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信息发布网 > 文章征文

建设幸福中国征文:幸福的家庭

免费信息发布网   发布时间:2012-04-22   

 我的QQ网名叫“爱唱歌的老牛”。我祖籍江苏南京,1951年生于上海南市区老城厢,1969年“一片红”去了云南西双版纳接受“再教育”,1979年大返城回沪后在南汇五金八厂工作。1981年元月与同厂女工施惠君结婚,婚后生一儿子,现在我和妻子住在惠南镇黄路社区的一套50平米的老公房里。儿子今年三十岁,还没成家,在旺旺集团上海总公司任财务科长,一个人独居在徐家汇的一套70平米的二居室老式公房里。人们常说,生活就像一条船,只有夫妻二人风雨同舟,小船才会驶向幸福的彼岸。我与妻子施惠君共同走过的三十一个春秋里,彼此相互信任理解,相濡以沫共风雨,对上尽心赡养照料七旬孤母,对下对儿子则精心培育,对邻里和睦友善。熟识我们的人都知道我们是小家融融,大家和睦,是个幸福的家庭。 幸福是什么? 

 
  幸福是一个美丽的词语,是一个人们经常用来祝福朋友的词汇。那么到底什么是幸福呢?翻开辞海,查找幸福的定义。书上清清楚楚地写着:幸福是使人心情舒畅的境遇和生活。 
 
  幸福是一种心灵的感受,人们的心灵有着不同的境界和模式,所以幸福的程度或者感受也有着相当大的差异。 
 
  有的人眼里的幸福就是要拥有大房子、小车子,他们把物质的追求当作自己的人生目标。其实物质方面的追求是永无止境的,何时能到头呢?有的人经过一生的努力拼搏得到了这些东西,等到可以享受的时候,却发现年华已逝,健康已不复存在,只能面对着那些已无福消受的花费了毕生心血换来的物质余恨终生,惋惜长叹了! 
 
  还有的人认为幸福就是要及时行乐,一旦有了部分余钱就不再珍惜自己的家庭,成天在外面花天酒地,纵情声色,把当初夫妻二人共同创业的艰辛忘到了九霄云外,把残存的一丝夫妻情分全然抛之于脑后。最后的结局是家人都不再接纳他们,一个好端端的家被他们弄得支离破碎,这难道是他们最初辛苦过后想要的幸福吗? 
 
  邻里眼中的为人父为人母为人儿为人媳 
 
  是什么样的思绪在安静的夜晚里悄然泛起,是什么样的感动在一个毫不相关的瞬间突然掠过心头,让熟知我们的亲戚朋友和家人不由自主地回忆;是我和妻子那为人父为人母为人儿为人媳的慈祥的面容,忙碌的身影,对年老多病的孤母精心的照料,对儿子没完没了的叮咛教育,对邻里的相互帮助……。沉淀在岁月之河的深处,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变得深沉耐读。在儿子的眼里;父亲从一个能唱爱跳会画画的乳臭未干的知识青年到现在的“爱出风头”的“老烦童”,是个“网络高手”,每天坐在电脑前和他的知青老战友们叙情聊天,时而搞聚会跳跳舞,时而结伴去KTV唱唱卡啦OK。母亲从一个充满幻想的女孩到现在拥有一切中国女性可歌可泣的美德的伟大母亲。我们的勤劳,善良,坚强,乐观,勤俭,朴实,慈爱,崇高,无私,感染着熟知我们的每一个人。当时单位效益不好,家庭条件特别差,我不仅要在厂里上班,业余时间还要利用自己会写字画画的一点小本事去赚点外快来补贴家用。妻子作为妈妈和儿媳不仅要工作,还要照顾多病的7旬老婆婆和对幼小儿子的照料,忙里忙外,但她却能妥善处理好家中的一切事务。儿子从小因为身体较弱,作为妈妈和媳妇的她一个人不知受了多少苦,但是她都把苦水咽下,把抱怨埋在心里,在儿子眼中妈妈是乐观的。她用自己的一言一行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儿子,所以我们的儿子自高中毕业后一个人住在徐家汇的两居室屋子里独立的生活,学习,求职,工作,慢慢炼成了一个乐观坚强能干的孩子。记得诗人秦罗有句名言:“谁在我跌倒的时候将我扶起?谁对我讲美丽的故事?谁给我创痛的地方一个吻?——我的母亲。” 命运总是作弄人 我和妻子一直都希望通过自己的辛勤劳动给儿子有个较为优越的生活环境和学习环境。家庭条件虽然很差,但我们还是在保证照顾好老母亲的情况下省吃俭用,在儿子上小学二年级的时侯送他去培训班学英文打字,在小学四年级的时侯送他去学电脑……。但命运总是作弄人,正当我们夫妇俩相濡以沫的经营着自己的小家庭感到无比幸福时,1994年下半年,因厂倒闭我们夫妇俩双双下岗,厂里连最基本的生活费都发不出,怎么办?正是急病乱投医,在一急之下 ,我和妻子在亲戚的帮助下,撕下脸凑了点钱去常熟小商品市场批了些小孩穿的衣服等东西在南汇汽车站对面的东门大街上摆起地摊。看到城管执法的来了,卷起地摊像做小偷一样的拼命的逃,城管执法的走了重新再把地毯打开……。我也曾在南汇观海商场租过摊位当过小老板,但最终因不会做生意而以经营失败告终,没赚到钱反而欠了一身的债,使本来就不富有的家又一次陷入了靠欠债度日的困境。但我和妻子没有绝望,更加拼命,妻子在家照顾好年迈多病的母亲和还在上小学五年级的儿子,我去了一家和我曾经有过争议的广告公司去打工(我会画画,会摄影,会广告制作,后来又自学了丝网印刷工艺和照相制版技术),老板为了让我为他卖命,答应我儿子读书一直到大学的一切费用有他承担,另给我每月800元工资贴补家用。为了感恩,我没日没夜地把心扑在工作上。为了多赚钱,工作之余我还跑过业务,从周浦沿着正在再次拓宽的沪南公路步行向北走,途径北蔡,杨高路到文登路(现东方路)。再从文登路(现东方路)步行走到浦东大道,陆家嘴。再从陆家嘴步行走到高桥,到了晚上找个10元钱的小旅馆住宿一晚第二天再接着跑(业务)。一家一家的去求爷爷拜奶奶,用自己的热脸去添人家的“冷屁股”……。我也曾经在南浦大桥下龙阳路上给日商做过巨幅广告,也曾经去金山枫泾等地给房地产开发商做过房地产广告,但最终因犯“恐高症”而无法从事室外广告制作的工作。1996年元月,就在家家户户迎接新的一年之际,命运再次的作弄了我,由于我秉性耿直,在广告公司打工不到半年,在工作中再一次的和广告公司老板发生了争议,我被老板开除了,广告公司老板也终止了对我儿子的学习资助。正当我穷困潦倒 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在南京的表哥帮助了我。表哥当年68岁,15岁时就父母双亡随我母亲来上海,在上海“德兴馆”学艺,退休后回到了南京老家享度晚年,他经常来上海儿子家里,到了上海就来看我母亲。1996年春节他来上海过年 ,当他看到我家的情况后问我;“能不能吃苦”? 我说:“为了家,为了儿子,我啥苦都能吃”。就这样,68岁的表哥春节后没有回南京,用最少的钱,帮我搞了一些做包子用的设备,用了3个月的时间,教会了我和妻子能生存的手艺。从此,我每天半夜1点起床在家里发面,妻子凌晨3点半起床在家里做包子,我们夫唱妇随不畏艰苦,天朦朦亮后拿到我们楼下的十字路口摆摊卖包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由于表哥教我做的是正宗的上海式点心,我们的生意越做越红,几年下来,还清了所有的债务,让儿子完成了初中学业。后来在邮电局当领导的弟弟的帮助下,我把我原单位的家住在附近的12名下岗女工组织起来,在我们所在地的黄路镇的“黄金地段”开了一家黄路镇规模最大最正规的餐饮店,占地200平米。有一流的设备,68岁的表哥和71岁的大表哥(退休前是厨师)都来帮忙作技术上的指导和把关,我也就当起了正真的老板。一直到2006年春节,由于我和妻子的辛勤劳动,儿子大学毕业了,有了工作,我们还清了1999年按政策在徐家汇给儿子买的“经适房”(我和儿子的户口都在原上海市南市区,无房,按政策可享受国家买房补贴)和老母亲的看病,丧葬(老母亲1999年起一直生病住在上海第九人民医院,有下岗在家的妹妹长期照顾,一切费用有我和弟弟承担,2001年元月过世,终年82岁)等一切费用和债务。由于店面大,生意好,工商的,税务的,环保的,查卫生的,除四害的,管市容的等等等等都来找茬,我一气之下,在2006年春节过后就把餐饮店关了。我从不相信命运,因为相信命运就是向命运屈服,人之所以不同于自然界的其他生物,就是我们能通过不懈的努力从而主宰自己。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建设幸福中国征文:幸福的家庭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我要点评建设幸福中国征文:幸福的家庭
用户名: 密码: (游客无需填写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如果提示验证码过期,请点击验证码刷新。)
【评论提交后需要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