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信息发布网 > 医疗

我把流年静静写给你听

免费信息发布网   发布时间:2012-03-12   
   候鸟曾经回来过,谁晓得,是不是带走我的思念的那一只。太阳每天依旧走过换日线,时钟依旧滴答滴答着向前,我依旧在路上,走过了一座又一座城市,始终不曾停留。

  ——写在前面

  文:洛希

  QQ:379477690

  Part 1。桃花依旧在

  啊!烟花,快看快看,烟花,好漂亮的烟花啊!何川,我们也去放烟花好不好?何川!坐在石阶上的男孩,听到女孩的语气突然变得僵硬,他放下手中的手机,缓缓的抬起头。心想着,女孩怕是生气了吧!?他缓缓站起来,脚用力一蹬,就从台阶上跳了下来。城市的风,带着不安与躁动,迎面扑来。他白色的衣袂在风中上下翻折,散发着阳光的味道。

  他牵起女孩的手,径直向着烟花绽放的地方走去。女孩在他身后,看着在夜色中前行的背影,心底满满的幸福。女孩突然想起,电影中,女主角被绑架男主角在关键时刻出现救了女主角的时候,电影的主题曲响起。歌曲的前奏是一阵赛车的轰鸣,她说:Mars,就是带领大家冲破悲剧的黑暗英雄。女孩有时在想,何川就是那个可以带领自己冲破悲剧的黑暗英雄。

  我叫何川,河川的何,河川的川。初次见到莫离是在桃溪涧,那时她带着她的单反相机,我背着我的画板。我们是在网上认识的,然后我们约在这个桃花开满山坡的地方相见。

  四月的桃花烂漫,沿路走去,阳光穿过树叶的间隙,撒下一片光影,我在其中,切割了一段段光线。这座位于郊外的旅游圣地,每天都吸纳了来自各地成百上千的游客。时值四月,夏天将要初临人间,阳光开始变得清澈透明,仿佛带着一片炙热。沿着大道一路向前,我按照地图上的标识,几经周折,终于在半个小时之后,在位于半山腰的地方找到了传说中的桃溪涧。

  我站在树荫底下左右巡视,山门有块石碑,碑上龙飞凤舞的写着“人间四月芳菲尽,山上桃花始盛开”。我盯着碑文最后的落款看了许久,最后还是没能看出是出自何人的手笔。山风拂过山岗,一阵花香扑鼻而来,我眯着眼睛,享受这大自然的馈赠。桃林深处传来嘻笑声,我看了看表,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十二分钟。但是,我决定要捷足先登。左右穿行,沿着鹅卵石铺成的小路,在桃林里前行。不少的游客在拍照留影。

  转过一个弯,我看见有个老人跌倒在地,我连忙上去,想要把老人扶起来。喂,你干嘛,干嘛!!在我刚碰到老人的手,林子左边突然跌跌撞撞的跑来一位老奶奶,她气急败坏的指着我骂。你要干什么,你把我老伴推到地上做什么?她越说越大声,引来了众人的围观。

  我有些焦急,急忙解释。然而老奶奶却死活都赖我把她老伴推倒在地。到最后还大打出手,说要送我去警察局。就在我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个穿着一身粉色休闲服的女孩走了过来,她随手从包里拿出一个证件,对着那对夫妇。我是警察,现在我怀疑你们进行诈骗。

  这时候,老奶奶有些害怕了,嘴里断断续续的说着误会了......都是误会。说完就拉起坐在地上的“老爷爷”,转身就跑。女孩打了个电话,让山下的同事截住这两个人。我深呼一口气,这是一场闹剧。我低下头,拿起掉在地上的画板,准备继续前行。

  何川?身后传来一把声音,我确定那是在叫我。我转过身,看着来人,是那个女警察。何川?你是何川吗?眼前的女孩,穿着白色的帆布鞋,头上带着一顶棒球帽,大半个脸都陷在帽子里,一身粉色休闲服和桃花相映衬。我是何川,请问你是……我是莫离呀,怎么?没想到吧?呵呵……也难怪,第一次见面呢,你好。我伸手过去,没有说话。

  Part 2。遇见时你的样子

  时光静好如初。遇见你时,你已是这般模样,爱穿各种颜色的帆布鞋,一整套的休闲服。遇见你时,你已是这般模样,喜欢带着相机,到处抓拍某些瞬间,用来纪念。如同我这般,背着画板,在整个城市游荡。

  何川,你说为什么人会有悲伤和眼泪?每个人都知道眼泪的苦涩,却还是有人心甘情愿的掉眼泪。莫离站在六月的天空下,眺望着遥远的星星,远处的车灯突然划破夜空,我看不清莫离脸上的表情。远处的天空,灯火通明,五颜六色的霓虹,把天空分割成一块一块的,彼此相互交错着。就像我们人生的际遇,我们永远不知道,在下个路口,我们会和什么人相遇。

  那段时间,我游荡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白天在大街小巷写生画画,晚上背着吉他到地铁口卖唱。其实我并不是缺钱,那个女人留给我的卡上,有足够的钱让我挥霍。但是,我并不想用她的东西,任何一件和她有关的东西,即使她是我的亲生母亲。莫离偶尔路过,就会停下来听我唱歌。她穿着制服,安静的站在人群中,每每这时,我就能看到她浅笑的时候,右边嘴角的酒窝。然而那样的微笑,仿佛遥不可及。

  南方的夏天,气温一直居高不下,偶尔会有不期而遇的大雨。拥挤的地铁口,我弹着吉他唱起歌,过往的人群不履匆忙,我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听见我的歌,有多少人愿意停下来。我听到自己的歌声,在吵闹的通道里奔跑,最终淹没在人群中。我已经忘了自己唱了多久,我只记得,这是我走过第十个城市。无论我走到哪个城市,我都要走遍这城市的每个角落,白天到处写生画画,晚上就到人多的地方卖唱。

  深夜,行人越来越少,我收拾好东西离开,偌大的地铁站,空荡的走廊里,我只听到自己的脚步声。走出地铁口时,我却很意外地看到了莫离。她一身米色皮衣,乌黑的秀发很自然的披在肩上。她看见我,微笑着走过来。

  何川,你终于出来了,我等你好久了。说这话的时候,莫离浅浅的笑着,右脸的酒窝陷了下去。在这里等我?今晚的月亮打哪里出来的?难得一见。去死,跟你说正事,我给你觅了一份工作。你说,要怎么感谢我啊?莫离抱着双手,眨着眼睛看我。这样啊?你看我这穷流浪的,身无分文。我看,要不以身相许好了?去死,不要脸的家伙。赶紧的,我带你去看看环境。莫离说完就往停车的方向走。

  工作上的事终于是尘埃落定了。彼时,时间已经走到了七月末。南方的气温,在经过一个漫长的夏日,开始有了秋意。树上的叶子,已经渐渐冒出了黄色。偌大的城市,川流不息的人群,对面拥挤的奶茶店,以及永远要比地面高出几个台阶的“星巴克”。这城市的路灯,比起之前走过的城市要高的多亮得多。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我把流年静静写给你听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我把流年静静写给你听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