Court)园艺师的工作。

  我在那里呆了一年。在户外工作让我觉得享受,但那份工作的性质是休闲园艺——我当时学习的是,如何在草坪上修剪出菱形的图案。我必须做点更有创意的事情,于是报了一个园艺课程。但那个课程更是毫无创意,几乎让我彻底放弃了园艺。那个课程教给我们的,主要是如何管理客户与园艺师之间的关系,根据客户的富裕程度对他们区别对待。这完全不是我的菜,因此我决定重返绘画界。

  最后,我在一个艺术品商店兼画廊里找到了一份奇怪的工作,为园艺师服务。那段时间里,我参加了英国皇家园艺学会(Royal Horticultural Society)举办的汉普顿宫花展概念设计大赛。我的想法是,挖一些不同宽度的水渠(像小溪那样),在水渠两岸营造自然植被,或堆一些石块。这个设计的目的,是把城市中一些不规整的多余空间利用起来。凭借这个设计,我赢得了比赛。不久,有人来找我为切尔西花展(Chelsea Flower Show)上的一个展览做设计。通过那件事,又有人来找我参加奥林匹克公园(Olympic Parklands)的设计征集会。我的事业似乎很快就起飞了。

  我受邀参加了一些讨论奥林匹克公园景观设计的会议,但我并没怎么指望自己的意见能被采纳。这时,有人对我说,他们想跟我确认一下,我是不是愿意设计主场馆的一座花园。我觉得很意外,但事情就这么发生了。在所有负责奥林匹克公园主项目的设计师中,我是最年轻的一个。设计工作一开始,压力随之而来。工作节奏很快,我必须很快交出图纸——有时候想法出来的当天就得出图纸。

  跟许多传统的园艺设计师比起来,我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我会把不同的图像拼到一起,并附上图纸和素描。我知道自己缺乏正规训练,因此有些紧张,但没想到设计负责人乔治??哈格里夫斯(George Hargreaves)似乎很欣赏我这种非常规的方式。

  我们拿出的方案是把花园划分为四个区域。参观者将首先经过一座欧洲田园式公园,进入另一座北美大草原式公园,然后来到一座非洲南部大草原式公园,最后进入长满各式纹理粗糙植物的亚洲式公园。我决定把每个区域划分成棋盘状的许多小区域,尝试营造一种像图画一样的效果。我要通过不同植物的复杂组合来实现这种效果,要出很多图纸,以便让设计团队直观地看到。

  设计工作已于5年前完成,公园也已于去年夏天完工。我设计的公园在奥林匹克公园主入口旁边。从斯特拉福(Stratford)穿过横跨利河(River Lea)支流的小桥,就能到达奥林匹克公园主入口。我设计的花园形状狭长,有800米长,30米宽。景色随参观者脚步所至而一点点呈现。在花园里任何一点都无法尽览其全貌。园中不同道路不时交汇,错落有致。这是一种体验。在颜色的过渡方面,后一种颜色紧跟前一种颜色出现之后,与前一种颜色类似的另一种颜色会接着出现,从而在每个区域内营造一种连贯而流动的效果。

  我喜欢在这座花园里散步,但最终那些植物总会让人讶异。正是这种讶异,帮助我保持自然设计师的自我批判眼光。一座花园永远不会定型,它有自己的人生。我最高兴的是,自己参与了一座城市公园的创造;希望在几代人以后,这座公园依然存在。

  译者/吴蔚



我为伦敦奥运设计花园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我为伦敦奥运设计花园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