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信息发布,尽在发布港! 会员中心  |  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综合

一个人久了,是不是就不习惯了被关爱

发布港   2017-12-30   作者:滋毛栗子
荼蘼 独凉 20171229 百花竞后 荼蘼独曳 她是初年生机的终结 却是另一轮物种生命开始的契约。
荼蘼独凉 把一切热闹与艳丽拒绝。
始终觉得,一个人,可以任意走,可以在孤独的深渊里,坚强而无所畏惧,等待涅槃。马拉松 有人告诉我,一个人可以走的更快,两个人却可以走的更远。真的,是这样吗?
或许是一个人久了,不再习惯另一个人的关心、帮助、甚至一丁点儿感情的付出。 我总记得,小时候开始,自己因为不爱说话,不爱笑,而被长辈各种诟病,甚至以此作为我“不听话”的理由。我记得,有人和爸妈吐槽说,我在他的婚礼上只在一旁看书,话也不说,也不打招呼。还有人觉得我性格孤僻,说我内向。从小学就努力着,取得好成绩,但是却没有几个朋友,哪怕经历了12年教育,本认识几个班上百个同学。曾经怀疑,自己有着疏远他人的体质,就像小孩子看到我都会觉得我冷酷;就像自己严肃起来真的很骇人(或许是这样吧)。 学过了基因遗传,突然想把自己不爱笑,心情经常低落怪罪到基因上,没准这是与生俱来的性格?我就是很难自发喜悦,遇到 困难就立即掉入低谷,经常钻牛角尖。其实觉得自己就是经历了那么多,看破了很多,现在不过是努力保留着那一点的仿佛天真。 我知道,也应该明白,和我一样命运的人很多,只是我到现在也没遇到一个。从小在世故的村庄里长大,然后到小城里,很懂事的帮爸爸妈妈做事,跟着他们起早贪黑,在众人雇佣童工的玩笑下,还兴奋的拉着朋友一块儿在忙碌的节假日帮父母做工。然后呢,不用起早贪黑了啊,但是开始干起了苦力,和一群五大三粗的汉子,搬着东西,在父母眼里,十来岁的自己已经是个很好的苦力了……还有……原谅我还是不能勇敢的说出已经不在的那个人,每次提起,真的很疼。是啊,突然想大声问自己的周围有谁经历过这些呢?还未真正知事时失去自己最亲近的人,接二连三地,没有了伯伯,爷爷也走了,甚至,只剩下了我一个人。小时候自己一边哭着一边叫他不要哭走在村路上找爸爸妈妈的场景,和他一起去学校,经常发脾气的场景,还有那个绝望的晚上,我还记得,那天自己在公交车上,觉得突然一切都变了,自己发了一条说说,天空是灰色的。人生的一段也变成了灰色的。 或许我不该回忆,回忆成灾。曾经倾述过的人,或许已经忘了这一段,后来我遇见的人,再没有机会听到这段过往。其实,我从未独生,却一直是一个人。 我不知道,一切正常,自己过得好不好,但是,有人走了,现在的我,过得很不好。 似乎偏题了?或许吧,至少从那一年开始,自己不是不爱笑的人了,而变成了众人眼中变得开朗的人,是啊,怎么不开朗呢?尽力的,表现出和大家都很亲近,尽力的,去遮掩自己的胆怯与自卑,尽力的去合群,我不过是突然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了,自己开始害怕一个人了。 然而最后还是习惯着一个人。 从高中一个人,来回县城与市区,一个人度过周末,一个人在三点一线上忙碌着。到大学一个人,带着行李,靠着学长,到北京,这个离家两千多公里的远方求学,室友很惊诧,我的家长怎么能没有送我来呢?一句习惯了,回应了所有惊讶。对啊,很小的时候,就有人说,把我和别人一起丢到山里,我能活的很久。感觉自己就是从小在苦工经历中长大吧。没有人教过我做菜做饭,也没有人教过我学习,妈妈唯一教我的是如何使用电饭煲,爸爸告诉我要好好学习。对,他们都没有文化,然而从我上初中开始,我就发现,在特尖班,周围的人和我不一样,他们有父母教,很多人父母是老师,而爸爸妈妈,他们唯一能教我的是做人和做事。到高中就更是这样吧,至少到小班里的时候,这样的反差更是强烈到难受。到大学就更不用说?我不清楚,至少周围的人他们来自城里,当我说我来自小县城,相当于大山里,他们并不相信,甚至发现,在广西以外,连少数民族也是那么少,更别说只在贵桂边界存在的布依族了。至少经历过一大桌十来二十个人,只有一个少数民族的“珍稀”。 从前是孤僻的一个人,小时候还有家人,然而当知识水平超越他们,才发现,这时候,连家人也难以交流了。我们已经有了不同的价值观,即使他们在努力的跟着我说的做。 突然反应过来,为什么要说那么多呢。 不过印证了自己曾说的一句话,长大后的孤独,是一群人里的孤独,即便处在欢声笑语热闹朝天,内心还是免不了凄凉而难受。而更可悲,不过于,连接受被人爱的力量也没有。安慰的人,总是简单的说多倾述就好,当真的遇到一些事,才能理解什么叫有很多话想说,却无从说起,也就没再说过。




上一篇:写作是孤独的告白
下一篇:难为老师了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栏目更新
栏目随机
信息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