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信息发布,尽在发布港! 会员中心  |  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综合

生命的趣味

发布港   2018-04-12   作者:爱的弧等婷



大学者李笠翁先生说:人无癖不可交,而我则说,人无趣则不可活。是的,不管是癖也好,趣也罢,两者阐释的意思是一样的,无非就是轻与重的分别而已。“癖”带着病态,是生命的一种痴,所以我不甚喜欢,而“趣”与之相比,就显得轻松、活泼,甚至我可以说是生命的一种曼妙状态。我的岁月、生命、灵魂以及生活里所表现出来的林林总总不就是这种姿态吗?

无可否认,生命为各自的趣味而活,老子为心中的道而活,庄子为无为有为而迷梦,渊明为桑麻而耕,右军为兰亭或者白鹅而醉而蹈,林逋甘愿放弃家室而梅妻鹤舞,放翁为茶梅著书立说,终不悔卷、文森特为心中的向日葵和灿烂星空而孜孜以求,茨维塔耶娃为诗歌艺术的精准与完美而甘心安道乐平等等。从这些先贤的生活底蕴里看出,趣味与人的价值何等重要。或许正是因为如此,生命的价值不显自重!

老实说,我喜欢这样的生命,精确地说,我喜欢有趣味的生命,因为有趣味的生命才是可爱的,活泼的同时也是充满生机和诗意的。拿大诗人李白和东坡来说,此二人脾气、性情在诸多方面颇为相似,都喜欢笔墨自不用说,还表现为都好酒。一句举杯邀明月和一句把酒问青天就足以看出两人的生命的何其放达与豪迈。虽然两人生活的年代不同、一个是大唐另一个是大宋,然而,趣味的几乎一致,让生命与灵魂没有了缝隙、没有了阻隔,为此也没有距离:时间、空间和性情被趣味与艺术一致而发出和谐与共鸣。

我承认,一个人的趣味和他的家庭背景有关,比如出身于书香门第的子女,大多喜欢琴棋书画,不说精通,至少趣味不俗。大儒梁启超为什么满门俊秀,不就是和饮冰室的主人之趣味相关。除此之外,我不否认,生命的趣味和自己的性情、爱好以及所接触的环境不无联系,换句话说,趣味的发生是随人的年龄、经历、见识以及学问深浅、高低而改变整合。也就是说,生命的趣味不可能一成不变,随着生活、阅历、环境以及接触的人与事的不同或者推演,趣味自然随时随地发生改变。当然,生活中的另类诸如周汝昌老先生毕其一生,趣味不改,痴迷红楼还是少数。绝大部分的人像周豫才鲁迅先生、梁实秋先生尽管燃烟煮字、等身著作一生不改,然不影响其趣味之随形随性,前一个一生对木刻情有独钟,后一个对中国美食津津乐道、并且以为秀色可餐……

真正生命的趣味,是不可缺的,是经过生命与灵魂以及追求、志向的筛选而选择决定的。拿国父中山先生为例就可以看出其中的情形。是的,作为医学博士的他,原本可以做一个很好的一生,治病救人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生活可以无忧无虑,不说富贵,至少也不会为明天的生活而奔突而辛劳而役其一生,然而,中山先生的生命趣味不在于此,而是在于治国救民,兴邦理政。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乃须努力,这是他的遗言,也是他一生孜孜以求的生命趣味!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生命的趣味可以理解为一个人精神上的信仰,信仰高尚者其趣味必定大雅而富有正义,相反,趣味低俗者生命必定琐屑和猥琐,两者的区别不是雅俗分野,而是人格与力量的高下。站在这个点上,来看趣味,生命格局显露无疑!所谓胸襟、所谓境界,无不在生命的趣味里藏匿!

我历来欣赏有生命趣味之人,马拉松因为与这样的人交流、交通或者交心于己就是萋萋芳草,就是良师益友,若生命与此同行,不仅长了见识,而且精神与灵魂都会沾花微笑,采菊东篱!或许正源于此,我的生命趣味才可圈可点。是的,从习武到阅读、从散步到写作,从插花到喝茶,从采集植物标本到收藏玩味,一个过程接着一个过程,一个趣味接着一个趣味,其生命背后的底蕴不单单是从容而自信,更是水到穷尽处,坐看云起时。为此,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一句,生命的趣味改变了我的生活、性情和精神。如今面对功利与浮躁的现实,我的心我的灵安静如兰不说,而且馨香飘逸。

最后,我想说:生命因为趣味而变得活色生香、充满禅机、天高地远、涟漪不断,也因为趣味生命才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趣味来自于生命与灵魂,更来自于生活和绵延的岁月,听从灵魂的召唤,从趣味出发,我相信,一定会给你带去不一样的人生,不一样的生命空间!




上一篇:2018年04月11日
下一篇:与兰有约——辰山植物园兰展一瞥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栏目更新
栏目随机
信息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