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信息发布网 > 医疗

那一年,我惹生气的女孩

免费信息发布网   发布时间:2012-03-11   发布者:
   公元2012年元月七号,一个阳光明媚,没有风雪和刺骨的寒冷的冬季,深切切的,好象有千丝万缕的情绪似的,又像海水一般汹涌,能够淹没一切,还有一丝揭开藏头露尾般的裸露感。时间真的是过得飞快,这阵子在工程队和花花(和我同一个辅导员的隔壁班的一兄弟ZCR)莫名其妙的便会说这句话。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写点东西给我的这个2011-2012(世界末日)的冬天。

    

    今天我和花花果断的罢工了,没有理由,没有任何不纯洁的动机,就是莫名的不想早起,不想上班,在一天天逝去的最后的属于我们的青春里我们在任性一回!在工程队的这些日子里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而且是绝对的真理!人长时间不洗澡身上会痒,长时间不洗头头会痒,长时间不刮胡子胡子会长长(这点只针对男人!那些女孩子不会明白,那些男娘们不再讨论范围之内!),好吧,这些看起来本来无关紧要的事不是我个人生活作风上有问题,真的是因为我们所在的地方很艰苦很艰苦很艰苦……但是在如此艰苦的地方还有花花,我的好兄弟,我们一直相依为命!一起共患难的人不忍动情!所以我们只是兄弟,绝不搞基!(看此日志的人不要那么世俗!不要那么看不起纯真的兄弟情谊!)

  事情按照一般逻辑的事实发展是,我回家了,我决定坐车回家,洗澡洗头,顺便把我那两个礼拜没来得及刮的胡子给清理了…我一个人坐在车上(就是淮南的818,坐过的人应该知道,淮南的F1!司机开车技术绝对了不起!)看着那些没来得及看清楚就倒退的东西…我所看见的世界,窗外的树是静止的,阳光在午后变得透明,蜿蜒向所有它可以到达的地方,不远处的公交车站传来繁忙的声响,因为瞌睡而睡着的人,投下一颤一颤的影子。空气里绷着平缓而舒畅的节奏,像是永远停在了这一点,以至于完全不用考虑它的将来会演变出怎样的走向。我所看见的这个世界,如果没有遭遇时间的裁量,如果没有遇见脱轨的速度,如果没有被点燃怠尽,最后如同一截掉落的烟灰,吹散在空气里,状若无物……那么,也许它将永远带上树的凛冽,以一个完美的截面,停留在这个离冬天最近的地方。

    

    在车上不断的整理思绪,突然想到不久前,看台湾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追的女孩》,将我送回到了那个季节,在那里葬着怎样的脚印,遗落了怎样的琴音,让我要想,要说,要形容,却总也找不到合适的思路。只有深烙在大脑皮层下的那些美好,带上花瓣的脉络,以仿佛再也不会遭遇冬天般的骄傲,将我迷惑进了这一整个消失了季节的迷局。

    

    她!(这里说的是一个人,具体是谁本人不好说…随便大家怎么猜,对,就是她!)出现在我记忆中的季节,在绿色黄色灰色白色中渐变,她让空气里膨胀着温暖的阳光和风信子的碎屑,有谁走来轻轻一挥手,仿佛能够带走些微的香气,她让每个年轻的生命都在这里舒展着自己无暇的身体,在每年冬天来临的时候变成覆盖了整个城市的音符。永远可以为我们描摹着这样寒冷而浪漫的季节,在安静的背景乐中,成为一首绵长的抒情曲。  

    

  立冬在这里走过了。那些发生在别人或者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情怎么被书写成我们心里一个暗暗惊讶的呼喊。在文字的润饰下,散发着别样的光彩的我们,是用怎样的眼神,想要找到更远的将来,自己的路!我不知道该怎么去描述那些离开了校园的他们,好似原先听见了天堂的音鼓,却只是缓缓飘落向人间的小小馈赠,在记忆中的雪,下了,积了,最后化了,人间依然是人间。踩下去的脚印清晰记录你一路迷失的过程。

    

    青春就是这样脆弱到无法挽留的东西。

    

    青春就像此刻坐在车上的时间,我们每个人都在命运的潮水中偏离了自己的方向,而我们只是以无力的观看者在一边,听见自己的叹息声,却还是走过辛酸的一站,走过无奈的一站,走过悲伤的一站。随之发现自己竟早已在精神上被施与了苦刑,灵魂也好似受过了鞭笞,而回头看看过去,那些在过去的我们的身影,仿佛还在远处的山坡上睡得像个小动物。光线饱满地停留在我们的额头上。

    

  车的靠站停车暂时打断了我的思绪,进入我眼帘的是一个清秀的小女孩(不大好估计年龄,她比我坐在车的座位上还略矮一点,具体说不好多高,我现在穿鞋是183,读者自己考虑下她有多高,我只知道她是那种真的很清秀,很讨人喜欢的小丫头)很熟练的买好票走到我的座位边上抓着我的座位靠椅的把手,冲我笑了笑,我礼貌的回笑了她…车子的突然启动差点把她带摔倒,我开始感到不安,本想站起来扶她让她坐在我的座位上,没想到由于惯性,她抓着我的手(我们都戴着手套的)我坐在了座位上,她坐在我腿上了,我那瞬间很尴尬,我本意不是想抱她坐在我身上的,但是事实总与想法向悖…她可能把我当成她家里的人了,回头对我说:“谢谢大哥哥”我笑了,我从没有对一个小孩子感到不好意思,坐就坐吧,至少在这个冬季,心里是暖暖的,也许父亲对我们的爱就是这样吧,父爱…(关于父爱这一说,不是我当时的感受,是后来晚上XYR电话里对我当时心里感受的阐释,后来开始写此日志的时候想想其实是挺贴切的…因为如果我在农村的话,说不定我家的丫头就这么大了…)。不知过了多少站,她调皮的跳出我的怀抱,对我说:“大哥哥,我要下车了,谢谢大哥哥。”我回:“路上注意安全啊,再见…”心里向冬季那可以暖化寒冰的阳光一样…再见,丫头…再见!那些在我青春里匆匆闪过的每一个人,祝你们幸福……

  青春是永往直前的,就像年轻时失去它们翠绿色的汁液,让一整个城市又换了新的流行,让我们有太多懊悔难以追及,让每个从校园中走出的人忘记当时那张纯白的脸。既有告白的暖意融人,也有噩耗的晴天霹雳,在我们几乎还来不及细细琢磨的时刻,新的变动又来了,还来不及治疗旧伤口,新的伤痕又添加了,好似在飓风中丢掉呼吸,整个人被逐渐剥夺走了小时候的信仰。

    

    许什么诺言都不及“浑然不知”更可怕。走过三十里花海,突然变成了随后无垠的沙漠,远远地裸露着死去的枯木,没有半点生命的气息。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那一年,我惹生气的女孩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那一年,我惹生气的女孩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