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信息发布网 > 医疗

小说:我会在泥火山等你

免费信息发布网   发布时间:2012-03-11   
   我会在泥火山等你

  一

  苏南在独山子的第一个情人节就收到四份礼物,这是她事前没有预料到的。就像她没有预料到曾经普普通通的一次寝室卧谈会,从此改变了她一生的命运一样。人生总是充满各种各样的不确定性,北京的蝴蝶扇动一下翅膀,就可能导致纽约一场暴风雨。

  她同样没有预料到的是,跟她一起来独山子,曾经是同班同学,现在又同在一个车间同一个班组的秦东,竟然没有任何表示,哪怕是一朵玫瑰花或者一个本应来自同学的问候。

  可以说苏南是因为秦东才来的独山子,然而秦东这小子一点也不领情。苏南拿着师兄们送她的礼物,两束玫瑰花,两盒精致的巧克力腆着脸站在他面前说:“嘿,秦东,你看这是我收到的情人节礼物,你是不是应该有点什么表示呢?再怎么说我也是因为你才来的独山子啊。”

  秦东放下正在看的一本操作规程,脸上一副古井无波的样子,只是淡淡的说:“那是情人才过的节日,跟你我有什么关系?”

  继而转过头拿着书开始请问师父一处疑难:“师父,我觉得这操作步骤如果颠倒过来好像更加合理些?”

  秦东的师父也是苏南师父,他看见自己唯一的女弟子热脸贴到冷屁股上,想起自己当年不知贴过多少次冷屁股才讨到的媳妇,为苏南觉得很不值当。这么好的女孩,现在到哪里找去?于是他一声不吭的戴好帽子准备上装置巡检,走到门口才说:“书上那么写,自然有他的道理,以后你慢慢就会明白。”

  苏南心想昨天今天都上白班,即使秦东想买点礼物,也未必有时间。她总是一次又一次给他找借口,没多想那几个师兄怎么就有时间给她买礼物。于是也急忙戴好帽子噔噔噔噔的跟着师父巡检去了。

  二

  苏南和秦东的故事还得从刚进入大学不久说起。那天还差五分钟熄灯。

  小麻雀推门回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后一口气喝净,气呼呼的说:“岂有此理,他们真是岂有此理。小臭虫你给评评理,你说他们怎么能这样?这帮无聊的男生平时对我们评头论足也还罢了,居然在卧谈会上给我们打分。”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们不也背地里说人家坏话么?”小臭虫对小麻雀表现出的出离愤怒感到不解。

  对了,小臭虫就是苏南。之所以被小麻雀这么叫,只是因为她的生日是3月6号。小麻雀是四川人,号称长短方圆所有牌戏无一不精的她,住进寝室没多久就引用长牌里三六也叫臭虫的说法,给苏南起了这么个难听的外号。

  苏南的长相就和她的成绩一样,永远是中等偏上。虽然算不上令人惊艳的大美女,好在也不至于影响市容,污人眼球。苏南对于这个八卦嘴毫无办法,只好也回赠她一个外号:小麻雀。这一来寝室余下两人也不能幸免,一个胆小怕事的小女生就被她们叫做小蚊子,而一个身材娇小活蹦乱跳的小女生则被称为小跳蚤。

  小麻雀除了一张八卦嘴厉害以外,她的交际能力也超强,就连从小野惯了的苏南也自叹不如。这不才没多久,长袖善舞的她已经在男生寝室买下内应。

  “你这人真是无可救药,”小麻雀指着苏南的鼻子,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说:“反正我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你知道吗?他们打的分数最高也没超过六十分。”

  “太荒唐了,”小跳蚤也跟着瞎起哄:“说我不及格也就算了,居然小臭虫也不及格,她放哪也是八十加的大美人啊。天理何在?人心何在?”

  “谁说不是!”小麻雀又倒了一杯水喝净,继续煽风点火:“小臭虫,你知道吗,最可恨的就是那个该死的秦东,他才给你打了三十分。”

  小麻雀知道小臭虫最在意小帅哥秦东,因为她俩第一次见到秦东时,她就发现小臭虫看他的眼神都不对劲,透着一股花痴,口水流了一地。所以紧要关头把这尊菩萨搬上台面。

  果然,苏南听到这话受惊不小,本来已经准备就寝的她,穿着睡衣嚯的一声就从上铺跳下来,两只脸蛋因为激动红扑扑的就像一对熟透的苹果。

  “他真的才给三十分,操他大爷。此仇不报我就不是小臭虫。”苏南气愤的已经咬碎钢牙。自小野惯了的她,会时不时的爆出两句粗口。

  苏南本叫苏男,她爸爸希望她长大后能像男孩一样自强自立,所以小时候也把她当假小子养。自从上初中后女大十八变的她,才意识到这个名字的尴尬,于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终于争到自主命名权。

  见到这情形小麻雀很是满意,一直战战兢兢的小蚊子发话了:“你们准备怎么报复,别闹出人命。”

  “小蚊子睡你的觉去。山人自由妙计,你大爷的,看我怎么整死你。”这时突然熄灯了,谁也没看见苏南脸上阴恻恻的笑。

  三

  “肉麻点,再肉麻点。”

  “哎呦,我的心我的肝,肉麻死了,小臭虫你太有才了。嗯啊,亲亲。”

  昏黄的烛火下,麻雀、臭虫、跳蚤三个花痴正在挑灯夜战。

  不久以后化机二班的信箱上就出现一封匿名信。

  负责信件收发的小刘,看到这封用娟秀字迹写着“秦东收”的信件,心里第一个想法就是:绯闻,传出去绝对是件天大的绯闻。

  小刘偷偷摸摸的把信件塞给秦东,然后意味深长的说:“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其手,兄弟,这个世界总是存在诱惑的,善自珍重。”

  正好今天没课,寝室一帮损友都在,看见秦东手里的信,有好事者就说:“东子,不会是情书吧?”

  “不是,绝对不是。”

  “那,我们观摩一下怎么样?”

  “爱看不看,也不知是哪个无聊的人写的?”秦东随手将信一扔。

  其他几个家伙已经流着哈喇子毛手毛脚的把信拆开,有心急的人还阴阳怪气的念念有词:“秦东:第一次见到你,就被你那惹火的眼神吸引……你就是我的心肝,就是我命里的克星,今生注定……”

  “够了。”秦东劈手夺过信件,匆匆看完,然后撕得粉碎。饶是从小修养很好将女人视作洪水猛兽的他,看到前面近乎赤裸裸的表白,也免不得脸上发烫,一下子从脖子红到耳根。只记得最后几句话:若君有意,妾将于某年月日晚,于荷花池畔,栀子花旁痴心等待一晤,望不负约。务必务必。落款是小臭虫。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小说:我会在泥火山等你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小说:我会在泥火山等你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