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信息发布网 > 医疗

我的快乐你不懂

免费信息发布网   发布时间:2012-03-10   
  粉上某个人其实是在找寻自己的某一面,或是还未成为而期待成为的某一面。

  也许会为某个角色而动容,但这种动容很容易消散。无论当初是因为哪个角色而被吸引进来的,若不是恰恰有一个这样的人在那儿,很快就会离开的。所以我留下来了,并越发的沉入了。

  曾经很开朗,慢慢变得沉静,现在却让人迷惑。登上舞台时,绚烂无比,退下场却那么安静。究竟是快乐的,还是寂寞的?

  年少时,没有隔阂,没有距离,也没有防卫。和闺蜜彼此谈天侃地,拉着手一起去厕所,一起谈论某个男孩。笑容总为在脸上,跌倒了拍拍尘土很快就站起来。慢慢长大,就会明白为什么老师不予青眼,为什么没有情书,为什么你的理想被人看衰。我不会弹琴,不会画画,不会说英语,不会下棋,没有拿到奖……却也想象他们一样站在台上,说自己的努力和感慨。有人来问,我就会讲,可是没人来问。我等待,到无奈。

  只能用开心来包裹自己的自卑和高傲。我明白如果就是那样自卑,那大家更会低看你;如果你表现的很高傲,大家只会远离你,更不尊重你。只能去笑,去博得大家的笑声和关注,或许会顽皮地整蛊。也希望像他们一样王子公主受人爱,可是我的不安,让我如何优雅。但凡眼前有一个机会,即使大家都不看好,也要去试。不管是5000人,还是5万人,就去吧,刷下来了再说。希望不再被看低,希望能得到你的目光。也许我的演讲蹩脚又出错,也许我的主持紧张又乏味,也许……只要你们看着我,不甘于做一个背景,不甘于为他人端奖杯。博人们看看我,算病态嘛?

  有时自己都觉得卑微,只要看到你们的笑,看到关注的目光,就很开心。更加期待站在聚光灯打在身上的绚烂。我就是那么满怀期待,去努力,去拼搏。没有人支持,输了没有人为你买单。总有那么些时候,是连父母的话都不听的。全然不理会旁人的话,只要沿着自己的理想前行就好。凭什么那么说我考不上那所学校,我就考不上;凭什么那么说我不够聪明不能读工科?甚至为了证明自己的“天赋”,从来都是偷偷练习,好像我每天玩也可以拿高分。

  如果有些成绩,期许得到些赞赏也变得不可能。“你太幸运了。”“将来还不知道怎么样呢。”是不能伤心的,否则连最后一个支持你的人(你自己)都不再顶你了。所以我开心,我为我自己鼓掌喝彩。

  如果走错一步,就像香槟塔缺了一杯,整个轰然倒塌。“看吧,我早告诉你这条路走不通。”“你还以为自己多厉害啊。”就再也开心不起来了,可要如何呢,已经回不去了啊。或许你能看到我笑,那也只是不想让你看低,或许我是想笑你没眼光。我的开心,我的笑声是在掩盖,知道自己都相信我是开心的。难道要我哭出来吗,那太难。

  你不懂,哭的极致则是笑。

  现在大家很喜欢的家强,真的是很可爱。可是你翻回去仔细想想,如果你是那个二十年华满怀舞蹈梦想的少年。不跳王子就会觉得委屈的人吧。演的好了,路人只会惊叹:“怎么你……”怎样啊?你以为怎么样呢?心心念念的就想让父母朋友看到你最帅的一面,否则当初冒大不违报考还有什么意义。应该明了,一签TVB犹如卖身。要求你做什么都得做,否则让你生不如死。合约结束前两年就会要求续约,不续约你这两年必定很难熬。

  能开心的笑,因为我已经累的哭不出来了,也没有人愿意等你说出不快。告诉自己,这样笑下去,你就会真的笑出来了。直到自己也不知道,是否开心;直到认为自己就是开心的。

  对于少年来说,只身去外地并不是很难。可对于少年来说,自尊是最易受伤的,也是最不被人关心的。正因为年少,才必须年少。

  提着行李箱,只身来到千里外的地方,也许电话那头还有一个人对你说:“你还好吗?”嘴角一弯,笑答:“有你的电话,什么都好了。”放下电话,倒在沙发上,连灰尘也懒得掸。多少年后,早已习惯了没人来问,你却来问。这段时间却早被我遗忘,消失在哪年你也别问,就好似我从未走过。

  在台湾的时候,是最辉煌的时候吧。而这种年华,自然就会是最开心的。新的舞步,新的专辑,一切都好似欢乐与大家共同分享。但有些事是过去了才明白的,有些年华过去了才能坦然。你看过去在台湾综艺的节目,小哇多么的多才多艺,齐眉棍、打鼓、口琴、机器舞、台语歌、踢踏舞……多才多艺自然是值得称赞的,但他真的会那么多吗?每天不停的的到处演出和学习,不停的通告。根本没有自己的自主意识,好似牵线的木偶,一颦一笑为了你的欢心。只是不同于TVB,现在是以利益或者说是你的梦想来控制你,让你心甘情愿。那种伤害你看不见。

  当全身心地为了这一件事时,身边那些爱着你的人却会走远了。因为那总也接通不了的电话,疏远了他们。也许站在台上终于说出那些感慨的时候,我忘记了前一刻还听到电话里有人对我说:“我们分手吧。”走下台,又被礼花和奖章所淹没。为我鼓掌喝彩的人却不一定是真心的,因为我还能为公司争取更多客户。也就是这些时光,什么都不懂的年纪,曾经最掏心,所以最开心……曾经。

  多少年过后,如有人问:“你的手上怎么有一道疤啊?”我会笑着回答:“真的吗,我都没看到啊。怎么样,很酷吧。”独自一个人时,偶然看到,却会后怕,但这时已经长大了,可以坦然了。明知那个电话早已经成了空号,我也不敢按下那个键。早已过了爱做梦的年纪,轰轰烈烈不如平静,幸福没有那么容易,才会让人特别着迷。

  伤害只有在你已经不能感觉到痛的时候,才会变成笑话。如果你回头看,有些人伤害了你,当时的你是不知的。现在想想如果当时就知道,会不会对大人的世界感到恐惧呢。现在还那么天真,无非还有希望已经坦然,已能分辨谁是真心的谁是为了利益。如果当初就知道哪些不靠谱的人是多么市侩多么卑鄙,想来现在也是不快的。可就是有那么些伤害,当时并不能看到,现在也只是当做“少时的糊涂”或“年少的天真”吧

  踌躇满志的年少时候,最害怕的大概就是从悬崖跌落。而那个推你的人是你怎么也想不到的。不管你是谁,这是个从满利益的市场,稍有不如意,跌了身价,便不复从前了。不懂为什么突然间什么都变了,老板辞退的信件和旁人奇异的目光。抱着纸箱坐上电梯,只花了半分钟,就骤然落地。回头看一眼工作了几年的公司,还是那样在那里。面试官问为什么离开前一家,这有多残忍我不知道,只感觉心被抽空了。我也只能淡淡地说是公司体质的改革,还有我自己想做一些其他的事。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我的快乐你不懂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我的快乐你不懂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