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免费信息发布网 > 生活服务

辩证看待社会问题,避免历史虚无主义。问题哲学方法论60

免费信息发布网   发布时间:2020-05-23   发布者:立即回应

亲爱的读者,请问一个问题:假设你是中国当下一个“富人”,通过“资本运作”、“技术工程”、“行业创新”各样的“名堂”获致大众所向往的财富值。你会觉得你这样的成功是自己的努力的独一无二的成就?还是要确认那社会状态所提供的各种基础条件和机遇的“成功因素”?估计只有极少人回答,我的成功是独一无二的,我看重自己的智慧与努力是获得成功的主体因素。——这样自认成功的人,不会对那社会状态有“嫌弃之情”、“愤懑之心”。他们有这样的自我判断就有这样的心态,一切的阻碍性因素,都是一种需要面对的需要超越的东西。因此更多的觉得,这样的整体而言的现状是一种促成自己成功的因素,所以他“感恩回报”。“乡情浓郁”。可以设想,大多数的“成功人士”的自我评价是,并非只有自己才能成功。在那样的国情与社会发展的情形下,其他人的个性化的努力也有这样成功可能性。自己只是那竹林中节节拔高的一根竹子。这样的评估很正常很客观,为什么很多他们这样的人成功后,捐赠外国青睐有加;贡献国内则“怨气喧天”?那就是他们自认为自己的那成功那“第一桶金”的来源,有一种“原罪感”。他们觉得自己的“捞金”,“如火如荼”,世间百态人如蝼蚁;官场有“睥睨之态”、乡人有“妒富之心”,这样的历程“饱受刁难”、“委曲求全”。自己实际上“蛇鼠一窝”、“沆瀣一气”;这就有一种“原罪感”,甚至担心“拉清单”,难怪“一日登峰”便作“解脱”,到国外去“重作人设”,不受屈辱不求人,“老子”砸钱让你晕。

上述的“心理分析”,以中国当下(20世纪末21世纪初)的国情作“人之常情”的揣摩。展示那样一种社会心理。心理分析把人的行径当做一种确定有过程有缘故的情形来推断,一则方便局中人自悟,原来是这样的历程与心态影响我作那样的趋动性。另则,方便局外人洞悉那样的缘故,有自己的判定与反思。值得指出的是,上述所谓的“情形”并不是唯一性的。几乎绝大多数的“发展中国家”都有这样那样的不同程度的特色存在。其中的区别是,越是那助力的人为性感觉浓厚,那操作性中就越夾带这样的特色内容。那“人之常情”是,我助你“成功”,你也应该“表示表示”。另外一个缘故是,我是否“助你成功”的本身的操作性,是一种“法治游离”状态。开玩笑说,轮到替你办事了,我要去上个厕所,马上要下班了。这总可以吧!——如果说,那个地方的国情与社会发展,行政作为的助力与能动性很重要,那就表明那地方那国情比其他地方更有成功性与发展性。从逻辑上说,所谓的交易讲究平衡性。当然有些落后的发展动力欠佳的地方,也“水过地湿”,“雁过拔毛”,但是当事人如果期待值不大,诉求一般,也不会有那样的“愤懑”或“割肉感”。为什么发达国家中较少给人这样的感觉呢?一则因为那国家财政能够支出那样固态平衡的法治需求,另则因为利益格局与谋利途径的固化性,不需要那行政作为的“临机确定性”的能动性发挥,所以也就没有预想之外的“不作为”或“乱作为”。总之,那样的中国式的特色存在恰好表明那里的“发财”与“成功”机会良多。开玩笑说,你是愿意在有很大机会与成功率的地方努力,还是在那“一潭死水波澜不兴”的地方搞创业。答案不言而喻。当然这并不是说,那行政作为的“侧供给”或“服务”可以“乱伸手”。一方面要有规范性,确保与疏通服务渠道;另一方面要把那种情形的产生与那样的“社会源动力”相联系,不要搞“历史虚无主义”。孤立的看待“现象”,以为要搞一种一劳永逸体制确定性。其实这样的确定性的固化的同时,在窒息那样的生气勃勃的“创业燥动性”与“社会发展性”。“三权分立”是这样的体制性最好的确定性,但是不知道有多少的“三权分立”的“民选国家”,庸庸碌碌无所作为。可以说,有些从那样的“燥动性”与“发展性”走进民选制的国家,想当然的孤立的看待与解决问题,是一种无知与愚昧。

话说回来,人非圣贤,世非桃园,如果你经历“肮脏污秽”、“阴谋黑暗”,其实不必太过自责,也不必怨天尤人。大千世界,无不如此。你所努力的世界让自己有成就感与自立心,怎么样让后来人更为坦途,让光明更多,你有自己的考虑、情怀与自主作为!

若知后面如何?请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