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信息发布网 > 医疗

《哥,让我们把生米煮成熟饭吧……》他就这样抱住了我,狠狠地。。。。。。他说我该拿你怎么办啊

免费信息发布网   发布时间:2012-03-12   发布者:
  一边是刻骨铭心的爱情

    一边是血浓于水的亲情

    明明是幸福的多选题,

    却偏偏是两难的单选题……

    我是87年的小兔(其实也不小了……),刚大学毕业。我的家在浙江嘉兴,而我的大学,在山东青岛。朋友、同事们会叫我小珞或者珞珞。恒说,“珞珞”是用来形容坚硬的石头的。而我,就是这样一块看似柔弱,却乐观、倔强的小石头。

    (一)不只有缘

    认识恒,是在2008年的夏天,那一年,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汶川地震、北京奥运……我与恒的相遇是在火车上,当然,不是脱轨的那两辆。

    大二暑假的尾巴,与薰约好了去济南玩。薰是我最好的朋友,初、高中我们都在一所学校,大学,我们又都去了山东。她在济南,我在青岛。

    当时,恒就坐在我的旁边。我记得,我们的对面,是一对小情侣,一上火车就腻在一起,甜蜜得让人起鸡皮疙瘩。我呢,就开始给我的朋友们发短信,报告我的行踪。恒很沉默,好像一直都在闭目养神。

    乐此不疲地发了半天短信,手机终于也安静了下来。百无聊赖,我便开始处置那堆零食――满满的一大袋,是浩临行前塞给我的。浩是我大学同班同学,他说希望我能做他的女朋友,我说我们只能做朋友,因为我不在大学谈恋爱,我毕业是要回家的。浩,是青岛人。 看小说请加QQ377074521

    巧克力、话梅、蜜饯、酸奶、薯片、冰红茶……竟然还有棒棒糖,我一样一样的翻看过来,为了打发时间,甚至把包装上的成分都看了一遍,然后开始大快朵颐……足见我当时的无聊。

    吃得正专心时,旁边突然有人推了我一下。我转过头来,恒指了指我的背包,原来是手机响了,正不厌其烦地唱着“你好毒,你好毒...... ”。 是薰打来的,让我在车站等她云云…

     接好电话,我跟他道谢,他笑了笑,问我是不是很喜欢张学友。沉默就这样打破了,然后我便滔滔不绝的告诉他,我是如何崇拜JACKY,我的手机里每一个人 的来电铃声都是学友的歌,而且每个人都不同呵……然后,我让他猜,我给我的专业课老师选了什么铃声。笑意弥漫在他脸上,他说不会是“饿狼传说”吧?哈哈, 我当时一定笑得很夸张,我说不至于这么狠,是“上不完的课”……

    不断地有人上车、下车,我们却一直坐着,聊起来才知道,他也是去济南,回家。知道我是去济南游玩,他便一一介绍起济南的景点来,看得出,他对这个城市的感情特别深。

     其间,不断的有短消息过来――是浩,他怕我一个人太闷,就给我发了很多短信笑话。我就把这些笑话给恒看,见他看得挺认真,我就说,我把这些笑话发给你 吧,你也可以发给你的朋友们分享。 看看,事实明摆着,是我先向人家索要电话号码的,可我当时好像完全没意识到,那是在告诉一个陌生人我的手机号码……

    时间过的飞快,到站了,是恒帮我把大包小包拎下了火车。“你好毒”的那位来电说让我等一会,恒嘱咐我一个人要小心,我说我朋友来接我了。然后,道别。我记得他的背影,高高瘦瘦……

    足足等了半小时,薰才姗姗来迟,她连连道歉,因为她BF在场,我也不便与她生气,可是,薰倒开始数落起我来,说我怎么剪了个这么矬的短发,像狗啃的一样。我说天太热,凉快。

    后来我问恒,对我的第一印象。恒说:傻乎乎的。从来没见过谁,吃零食也可以吃的这么专心致志……

  (二)丝丝记忆

    暑假一过,我的大学也过半了。身边的人,一下子都忙起来,同寝的薇和凡忙着恋爱,老大-晨忙着兼职……好像,只有我是最闲的那个。每天规律的四点一线,其他就是每月一次和一小群朋友去山东各地的旅行。我喜欢这样的生活,自由,没有压力。

    薰说,找个男朋友吧,不然你的大学白过了。我说,狗P!别想让我同流合污~

    从济南回青岛后的没几天吧,恒给我发了条短信,问我玩得怎么样,回学校了吗。我还以为是我哪个同学换了号码,就问你谁啊?他自报了大名,说我是火车上坐你旁边的那位。我恍然大悟,还真没想到是他……

    后来,我们就这样断断续续的联系着,有什么好笑的短信,我就偶尔传给他。我印象特别深的是,有一次我发了个整人的短信。

    网上找了下,大致是这样的:您的好友xx(138********)正在使用中国移动宠物业务,想收您为宠物。宠物与主人互发短信每条一分钱,互打电话免费,月功能费3元由主人支付。同意请回复“喵”,不同意请回复“汪”。详情请咨询10086!

    他先是回了个“喵,这什么业务啊?”,后来可能想了想,不能问后面的字,就又给我发个“喵”。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他真的是个很可爱的人,单纯的想任何事情都不会拐弯。看小说请加QQ377074521

    我们就这样波澜不惊的发着短信,很少谈及生活、学习。好几个月以后,除了知道他的名字,他也在青岛工作,其他我一概不知。我甚至没告诉他,我的名字。因为陌生,所以不关心……

  (三)再度重遇你

    再次见到恒,已是深秋。

    一次,恒和几个同事自驾去即墨,他打电话问我有没有兴趣去爬山。我毫不犹豫,说好呀。恒说要不要来学校接我,我说不用,我坐公车过去找你们好了。

    时隔三个多月,恒的样子我都有些模糊了,见到他时,我对他说:好像火车上见你的样子不是这样的……恒哈哈大笑,坚毅的轮廓一下子温暖起来。

    他问我的名字,说等下好介绍我。我尴尬地脸都红了,竟然一直还未透露姓名,我说叫我小珞好了,然后说了全名。

    见面时,恒向他们介绍说,小珞,我小妹。

    8个人,两辆车,去了即墨的鹤山。很有意思的一个景区,可惜他们的目的是爬山,只有我一人在那击掌听鹤鸣,踩着阶梯听泉水声,玩的不亦乐乎。我和恒就这样远远地落在了后面。

    在过“滚龙洞”的时候,还是出了点小状况,因为要匍匐着前进,我的手不小心擦破了皮,泛着血丝,疼的直咬牙。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哥,让我们把生米煮成熟饭吧……》他就这样抱住了我,狠狠地。。。。。。他说我该拿你怎么办啊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哥,让我们把生米煮成熟饭吧……》他就这样抱住了我,狠狠地。。。。。。他说我该拿你怎么办啊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