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信息发布网 > 医疗

小说。 我也很想他 ,思念成灾了。02

免费信息发布网   发布时间:2012-03-10   
  [正文 第3章]

    第二章(上)

    

    上了飞机,辛意田对号入座。坐她旁边的是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像一座庞然大物堵在那里,把她挤得只能不断地往里缩。辛意田问他的腿能不能挪过去一点,他翻了个白眼无动于衷。王宜室走过来,对着他嫣然一笑,问他可不可以跟她换个座位。他马上回答没问题,双手撑着扶手,动作艰难地站起来,步履蹒跚地走了几步,还回头看了一眼王宜室。

    

    辛意田想笑,还是忍住了。王宜室跟她打招呼,在她身边坐下。两人开始聊天,大多数时候是王宜室问辛意田答。

    

    “你在法国工作了两年为什么还要回国呢?法国人不是半年工作半年放假嘛,没事到欧洲其他国家旅旅游,日子多么逍遥自在。”

    

    “在法国工作也不见得有多好,一样的有职业没前途,回国机会多一点,至少还有升职加薪的盼头啊。”

    

    “你可以找一个法国帅哥,所有问题都解决了。”王宜室用调侃的语气说。

    

    辛意田笑起来,“我还是比较喜欢中国人。”法国男人说的好听叫浪漫,说的难听就是花心、不负责任、始乱终弃,当然也因人而异。

    

    王宜室问她多大,“我不知道是该叫你姐姐呢还是喊你妹妹。”

    

    她这话听的辛意田十分受用,得知她跟谢得一样大,掩嘴笑了起来,“我比你们大整整五岁,小朋友。”

    

    王宜室淡淡一笑,“我不做小朋友好多年了。”

    

    两人说着话,飞机很快就到了。王宜室得知她没有人接,极力邀请她搭自己朋友的车一块走。辛意田见等出租车的人排队都排到了过道上,只好接受了对方的好意,请他们在市内的地铁站放她下来。

    

    “不要紧的,绕不了多少路。你住哪里?”王宜室问她。

    

    “海淀万柳附近的一个干休所,你知道吗?”

    

    “知道!”王宜室拍手说,“武警总部的家属楼,对不对?我以前住它对面。”

    

    “松露花园?”万柳一带的高档小区以“松露花园”最为著名,建筑物呈欧式风格,配以大片的落地窗,保全森严。

    

    “对。不过我现在住三元桥,以后说不定还要搬回那里住。”

    

    两人交换了电话号码。辛意田让车子在小区门口停下,再次谢过她下车了,这才注意到车牌号是以军V打头。

    

    谢得周末到北京开会,车子路经国贸堵住了,窗外矗立着一排的摩天大楼,广场前的方形石碑刻着“建外SOHO”几个大字。想到辛意田就在其中一间办公室里工作,他踌躇了一下,最终还是拨通了她的电话。

    

    响了很久没有人接。排成长龙的车海不见丝毫移动的迹象。他示意董全要下车走走,后面一辆车上的助理和保镖赶紧下来。他伸出右手食指在空中摆了摆,让他们不要跟上来。

    

    两栋大楼之间有一座旋转木马,风雨的侵蚀使得它的颜色不再鲜艳,然而并不妨碍孩子们兴高采烈地骑在上面。欢快的儿歌飘荡在风里,“请把我的歌,带回你的家,请把你的微笑留下……”

    

    他停住脚步,侧耳细听,放在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他很快拿出来,看也不看按下通话键。

    

    “晚上有没有空,要不要一起吃个饭?”电话那头传来王宜室的声音。

    

    他蹙了蹙眉,没有回答。

    

    王宜室想象着他此刻的表情:双唇紧抿,眸光转冷,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的某一处。是她再熟悉不过的样子。她叹了口气,柔声说:“你我相识一场,这点交情总还有的吧?”

    

    她话说到这个份上,谢得很难不答应,“吃饭就免了。晚上七点一刻,金融街的洲际酒店。”说完才发现不妥当,赶紧又加了一句:“大厅。”

    

    王宜室冷笑一声,对于他对自己如此防备待要讽刺几句,想到有求于他,只得不忿地说:“知道了!”

    

    她七点钟就到了,点了一客冰淇凌慢慢吃着。七点十五分,谢得准时出现在她面前。他穿着休闲,白色条纹T恤外面罩一件灰色V领开衫毛衣,藏青色休闲裤裁剪的恰到好处,简简单单的装扮通身散发出贵公子的气派。他拉开椅子在王宜室对面坐下。

    

    王宜室拿起桌上的酒水单递给他,问他要喝什么。他没有接,而是看着她,直逼到她的眼睛深处,一脸平静地问:“你想要什么?”

    

    王宜室伸出去的手顿时僵在半空,慢慢缩回来,露出一个自嘲般的笑容,“我就这么可怕?”

    

    谢得不置可否。

    

    她只得省掉跟他寒暄问候的步骤,直奔主题。她跟李慎明谈好了离婚条件,去办手续的时候才发现离婚协议书上他应当付她的赡养费少了一个零。李慎明干脆撕破脸,露出禽兽的本来面目,不但出尔反尔,甚至对她动粗,其面目之可憎、言行之无耻,令她不想再跟他有任何一点瓜葛。李慎明态度嚣张地表示,离婚可以,但是她别想从他这里拿走一分钱。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谢得对于她的私事,一点兴趣都没有,也没有伸张正义的意愿。

    

    “只有你才能帮我得到我应得的。”她的声音悲愤之余更多的是难堪,说话的时候一直没有看他,而是看着他左手边的那盆绿色植物。

    

    明明不关自己的事却被她硬扯进来,还是他们两口子的事,这让谢得很烦躁,一口拒绝说:“我也没有办法。”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小说。 我也很想他 ,思念成灾了。02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小说。 我也很想他 ,思念成灾了。02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