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信息发布,尽在发布港! 会员中心  |  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综合

关于“假想敌”

发布港   2018-02-13   作者:黄亦吾
记得以前有一次看对张爱玲的文评,作者是谁已然忘了,只记得他说,写文好的作家都有一个“假想敌”,比如说,亚瑟·叔本华的假想敌是所有女人,曹雪芹的假想敌是所有男人,而张爱玲的假想敌是所有人。虽然有一点点调侃和偏激,但是这个观点的思路还蛮有趣。 《不存在的贝克特》中讲到歌行写作有三难:起调,转节,收束。其实如果是我们说话的逻辑也许没有那么难,但写作,是一件瞻前顾后的事,好像很容易在里面迷失,要想做好这三点,不止歌行体,对所有文体来说同样如此。而这时,如果有一个写作的马拉松假想敌,写作就像是一场对垒,有交流,有碰撞,有火花,有灵感。这样写作就好像一场对话,不用太多心机,没有太远距离,因为有一个假想敌,就可以激发出所有才智和勇气,假想敌,不一定是一个人,它同样可以是一段经历,一篇回忆,一个素未谋面的知己,一个得未曾有的你。 在我还在追求字句华丽的年纪,曾有恩师指点告诉我“文以载道”的道理,从那开始,我不停探索这四个字的真正含义。而这条路,时远时近,是缘是果,好像越追寻越神秘。让每个字都有自己的生命和故事,是现阶段的我的理解,它可能会随时间和沉淀改变,但至少是我成长的印记。然而,如果我有一个或者不止一个假想敌,让文字的排列组合就以会话的形式出现,它们会不会就会最大负荷的承担我的情感,做到“文以载道”呢?还不清楚,尚需实践。 假想敌,其实还是要慎重采取。曾经想过给身边擦肩的每个人都留下一段语言,用来纪念,用来祭奠,你抑或是我。而仅仅只是擦肩,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和心情去体验和理顺,在种种冲突中就会生长各种各样的偏见,更多是对于自己。我需要精力和机遇来沉淀和淘洗,来用更强大的心智和定力来面对我的倾诉对象,我的“假想敌”。 总归,我相信这是一个好事情。

上一篇:如何在不快乐的情况下快乐起来
下一篇:揽住大把时光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栏目更新
栏目随机
信息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