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信息发布,尽在发布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综合

长篇小说《为情所困时》第三章:微信

发布港   2016-12-13   作者:闲客

第三章 微信

手机是个好东西,发明它的人改变了当代人的世界,让他们不仅在交流方式上产生了革命性进步,也让他们有了一个可以真正“信赖、依靠”的寄托。范伟硕只是与赵梦笛进行了不到一分钟的简短对话,就改变了很多很多。通话内容非常简单——礼貌性的问候之后,范伟硕刚想解释一下圣诞那天的事情就被赵梦笛打断:“师父,您别说了,我理解您的意思。”双方片刻的沉默后,还是赵梦笛打破了窘境:“师父,电话费很贵,咱们还是微信聊吧。”没有等范伟硕回话,那边已经挂断。

刚才对手机进行了评价,正如中国老话里那句“龙有九子、各不相同”所言,手机也有自己的“孩子”,那就是不同功能的软件,它们各自发挥着不一样的作用,“微信”又绝对是其中的佼佼者,从它的LOGO中就可以详见端倪。一个人站在黑暗的地球上,遥望近在咫尺、可又遥不可及的月球,让你看得见、摸不着。至于为什么那些素不相识的男女能够通过微信逐渐熟悉,甚至成为身边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人类在血液中虽然存在着难以隐藏的原始动物性,可还有一种后天文明进步形成的与其相克的“羞耻心”,它的最基本表现就是让人“脸红”,而“伟大”的微信却可以让大家成功地绕过“这道坎”,使男女间的一些略带挑逗、诱惑式的交流变得易如反掌,反正谁也看不到对方是否脸红。

面对微信上名为“短笛”的添加请求,范伟硕的手指在那个绿色的“接受”字体上不停地晃动,在他的食指两侧似乎有两个小精灵在做着殊死的决斗,他也预感到了这个决定也许会让他的生活轨迹出现一些难以预测的改变,可最后还是一种难以言表的决心让他的手指落在了“接受”那两个字上。

原本是一支短笛的头像突然间变成了一个美女的嫣然一笑,紧接着便出现了“师父,您好”的字样。范伟硕赶快礼貌地回答“梦笛,你好”。

短笛:师父,您的微信名为什么用您自己的名字“伟硕”呢?

伟硕:怎么了?不好听吗?伟岸健硕,多有男子气!

短笛:说了您别生气。(接着是一个顽皮的表情)

伟硕:哪有这么多的气好生?

短笛:第一次听到您的名字我当时就笑了,范伟硕、伟硕、猥琐!最初我还以为这是您说相声时为了好笑自己起的艺名呢!(又是一个偷笑的表情)

平时在舞台上“抖包袱”让人笑的范伟硕被这个“包袱”逗笑了,父母给他起名字时绝对没有想过谐音可能带来的后果,结果却总是被周围人利用,无论是上学时的同学(当然是初中之后,小学生并不理解“猥琐”二字的含义),还是工作之后的同事都会借此取笑,甚至第一次和爱人程志萍见面时,她也是......。“哎呀”!一声低沉的惨叫后,范伟硕摔倒在人行道上,不知是哪个没有公德的人将一块砖头扔在了这里,结果让范伟硕成为诸多不幸的“低头族”之一。

范伟硕忍者疼痛慢慢站起,趔趄了两步扶住了人行道边的一颗大树,轻轻地扭动了几下左脚的脚踝,一阵阵肿胀的疼痛感不断袭来。他的左脚在小的时候曾经扭伤过一次,结果落下了病根儿,经常会出现这样的事情,虽然每次都没有大碍,但也要肿胀好几天,后来还是妻子程志萍从一位“高人”那里讨得一个偏方——在他的左脚踝系上一根细细的红绳。说来也怪,这个看似毫无科学道理的“土方”居然起了作用,他竟然很多年没有过扭伤,可这次不知为什么会“故伎重演”?难道是......?就在范伟硕刚刚深思到此时,手机轻轻的振动了几下,这是微信的提示。

萍萍(范伟硕妻子):你在哪了?怎么还不回来?是不是喝多了?

伟硕:没有,一会儿我就到家,放心吧。

萍萍:注意安全,早回来。

伟硕:嗯。孩子睡了吗?

萍萍:是。

标准的夫妻间对话过后,杨利超也给他发来了信息。

超速(杨利超):师父,到家了吗?

伟硕:马上,你没事儿吧?

超速:没事儿,说出来就好了。对了,师父,那两张卡我给您放在外套内侧的口袋里了,密码都是一样的。

伟硕:超啊超,我怎么说你呢?

杨利超没有回复文字,只是发来了一大长串作揖、拜谢的动作表情。

范伟硕脚踝的疼(自我评价)痛还在加剧,他顺势拿起了那块“坑害”他的砖头垫在屁股下,坐在人行道边的花坛上,尽量将左腿伸直,慢慢活动着脚踝,这时肿胀已经让他感觉到脚上的鞋有些“变小”。他点燃了一支香烟,摸了摸外套的口袋,果然有两个长方形的东西,他不由叹了一口气,又拿起手机打开微信,他知道自己坐在寒冷的路边在等什么。几分钟之后,也就在范伟硕准备点燃第二支香烟前,手机屏幕终于又亮了起来,他赶快从嘴上拿下香烟低头查看。

短笛:怎么不回话?看起来真生气了!(接着是一个哭泣的表情)

伟硕:没有!刚才和超说了几句话。

不知为什么,范伟硕觉得这时候有必要提起杨利超。

短笛:你们师徒真亲啊!和他聊天就不理我了?你和他说起咱们已经是“微友”了吗?

“您”字不知不觉中已经换成了“你”,这让范伟硕感觉多少有些不舒服,而且赵梦笛的两个问题该怎样合理回答还真让他大费脑筋,这不由得让他想起《甄嬛传》中的那句“贱人就是矫情”。

伟硕:忘了。

范伟硕跳过了第一个问题。

短笛:是忘了还是不想告诉他?

回答这个问题的难度超过了“妈和媳妇儿同时落水先救哪个?”!

伟硕:真是忘了!我们师徒间没有什么可隐瞒的。

短笛:真让人感动,是没什么可隐瞒的,可惜他是个“漏嘴”,你的事儿我几个小时就都知道了。

栏目更新
栏目随机