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信息发布网 > 医疗

公大,今夜请为我哭泣(十)

免费信息发布网   发布时间:2012-03-09   
  在回北京的航班上,我和黄彤一直沉默着。我把靠窗的位子主动地让给她,也没见她表现出明显的兴奋。我一直在思索,怎样让黄彤重新开心起来,至少要恢复到对我有话可说的份上吧。

  飞机又一次钻出云层,太阳的光线透过小窗子照射进来,整个机舱异常光亮、金壁辉煌。“真漂亮啊!”我几乎是没话找话,逗着黄彤。

  黄彤看了我一下,点了点头。

  看到没有效果,我无奈地靠在椅背上,看着飞机屏幕里播放的电影录像。

  那是一部叫作《独自等待》的片子,讲述着一个现代年轻男人等待爱情的故事。影片新潮诙谐,处处引人发笑,耐人深省。我在有搞笑情节的时候,就会悄悄看一眼黄彤的反映。她的眼睛紧紧盯着电影,却一直保持着严肃的表情,让人分不清是在观影还是发呆。

  忽然,黄彤转过头,悄悄问我:“我是不是比骆骆师姐差得很远?”

  “黄彤,你别这么想。虽然骆骆结婚了,可是我心里现在还是有她,只有她,所以……”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好尴尬地实话实说。

  黄彤深深点了点头:“我明白,我理解。你也要独自等待了,是吗?”

  “是吧,不过我不是等待恋人,我只是等待时间,我需要时间让我淡忘一切……”我边说边想,若有所思。

  “哦,”黄彤想了一下,笑了笑:“我昨天,是不是特傻?”

  “有吗?”看到黄彤的笑容,我一下子轻松了很多,“没有了,你让我很感动,真的!”

  “恩,那以后,我们还是好朋友?”

  “当然。我们永远是好同事、好战友、好兄弟啊!”我伸出右手的小拇指,弯成一个勾勾。

  “要是时间抚平了你内心的难过,记得要优先考虑我!”黄彤把她右手的小拇指也伸了过来。

  “嗯,一言为定!”两根指头用力地拉了一下,然后又紧紧地握在一起。

  与黄彤和好以后,气氛明显好了很多。黄彤又恢复了她开朗爱笑的本质,被电影逗得前仰后合。时间过得很快,电影屏幕已经被收了起来,再有一会儿,飞机就要在首都机场着陆了。

  我百无聊赖地翻看着一本航空杂志,杂志的封面是一直炯炯有神的鹰头。就在那一瞬间,我一下子想起那个枪杀大案,马上严肃地问:“黄彤,那天开会时你说了解枪杀大案的细节?”看黄彤点了头,我问得更加焦急,“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不让我参与,啊?”

  黄彤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不再隐瞒:“雨阳,那个案子的现场被犯罪嫌疑人特意留下个素描的鹰头。老王说,你父亲牺牲的现场也有这么个标志,所以他认为作案人是同一人。他怕你知道了控制不住情绪,所以不想让你参与。”

  我点了点头,一下子明朗起来。原来是这样,怪不得组里的人都严守口风,连一点的细节都不肯向我透露,原来是出于这样的目的。鹰头,素描的鹰头——我忽然想起以前曾经看过一个类似的案例,决定回去一定要马上找出来,案子串并越多,线索就会越多,破案的可能就越大!回去还一定得找老王谈谈,为父亲报仇的机会到了!我暗暗想着,手已经不知何时握成了拳头,狠狠地杵在座位的扶手上。

  我带着黄彤几乎一路小跑地冲出机场,快步登上队里接机的车子。司机老赵边发动汽车边说:“明天不要上班了,王队让你们在家休息一天,怪累的,好好调整一下。我现在送你们回家吧。”

  “不行,我要回队里,现在就回去。很急,要快!”没有征求黄彤的意见,我几乎脱口而出。

  老赵看了我一下:“也行,坐好了!”

  车子驶进机场高速,急速地向刑警队开去……

  我推开老王办公室的门时,老王正在拉着一帮人研究案子。从蓬乱的头发和充血的眼睛就能知道,他们肯定又有好几个通宵没有睡觉了。

  老王看到是我,有点疑惑:“雨阳,不是让你们回家休息的吗,怎么又跑来了?”

  我点了点头,给每个人分了一圈“黄果树”。然后,看看老王:“给我两分钟,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和你谈!”看老王迟疑了一下,我又补充了一句,“关于案子……”

  老王挥了下手,同事们都纷纷出去了。我把门关好,转过身,看着老王莫名其妙的表情,忽然笑了。老王显然被我轻松的笑容搞得有点发蒙,疑惑地看着我。我没有理他,从包里拎出那两瓶茅台酒,放在他的桌子上。

  “呦呵,干嘛,贿赂领导?”说着,老王端起一瓶来,仔细地端详。

  “也算吧,王队,重案组雨阳请求参战!”我猛地一个立正,特意发出很大的跺脚声。

  老王抬抬眼皮,依旧不露声色:“参战,参什么战?”

  “就是那个枪杀案啊,城乡结合部的村支书一家五口全部被杀的那个……”我一下子急了,“现在咱们组还有别的案子吗?”

  “怎么没有?这不,你不在的这几天,又发生了一起……”老王忽然停嘴,又开始打岔了,“怎么样,这次出差收获很大吧?”

  我点了点头,却没有接他的话茬:“那只鹰又作案了?”

  老王一愣:“你知道了?哪个混小子和你说的,没纪律……”

  我把刚刚翻出来的案例轻轻放在老王的桌子上:“王队,这也是这只鹰做的。当然,十几年前这只鹰还枪杀了我的父亲,这就是你不让我参与破案的全部理由吗?”我凝视着老王,看他翻看案例,脸上渐渐露出赞许,“王队,我是你手下的兵,我也是你的徒弟,你的孩子,你应该了解我。我对工作、对破案从来不会参杂私人的感情。我是个刑警,我是公安大学毕业的专业警察,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该做什么……”

  老王看了看我,欲言又止:“这个案例我们已经并进去了,不过很难得你对它这么清楚。不让你参加有我的考虑,我是怕你的情绪会影响你……”

  “什么情绪?因为看到杀害父亲的人浮出水面的激动,还是急于为父亲报仇的愤怒?”我轻轻笑了一下,再次非常严肃地注视着老王,“王队,我是个警察。除暴安良是我的职责和工作。每个受害者都让我寝食难安,每个犯罪嫌疑人都让我恨得咬牙切齿。如果你害怕这样的情绪会影响我办案的能力,那么我想我无法去破任何一个案子。而我认为,这种情绪,恰恰是个好的警员所必备的!王队,你知道的,我是一个好警察!”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公大,今夜请为我哭泣(十)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公大,今夜请为我哭泣(十)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