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信息发布,尽在发布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医疗

关于T的爱情故事…我要你幸福……(一)

发布港   2012-03-10   作者:匿名
  三月的天气,依然还很冷,冻坏了在烟店上班的佳佳。佳佳从柜台里拿出一盒黄鹤楼放在吧台上,因为她看见晓哲从马路对面走过来,晓哲只抽黄鹤楼。“咦,都准备好了”晓哲拿着烟,看见佳佳可怜巴巴地坐在那里。佳佳从小娇生惯养,受不了这样的天气出来上班。晓哲把烟钱放在吧台上说“我出去一下”不一会儿,晓哲拿着奶茶走了进去。“喝点热饮会好一些”“你真好”佳佳开心地接过奶茶。晓哲是个女孩,但是轻易看不出来。她在佳佳对面的酒店上班,经常去佳佳那里买烟,就认识了。佳佳是有钱人家的女儿,因为父亲逼她和有钱人家的公子李铭结婚,而离家出走。李铭是个温柔体贴的人。佳佳并不讨厌他,但她还不想结婚,她和李铭定好,两年内不结婚,李铭是爱她的,所以答应了,他们签了契约,两年内,不干涩佳佳的一切事情。佳佳是想借此机会让李铭对自己死心,没想到李铭会同意她的要求。佳佳搬到了朋友璐璐租的房子住。父亲停用了她所有的信用卡,也不再给她钱,自尊心强的她,没有去求爸爸给她钱,也没有找李铭帮忙,而是自己找了家烟店打工,自己养活自己。李铭很听她的话,答应两年内不找她,就真的不敢找她。佳佳和晓哲认识的时间并不久,但两个人很谈得来,像无话不说的朋友。佳佳一天下班回家,看见璐璐无精打采地坐在沙发上。原来她爸爸的公司倒闭了,她这个时候应该帮帮家里,租房住太贵了,她想搬回家里,又担心佳佳,想让佳佳和她一块回去住。佳佳说,不用担心我,我已经上班了,可以养活自己。璐璐走后,佳佳一个人呆在房间里,还有半个月就交房租了,交完房租就没钱吃饭了,她得找个小点的房子。佳佳在店里,拿着抹布反复擦着柜台。她在为房子的事犯愁,已经打听过几家了,比自己住的地方小的,房租也很贵。“想什么呢?”“干活呢”“拉倒吧,你都要擦出一个洞了。”晓哲坐在椅子上点着一根烟“这让抽烟吗?”“没事抽吧”这里规定不准抽烟的,佳佳没有制止,是因为喜欢看她抽烟吧,她长的好看,抽烟的样子也好看。如果有个男生长成她这样,佳佳应该会以身相许吧。“我知道你刚才想什么了”“想什么”“想我了呗!我一来你就笑。”“呵呵”佳佳心不在焉地低着头。“怎么了?”“我要没地方住了,我朋友搬回家住了,房租太贵了。”“那你搬我家,我家就我自己。”“拉倒吧,让你对象知道多不好。”晓哲是个T,她喜欢女孩。“我没有对象,放心搬过来吧,你有租房的钱不如买衣服了,你那么爱美。”“我才不爱美呢!”晓哲知道佳佳如果继续租房子,吃饭都会成问题的,她没有直接说,怕佳佳伤自尊。“是你本来就美,我想让你搬来陪我。”“那好吧”“嗯,什么时候收拾好了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搬去晓哲家是否妥当,佳佳已经顾不得了,等以后有机会再好好报答她吧。她在3月31号才搬去晓哲家,她觉得不该便宜了房东。晓哲让佳佳住自己的屋,她住另一间,这房子是她爸妈留给她的,离婚后各组家庭,她和谁过都觉得自己是多余的,就自己回来住了。佳佳从小没有妈妈,爸爸除了给她钱,就没怎么关心过她,现在为了跟合作多年的朋友接亲家,就逼佳佳结婚。佳佳离家出走后,就没有找过她。佳佳和晓哲就像同命相连的两个小孩,她们听着彼此的故事,然后相互取暖。晓哲很会做饭,佳佳除了泡面,就什么都不会,她有时候会帮晓哲洗洗衣服,但大多数的时候,家务活还是晓哲做。晓哲不愿让她干活,她觉得佳佳是千金小姐,现在的生活已经让她很委屈,不该让她更辛苦。晓哲如此的心疼她,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4月中旬,天气已经逐渐变暖和。佳佳下班后,晓哲还没有回来。佳佳上班的时间是下午4点到晚上10点,晓哲平时回来都比她早,今天却这么晚还没回来,佳佳很担心,给晓哲打电话,晓哲说一会就回去。佳佳在客厅等着晓哲,不知等了多久,她在沙发上等睡着了。早晨醒来时,发现身上盖着被子,枕边放着字条:我去上班了,昨晚让你担心了。再看看表,已经下午了。居然睡了这么久。佳佳提前去店里上班了,她想看见晓哲,她希望晓哲一会能去她那买烟。“这么早”说话的是佳佳的对班,她上白班,佳佳上晚班。“上午有人找你。”“找我?”“对呀!是个帅哥哦!”是李铭吗?佳佳不想看见他。“他给你留下一包东西。”佳佳打开她,里面全是自己爱吃的点心和一些换洗的衣服,还有一封信。她知道,是李铭。对班走后,佳佳打开了信。“佳佳,我知道你不想见我,放心,我不会去打扰你,伯父很想你,他要是知道你在这卖烟,一定会心疼死的。我会替你照顾他的,不过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就回去看看他吧。你好好照顾自己,如果你想见我,我随时都会出现。”李铭对佳佳真的很好,但佳佳只想和他做朋友。佳佳打开一盒黄鹤楼,躲在不起眼的一个角落里,拿出一根烟,正想点着,打火机被晓哲一把抢了过去。“小女孩抽什么烟。”“那你还抽”“我是男人!”晓哲说完,自己也忍不住笑了。“为什么想抽烟啊?”“就是好奇”“别好奇这个,这不是好事。”晓哲把佳佳手里的那根烟夺了过去。“损色,一共就这么大个店,你躲哪别人看不见。”“你昨晚去哪了?”佳佳转移了话题,实际上这也是她一整天都想知道的。“陪小丫头呆着了。”晓哲说的很随便,像是开玩笑。“能不能说正经的?”“真陪小丫头了。”“哦”佳佳才发觉自己是明知故问,她只是不愿意相信晓哲会和别人在一起,也不肯承认自己喜欢晓哲,她自己都特别矛盾。“她不是我对象,是我喜欢的一个人,她喜欢别人,而那个人不喜欢她。就是这样常见的事,很俗,却又很无奈。她昨天说心情很不好,我就去陪她。”那谁来安慰晓哲呢?佳佳觉得晓哲心里一定很难过。佳佳下班后,她们去喝酒了。两个喝醉的人走在大街上,摇摇晃晃地走到自己家楼下。“晓哲,我喜欢你!”“是吗?”“是”晓哲停了下来,抱着佳佳,脸慢慢地靠近佳佳的脸,吻了下去。这一幕被站在一边的李铭看见了,他叹了口气离开了。这个吻结束后,两个人像酒醒了一样,立刻分开,然后上楼梯,但走的还是有些晃。李铭回家后,脑海里翻来覆去都是刚才那一幕。他问自己为什么不去制止,就因为那份两年的契约吗?他越想越窝火,他看着佳佳的照片,就这样坐了一晚上。佳佳醒来后,还是第二天下午,昨晚发生的事,她已经不记得了。“你醒啦!出来吃饭吧。”晓哲去她房间看她睡醒没“你不上班吗?”“工休了”“,哦”晓哲昨晚虽然喝多了,但发生的事她全记得。不过看佳佳的样子好像不记得了。她回忆着在楼下时,佳佳对她说,晓哲,我喜欢你。想着想着,她不由自主地笑了。“笑什么呢?”“没什么”晓哲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开心,她是喜欢佳佳吗?她明明有喜欢的人。吃完饭之后,晓哲陪她去上班,说在家呆着无聊。在她们家小区附近,李铭和一个女孩正从那里路过。这是佳佳离开家后,第一次看见他。这时,她发现晓哲的表情不对劲。“怎么了?”“她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女孩。”他们已经看见佳佳和晓哲了。居然会这么巧,看得出来,确实是那个女孩喜欢李铭,而此时的晓哲一定很难过。佳佳不知哪来的勇气,她要帮晓哲。如果那个女孩彻底离开李铭,是不是就有可能和晓哲在一起了,她没有时间思考应该不应该,她走了过去,打了李铭一个耳光。“这些天跑哪去了?”然后对着李铭的唇,吻了过去。那个女孩哭着跑开了。晓哲被这一幕吓傻了,她来不及思考,因为她要安慰那个受伤的女孩。看见她走,佳佳哭了,她忘了自己也会难过。“为了一个女人,和自己不喜欢的人接吻,感觉很难受吧。”李铭说话的同时把佳佳搂在怀里“你走开!”佳佳用力地把他推开“晓哲跟在女孩的身后,如果在以前,她会跑过去,把女孩抱在怀里,告诉她,还有我,但她没有那么做,她在想佳佳,想着佳佳昨晚说喜欢她,刚才又和那个人接吻,她不知道自己难过什么,喜欢的人就在眼前,为什么会想佳佳。“想什么呢?”女孩转过身看她很久了“没什么”“在为我担心吗?只有你对我最好了。”女孩扑在晓哲的怀里“你会一直对我这么好吗?”晓哲紧紧地抱着她,没有说话。李铭担心佳佳会和那个人在一起,他找到了伯父,想让伯父劝佳佳回家。佳佳的父亲以为佳佳在外面吃够苦就会回家,但听李铭说她喜欢上了别人就决定让女儿回家。他给女儿打了电话,告诉她,不逼她结婚了,信用卡也可以用了,让她回家,她说再给她点时间。她还舍不得晓哲。她下班后,晓哲还没回去。她知道,晓哲是和那个女孩在一起。她等了晓哲一晚上,晓哲都没有回去。她伤心了,她收拾好东西,留了张字条,就回家了。回家后,父亲看到她很高兴,安排保姆给她做些好吃的,然后上班去了。晓哲回家后,看见了字条,很难过。她昨晚和女孩很快就分开了,女孩让她一次一次地伤心,其实早就死心了,只是把关心她当做习惯了。她去朋友东东家喝酒了,她整个晚上都在想佳佳。现在,佳佳搬走了,她认为昨天那个是她男朋友。佳佳辞掉了烟店的工作。和晓哲一个星期没见了,很想她。她在晓哲家附近转着,她在犹豫要不要去找她。晓哲已经从家里出来,看见了她。“来了怎么不进去?”“我刚到”“那进屋做会吧”房间里,晓哲给佳佳到了杯橙汁,这是佳佳最喜欢喝的,而晓哲从来不喝。两个人聊了一会,晓哲才知道,那个人不是佳佳的男朋友。她也明白了,佳佳那天是为了自己。佳佳站起来要走的时候,晓哲抱住了她“佳佳,我想你,很想很想。”“我也想你”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晓哲拉着佳佳的手在公园走着,佳佳的父亲开车经过这里,他下车去找佳佳,让佳佳回家,佳佳不肯,她的父亲就狠狠地打了她一个耳光。佳佳哭着跑开了,晓哲想跟着跑过去,却被佳佳的父亲拦住了。“离我女儿远点!”晓哲没有说话,脱开佳佳的父亲,跑去追佳佳了。佳佳再次离家出走,父亲又停用了她的信用卡。这一次,佳佳身上什么也没有。晓哲说“没关心,有我呢!”晓哲找她的爸爸妈妈要了些钱,和佳佳在别的地方租房住,两个人在附近的茶楼上班。晓哲到哪都受欢迎,茶楼的那些女孩都跟晓哲挺好的,以前的同事也经常找她。佳佳有时候会吃醋,晓哲担心她生气,就很少和别人一起疯闹。但有时两个人还是会吵架,越是这样,她们的感情就越是好。佳佳的父亲找到佳佳的朋友璐璐打听佳佳的消息。佳佳和璐璐一直都有消息,但是为了朋友,她告诉伯父不知道。伯父说,你这不是帮她,你忍心看她招罪吗?璐璐还是不肯说,佳佳的父亲就告诉她,愿意投资她父亲的公司,让他从新开业。璐璐犹豫了,她答应伯父,知道消息会马上告诉他。公司是他父亲一生的心血,为这事都病倒了,如果能从新开业,她父亲的病就会好起来。可是她不想对不起佳佳。她去了佳佳呆的地方,在远处,看见她和晓哲开心地在一起,她一直想劝佳佳离开晓哲,她们在一起是不会有结果的,现在,她确定了,告诉伯父,其实是为她好。她拨通了伯父的电话,把佳佳的地址告诉了佳佳的父亲。佳佳和晓哲下班回家时,一辆车停在她们旁边,下来几个人把佳佳拉到了车上,车开走了。晓哲跟着车跑了好久,她知道那是佳佳父亲的车。佳佳回家后,发了疯一样地摔着东西,她被锁在房间里,手机被没收,房间的电话线也被切断。她不吃不喝地坐在床上看着窗户,她想从窗户逃出去,她跑到窗前,窗户外面上了护栏,根本出不去。她被关了三天,她依然不吃不喝,父亲和李铭怎么劝都不听,她让李铭帮她,李铭没有听她的。晓哲联系不到佳佳,很想她。这几天也不吃不喝的,同事都很担心。佳佳想到了逃出去的办法,她跟父亲承认了错误,并且保证以后不见晓哲了。父亲让她写了保证书,她答应了。父亲让她照他说的写:爸爸,我知道错了,其实我并不喜欢晓哲,就是觉得很好玩。我答应你,我会和李铭结婚的。她写好后,父亲又逼她加上一句:我其实挺鄙视她的,可是谁让她乐意照顾我呢,那我就接受呗!佳佳本来不肯,但是为了能出去还是写上了。父亲果然不在管她,父亲走后,她收拾好东西去找到了晓哲,晓哲看见她很开心,两个人再次紧紧地抱在一起。下午,有人打电话约晓哲出去一下。晓哲走到茶楼外面,看见了李铭。“找我有事吗?”璐璐也赶了过来,是佳佳的父亲让她来的。李铭把佳佳写的保证书拿给晓哲看,晓哲看完之后说这不可能,李铭说“怎么不可能?你难道不认识佳佳的字迹吗?”李铭又把她和佳佳签的契约拿了出来,这是晓哲不知道的。“这回知道了吧,佳佳是我的未婚妻。”李铭看了璐璐一眼,暗示她帮着说两句。“晓哲,这都是真的,佳佳爱玩不懂事,因为我照顾不了她,就投奔你了。本来我不想告诉你,可是我不能再让她错下去了。“璐璐的话果然管用,因为晓哲知道她是佳佳的朋友,所以她相信了。璐璐父亲的公司很快就会从新开业,她觉得很对不起佳佳,但是想到佳佳在跟同性

栏目更新
栏目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