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信息发布,尽在发布港! 会员中心  |  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生活

有闲来阮内食茶

发布港   2017-12-07   作者:明天d_e明天
后晌,给自己腾出一个明净的厅房,在茶几上空出一个茶盅和一个茶杯的位置,装上几叶干茶,沥去洗茶的第一盅开水,再往里浇注沸水,盖上盅盖小等片刻,给自己斟上一杯淡香清茶。
都说“人走茶凉”,如今人未走,茶也凉了无数遍;都说凉了的茶喝不得,茶得喝热的,只是热的依旧会凉,不喝也不过是倒了。边上没有倒废茶的地,与其多走几步去倒了凉了的茶,再回过头来清晰水池里的茶渍,还不如泯着含着温了吞下肚里去,反正是凉是苦、是香是甘,只有喝茶的人自己知道,外人管不着呢。 这边的人似乎都不爱喝茶,倒是很喜欢互送茶叶,还头头是道这个是好茶那个茶不好,我也是一脸惯有的煞有其事的笑,要么装模作样一番嗤之以鼻,然后不予评论是与非,毕竟我只是个爱喝茶而不懂茶的人,只是知道茶盅里的茶叶是由茶农从树上采下来经过一系列人工或机械化的制茶工序生产出来的而已。管它明前明后新芽老叶有柄没柄,我只管沏着喝就是了。而我的耳朵上戴耳环的位置正钉着修整过的从家里茶叶罐里挑出来的铁观音的茶叶柄,这是打小时候第一副耳环锈了引起金属过敏后留下来的缓解过敏带来的痛痒症状的老法子,如今也当耳环用以防止耳洞自愈闭合,毕竟五花八门的耳环设计得是越来越累赘了。 在我的潮汕老家,人人家里基本都会有套完整的或简单或气派的茶具,多多少少都会有罐茶。逢年过年祭拜祖先,茶和酒一样都是必备的,甚至在我家,家里没备酒的时候,会在酒盅里装上饮料代替酒,但是茶杯里的茶叶那是千百年不换的。而每家每户的茶叶罐里装的基本上就是安溪铁观音和大红袍,偶尔会弄点普洱和我至今也没弄清楚是什么茶的“炒茶”。小时候爸妈买茶都是称散装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才慢慢出现精装小包茶,作为逢年过节的送礼佳品。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功夫茶成为了所有潮汕游子共有的寄托乡愁情思的介质。李白望月思故乡,全天下都望月思故乡,唯有潮汕人品茶思故乡。在潮汕,功夫茶和月娘(潮汕人喜称月亮为“月娘”)是等同地位的,不过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家里的茶几上。一句“一壶好茶一壶月”曾唱遍潮汕大地,男女老少都能哼两句,而如今依旧是每个潮汕游子的相思寄托。 什么茶是好茶呢?我的确是不知道。老家的人爱喝茶,也爱分享茶。在我的记忆里,若哪个邻居得到了一种“好茶”,有时到我家喝茶也会很开心地说他们家那个啥啥茶不错,还招呼我家大人去他们家尝尝;有时候也会直接带上门来,也许是某个时候在路上遇到了事先说好的吧。这时候我就发现,在我家,茶好不好,主要是看好不好喝,好喝,觉得味香,那就是好茶,反之则否,而这就因人喜好而异了。 上大学离开了潮汕老家来到遥遥千里之外的帝都,看到这边人把茶分了好多种,什么明前明后、野生非野生、采的什么部位等杂七杂八的,说那个好说这个不好,也没见得喜欢喝哪个,倒是嫌茶苦涩无味。分就分吧,好的也好,不好的也罢,不喝就算了吧,还讲究出一套所谓对人体好的泡茶方法。好在咱家的功夫茶比那一套一套的繁琐多了,繁琐到真正可以修身养性,就是没几个会的。 不就是喝几杯茶嘛,老百姓摆茶局话家常都不过是半盅茶叶一壶开水,洗过一遍茶叶和茶杯后,耐住陶瓷茶盅的烫手,把茶水均匀得斟到每个茶杯里,每一次斟茶前都要全方位洗一遍茶杯就是了。 有闲来阮内食茶啊。 先给自己斟上一杯热的。胶几食,免洗杯。 ……


一个人的时光
腾一方厅堂
沏一壶淡茶浅酌幽香
绣一幅小家日子独品人间情长

一个人的时光
怨人走茶凉
飞鸟也早已不再鸣唱
只剩那窗玻璃无奈敲打着窗框

戏里悲欢世故已无心揣掇
但问他乡客要何时归
再斟上三杯热茶
侃侃旧年里的你痴我傻

好在蓝天依旧蓝
而阳光依旧灿烂
这个冬季寒风依旧怒号
还好有那一丝丝温暖闯入心间


上一篇:歌薇洛这么多颜色,你最爱哪种?
下一篇:返回列表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栏目更新
栏目随机
信息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